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gyi

撰稿人,长期观察播客和教育创新领域,newsletter链接:https://enzochen.substack.com/

音乐与武汉这座城市的关系是什么?VOX在记录着

想为独立音乐留下点东西


从鲁磨路小李村村口的小道走进去拐两个弯,直到看到一扇金色的大门,走进小院子,右手边第二栋是一个灰白色外墙的复式别墅,外墙上树立着VOX RECORDS的标志,推开虚掩的大门,正对着的就是VOX宽敞的录音室,房间里设备一应俱全,即将发布的武汉独立音乐合辑《武汉之声Vol.8》上个月刚在这里录制完,现在正交由VOX的资深混音师秦洋在隔壁的房间中进行紧张的后期制作。


聊起武汉的摇滚乐,大家经常对武汉冠以“朋克之都”的称号,这座城市最著名的朋克乐队叫作「生命之饼SMZB」,正是其鼓手朱宁在2001年创办了独立音乐品牌VOX(寓意Voice of Youth、Voice of Freedom),到了2005年,现今国内外乐队到武汉巡演一定绕不过的VOX Livehouse在鲁磨路开业,尔后一直屹立至今已超过15年。

VOX现场

2000年代,VOX就有制作武汉独立音乐合辑的想法,但当时缺乏必要的条件,整个武汉没有一个适合乐队录音的录音棚,创始人朱宁和当时还在读大学的李珂只能遗憾地看着一批批优秀的乐队在大学毕业后就解散了,而他们的作品只在现场演出过,无法以唱片的形式被更多人听到。


直到2013年,VOX在光谷步行街的办公室中改造出一间排练房,买来必要的录音设备,VOX发起了以记录武汉独立音乐为目标的计划《武汉之声》,开始录制第一张《武汉之声》合辑。曾做过乐手的朱宁很清楚玩乐队的状态,大部分乐队不会持续玩很长时间,最开始的两三年是他们状态最好的时候,他们创作出的作品也是那个时期最好的,VOX作为独立音乐行业的一员,希望尽自己的能力把这些乐队的音乐记录下来,他说“自己没有想太多,就是想留下点东西。”

《武汉之声Vol.1》封面


 乐队录音时,隔壁在装修


《武汉之声Vol.1》合辑一口气收录了10支摇滚乐队共20首作品,包括如今还在活跃的Chinese Football、THE ONE和管制等乐队,VOX演出经理兼《武汉之声》策划李珂说这是因为那几年积攒了很多不错的乐队就一次性邀请他们都来参与合辑录制,组成了迄今为止容量最大的一张《武汉之声》合辑。


从第二张合辑开始,《武汉之声》调整为每年甄选5支本土优秀乐队,一共录制10首作品,入选乐队的类型也从摇滚乐扩展到了更多音乐风格。《武汉之声》的前5张合辑都是在光谷步行街的排练室里诞生的,录制的过程也经历了不停地折腾。

《武汉之声Vol.2》封面

因为光谷步行街上的商铺更换频率很高,三天两头就有经营不善的商铺倒闭,新的租户接手后又开始装修,李珂苦笑说每到乐队录音时都会碰上店铺装修,录制就得停下来,等到别人钻墙的间歇见缝插针赶紧开录,但是录着录着钻墙又开始了,这条录音就作废了,推倒重录。就这么录录停停,停停录录,VOX和乐队们一起克服困难,每年都端出了一张《武汉之声》合辑。


大家玩什么音乐,我们就收录什么


从第1张合辑到第8张合辑,《武汉之声》呈现了武汉独立音乐的流变。相比前面两张合辑,如今的《武汉之声》变得更加多元化,李珂觉得“时代变了,大家玩什么音乐我们就收录什么。以前的乐队是我很摇滚我要反抗的,现在的乐队做的音乐越来越轻松和氛围化”。 

《武汉之声Vol.8》封面

本年度的《武汉之声Vol.8》收录了4支乐队和1位音乐人,他们的音乐风格大相径庭。19年成立的稗子乐队(Bads),以蓝调摇滚为主,同时融合了英伦与民谣,独特的唱腔里带着戏谑的味道;声无哀乐则是从未收录过的⺠族实验融合乐队,他们希望以中国传统民乐的音乐体系融合现代流行音乐的元素,摸索出自己的音乐风格;17年成立的脑脑死玩的是少见的噪音硬核朋克;Frankfurt Helmet一边玩着电子氛围音乐,一边跨界和艺术家一起办展览;Night Swimmer是唯一以个人身份入选的独立电子音乐人。


朱宁开心地说乐队的百花齐放是VOX乐见的,希望“今后的《武汉之声》会出现越来越多让我们惊喜的之前没听过的乐队,打破所有传统的让人惊讶的乐队”。


不过,作为一张地区性的独立音乐合辑,《武汉之声》其实并没有受到想象中的广泛关注。在采访时李珂打开虾米音乐上的《武汉之声》合辑页面,一张张的看歌曲播放量,单曲播放量少则几百,多的不过十几万,迄今为止播放量最高的是《武汉之声Vol.2》中收录的游园惊梦乐队的《反唱西游》(211.6万),从这个角度来说,《武汉之声》的影响力并不大。

《武汉之声Vol.2》中收录的《反唱西游》

但是《武汉之声》有其难能可贵之处。虽然其他的城市也有类似的音乐合辑,但是已经做到第8年的《武汉之声》是其中持续时间最长的,就如朱宁所说“我们很清楚自己要干嘛,无论环境好不好,我们每年都要做这个事情。”虽然今年的疫情使得《武汉之声Vol.8》的策划和录制进度延后,VOX仍旧在复工后迅速联系了乐队在短时间内完成了歌曲录制。


《武汉之声》还坚持在挑选乐队时不掺杂个人喜好,只看乐队做音乐的态度和是否拥有成熟的音乐作品。VOX的同事们常常会在观看现场演出中发现一些新冒出来的乐队,回来后再推荐给李珂,他会在网上听听这些乐队的歌,觉得作品还不错的乐队就会邀请来录制合辑,这也使得《武汉之声》成为了武汉独立音乐宝贵的文献资料。


独立音乐版图上,武汉正在落后


可是一切没有那么乐观,李珂坦言自己对武汉独立音乐现状存有担忧。他认为武汉的乐队大多数都不活跃,很少主动去外地巡演和其他城市的乐队和乐迷交流,还跟时代有些脱节,当有风格正流行的乐队来VOX演出时,他竟然找不到能与之搭配的演出嘉宾。近几年做《武汉之声》合辑时,他有时会发愁能否凑齐入选的5支乐队。


在《武汉之声》这个公益项目之外,VOX同时也创办了自己的音乐厂牌“野生唱片”。虽说诞生于武汉,最开始也签约了武汉的Chinese Football乐队,但是“野生唱片”并非是武汉的本土厂牌。因为厂牌的进一步发展,需要非常丰富的音乐场景和数量足够多的乐队作为支撑,而以武汉的音乐土壤和乐迷基础来说仍不足以支撑“野生唱片”的壮大。因此“野生唱片”只能走出武汉,签约更多生活在其他城市的乐队,比如来自上海的Shanghai Qiutian,这也给厂牌带来了一个头疼的问题,签约的乐队风格相差较大,音乐上缺乏相似的特质,难以在乐迷心中形成一个清晰的印象。

野生唱片LOGO

李珂回想起2013年之前,武汉正处于独立音乐的黄金年代,乐队巡演票房和演出频率在全国范围内是最高的,那时武汉的经济发展迅速,由此带动了城市对文化领域的投入和人们的文化消费。


如今的武汉黄金时代不再,反而是其他新一线城市的独立音乐迎来了蓬勃发展。当年是票房毒药的杭州在优质的演出场地入驻后一跃成为独立音乐环境最友好的城市,GDP上已赶超武汉的成都在文化上也甩开了武汉一个身位,政府机构主动向文化机构提供优厚的补助,其欣欣向荣的文化氛围令人十分羡慕,李珂直言“武汉正在落后”。身为武汉独立音乐界的扛把子,VOX的演出经理李珂的这番话令人警醒。


更多城市之声,发力视频内容


面对武汉的困境,VOX选择把触手伸向了其他城市,在长沙和重庆建立了Livehouse的分店,并且参考《武汉之声》的策划方式来组织发行当地的“城市之声”合辑,为更多的城市留下乐队的痕迹。


2020年的新冠疫情造成的线下演出的长时间停摆,也促使VOX进一步发力线上内容。朱宁说“VOX会一点点朝着把线上内容做得更丰富的方向走,因为线上内容是不能缺失的一块”。目前,除了在B站上推出“后视角”视频栏目外,VOX还在拍摄演出现场的短视频(甚至进行同期录音),并推出了一个名为“盒MixintheBox”的视频栏目,邀请乐队来VOX录音室录制演奏视频,后期制作出精良的节目,不光包括其旗下的乐队,也会有李珂和同事们喜欢的宝藏乐队,会是一个体现VOX的审美趣味的栏目,在推荐好乐队的同时也承载了留下乐队视频资料的功能。

“盒MixintheBox”第二期节目

 不论是线上内容,还是一直是经营重点的线下演出业务,朱宁和VOX过去15年在做的都是在探讨人与音乐、城市与音乐的联系,未来他们也将继续下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