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合物Hydrate

研究生|希望能在這個動盪世界中繼續當個溫柔的人。

高端第二劑

發布於
修訂於
進去診間了以後,護士小姐秀出高端疫苗的針劑,和我說等等記得吸氣歐,結果還沒等我吸氣針就直直戳進去了,也許這樣的出其不意是一種減緩焦慮的手段吧。不論如何,在這個疫苗短缺的時代,我打了兩劑疫苗,成了一個有特權的人。

08月24日,是我打第一劑高端疫苗的日子,相信對於許多人來說,要在身上打入一個三期都沒做就緊急申請EUA的疫苗是個荒謬的決定,但是身為一個22歲的準研究生,我有自己的理由。


當時最主要push我的其實是開學焦慮,09月23日開學在即,可是北部的疫情仍然還未停歇,政府疫苗政策也徹底地放生我們這群18-22歲的健康年輕人。

考量來自各地的大學生研究生回流到校園之後很有機會引起下一波大爆發,我想了又想,決定不要讓自己當一個連盔甲都沒有穿就衝上戰場的士兵,因此就跑去預約始打高端疫苗。


此外,研究生的身分多少也成為了這件事的促進劑,對於大學生來說,如果真的被隔離或是確診了,頂多就是被關十四天或是治療到康復就好,可是作為一位研究生,我們要煩惱的層面更廣,如果自己被隔離了,政府的專案計劃怎麼辦? 堆在辦公桌上的公文和漫天飛舞的文件誰又能處理? 更不用說研究所裡人與人的互動關係如此緊密,如果因此害到別間研究室,以後都不知道怎麼面對新同學和他們被delay的實驗(汗)。


因為自己本身就是生物相關科系出生的,所以在疫情初期就一直有在跟進疫苗的研究進度,也不斷地在學術網路裡面搜尋臨床試驗的報告。

當初看到高端第二期臨床試驗報告時心想,雖然目前沒有辦法看到保護力,但是試驗人數快4000多人又沒有出現明顯有關聯的嚴重不良反應,感覺值得一試 ; 一方面又覺得,等到之後疫苗完整報告出來的時候,疫苗不是已經被搶光,就是自己早已經被病毒感染了。


想要走得比別人快,終究是要承擔一些風險,以高端為例,就是必須去當一隻天竺鼠。


打完高端第一劑的第一天,只覺得左手特別的痠,甚至到舉起來有點吃力的狀況,但是檢查身體後發現完全沒有出現其他副作用,也想起報告中有提到高端施打著中只有少數人有出現發燒的情況(這其實也是他們主打的優勢,副作用相對其他牌比較少而不嚴重),手痠的部分也幾乎沒有影響當天的實驗以及工作。


當時其實覺得很開心,因為根據身邊朋友的口耳相傳,打完莫德納後隔天會感覺像被車撞到,AZ打完是明顯的疲倦和發燒,然而我卻可以這樣若無其事的過生活。


之後發生了很多疫苗政策上的大事,比如說政府突然攔截到國際上的BNT現貨,以及隨即而來的AZ與BNT開放施打年輕族群,說真的那時候多少有覺得自己是因為政府的飢餓行銷而跑去搶打高端,但是對於BNT疫苗其實我是有疑慮的,這幾個月的報導指出,年輕男性(18-30歲)第二劑BNT疫苗後出現心肌炎的機率特別高,這就讓我覺得很奇怪,為甚麼剛好是這個年齡層的男性? 而且為甚麼又恰好是心肌炎?


身體裡科學家的部分不斷地在思索這些現象在學理上的關聯,但在內心的深處,其實我很慶幸自己打了高端, 因此不用在機率裡面做選擇。



時間過得很快,10月01號便準備要打第二劑高端疫苗了,當時走進診所裡面時有種莫名的優越感,覺得做為天竺鼠的優勢就是可以更快地打到疫苗,而我現在正在這裡,即將成為兩劑完整施打人口的一部份。


接下來便是一如往常的掛號、填資料、醫生問診,最後便是一個人走進接種室裡面,護士小姐拿出的獨立包裝的高端疫苗,對著光讓我看上方的字樣以及內容物,小小的針劑裡面裝著澄清的液體,折射了來自日光燈管的白光,護士小姐告訴我拉好袖子後要深吸一口氣,結果她快速地在我還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打完疫苗了,我其實喜歡這樣,來不及焦慮,來不及煩惱和擔憂,一切就結束了。


在這個紛亂而物資匱乏的年代,擁有抗體與保護力是一種特權,而我終於成為有特權的人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