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gyi

读书、写作、听播客,与这个世界交流。

如何看待《甘柴劣火》一文引发的“洗稿”争议

公众号“呦呦鹿鸣”写出的爆款文章《甘柴劣火》今日早晨引发了财新记者王和岩的愤怒,她觉得就算这篇文章开头有声明,文中提到了她写的报道,但存在着“无限制照搬”的情况,然后媒体人们开始了争议。中午“呦呦鹿鸣”就回应争议认为自己没有“洗稿”,已经在文章中提到了王和岩的名字,《甘柴劣火》一文是他的原创。下午他又正式在公众号中回应,要点如下:

1.一直强调这篇文章是以他的个人经验为基础的,财新和王和岩是绝不可能写出这样的文章的

2.财新花钱写了报道,但是他也不靠写公众号获利

3.借朋友的话怒斥”社会在崩塌“,借老记者的话指责财新存在引用报道时“从不注明出处”的情况

4.举例说自己也是被抄袭受害者

5.强调自己从17年开始坚持和鼓励原创

6.坚决不删除文章

我个人觉得,财新官网已经写明了超过”适当引用“的程度就需要事先经过财新同意,所以只要仔细比对《甘柴劣火》一文和王和岩的原报道来判断是否是”适当引用“,用事实说明是否存在”洗稿“行为即可,两方的互怼无助于理清事实,解决方可成老师所说的“新的伦理问题”。我推测王和岩作为资深调查记者的愤怒在于,她觉得呦呦鹿鸣好歹做过多年新闻媒体,竟然像那些无下限的”公号狗“一样用”洗稿“这种低劣的手段制造爆款文章,毫无新闻伦理。但是呦呦鹿鸣的回应就显得是愤怒冲昏了头脑,他说的大部分都没有就事论事,比如不靠公号获利以及自己也深受抄袭伤害跟是否原创没有因果关系,媒体人对他的文章有质疑不至于推论出“社会在崩塌”这种结论,后面还扯到了财新引用报道不注明出处,潜台词就是“你们本身就有问题还好意思说我”,这段话明显跑题了。总的来说,呦呦鹿鸣的回应是一个败笔,而且他的回应引导性较强还加剧了吃瓜群众的站队。

除此之外,这件事还反映出媒体圈的站队情况也很严重,关系好就抱团起来怼,甚至超越对事不对人的基本规则,在这个媒体公信力呈现下滑趋势的时代,这真不是件好事。作为读者,我还是希望媒体人们能写出更多优秀的报道。

《甘柴劣火》引爆的洗稿风波有无解药?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