zooman

温州人,关注科技、自然、阅读、电影及家庭教育

乡村觅食记








顶着夏日中午的大太阳,本来没打算出去觅食。

酒店的伙食实在是淡出鸟来。于是,即便是酷暑,也要鼓起勇气,照顾一下被怠慢的口舌之欲。

拜现代信息技术的福利,即便是在偏远的山区,打开手机,也能方便的获取身边的美食资讯。要是在去过,这样临时起意,想要寻找地道的美食,大概只能向本地的朋友咨询了。我是一个很怕麻烦朋友的人,去一个地方最怕的是惊动当地朋友,我觉得这会让朋友左右为难。所有,能不惊动,就不要打扰朋友的日常。

手机很快根据我们的需求,推荐了几家农家乐。过往食客的评价非常不错,距离也不算远。很快的统一了意见,出发。

顺着导航,很快就找到了这家叫田野的农庄。一幢有点年岁了的乡村院落,坐落在山脚下,边上一个偌大的停车场,停满了车,这让我们对美食的期待,多了一份确定性。

按照过往的经验,但凡在偏远乡村的农家乐,食客人气旺的话 ,味道都不会让人失望。

进入农庄,便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没有当下很多乡村民宿、农家乐那种做作的小资情调,也没有那种包装出来的乡野风。是原汁原味的农家风格。

老板没有那种商人的过分热情,也没有让你感觉到怠慢。很克制的保持适当的距离,让我们在点菜的时候有一种轻松和自由的感觉。很快便获得了我们的信任,放心让他给我们安排菜单。

菜档上摆着一篮洁白的鲜花,我很好奇,问老板,这是什么?老板也很坦诚,说自己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都是老乡从山上采摘的鲜花,烧汤味道很鲜美。鲜花汤?加上,加上。

菜档的还有一个角落里,摆放着两大锅半熟的红烧肉,金黄的色泽,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流口水,我让老板加上。他说,这个要腌制48小时,才入味,现在还不到时间,不能烧给你们吃。咽了咽口水,只得作罢。

之所以动念写这篇文章,以及上面这么多文字,其实都是无意义的铺垫。真正的重点是一道叫椒盐猪手的菜。当然,也是老板推荐的。

服务员端上一道包裹着锡箔的菜,我猜这肯定是老板竭力推荐的椒盐猪手。我本没有在吃饭时拍照的习惯。当我打开包裹的锡箔,看到那油润发亮的猪手时,一股香味随着蒸腾的热气,瞬间占领了我的所有感官,便忍不住要掏出手机,要把这美味时刻记录下来。

椒盐猪手是安徽的家常菜,本来没有包裹锡箔这道工序,应该是店家加入了改良技法。这猪手不知厨师用了什么烹饪方法,表皮像是烧烤过,看上去却非常焦嫩,一口咬下去,却是脆脆的,表皮下面又有一层粘滞感的胶质,两种感觉在口中交汇,肥腴柔软,层次分明。

更妙的是,师傅静心调制的味道,“周到”的渗入到猪手的筋肉中,牙齿与肉筋零距离接触,既能感觉到肉筋的弹性,让你充分享受啃猪手的乐趣,却有显得筋骨分明,香气扑鼻。

哎,我实在是拙于用文字表述美食的技能。这样的美味,非得你亲自品尝才能了解它的美妙。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