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社科爱好者&公民抗命支持者。出生于仪征化纤最辉煌的年代,年幼时却一直倾慕大城市的繁华。小学毕业后终于得偿所愿成为南京市民,才发觉自己是从既得利益者的位置上走下来。深刻体会到社会不平等,才知道曾经的美好生活不是理所应当。见证南京十多年的城市化,却一直对这座城市没有归属感,干脆自称江苏人。期待自己余生都是反对“差序格局”的理想主义者,期待开放包容的社会和公平合理的制度,期待所有人都能获得幸福生活。

语言的信息壁垒

直到现在,我才反应过来,最大的信息壁垒来自于语言。当我跟只相信墙内信息的人说:麻烦你去耐心看看香港抗议现场直播以及新闻发布会直播再下判断,不要轻易相信图文新闻尤其来源不明信息的时候,我忘了对方很可能根本听不懂直播,看不懂粤语写成的新闻。

我在江苏出生,这里并不是粤语区。整个中国的粤语区面积也并不大,粤语使用者也并不多。江苏的家人朋友,几乎没有人明白各种粤语词汇的含义,想要听懂粤语就更难,更遑论开口讲。而我虽然学成了哑巴粤语,听力和阅读完全没有障碍,听力水平甚至可以做粤普同声传译,所以连续看几个小时的直播都不会有压力。

从六月份到现在的两个多月里,我已经看了几十场直播,总时长几十个小时。情势紧张的时候我一天最多看过超过五场直播。虽然看直播之后整理发出的新闻要省时很多,但是只要时间允许,我都会看直播。

但是当我建议别人去看直播的那一刻,我却真的忘掉对方不是粤语使用者了。他们很可能因为听不懂粤语,看到有冲突发生之后,很难快速反应过来具体怎么发生的,以及到底发生了什么。更准确地说,更多的人根本没有耐心看下去——当我在父母面前偶尔说说粤语的时候(一般是“我唔知呀”或者“系呀”这种),他们的反应常常是:你又在说什么鸟语了,我们听不懂;老母鸡,老母鸡在哪里?我很理解他们,因为一年之前,我还是完全听不懂粤语的状态,甚至看到有画面的粤语新闻都是懵的。

虽然抗议现场的直播只有粤语无字幕版本,但是新闻发布会是先粤语后英语的。能听懂英语新闻发布会的人,大多数都有不错的学历,至少也能拥有最基本的信息检索能力,不至于被煽动到支持警察过度使用武力的程度,至少会认为“警方也有不对的地方”,而不是觉得“暴徒死得好”。这种人面对的障碍很可能仅仅是墙而已,尚有沟通的空间。

可是真的会有人,在翻墙之后,看到直播之后依然无法获取信息。昨日我发了民间联席记者会的直播给一个在国外留学的支持香港警察“清场”的朋友,看到是苹果日报的直播之后他似乎立刻没了兴趣,因为他相信这不是一个有公信力的媒体。但是即使他有兴趣又如何呢,忍着听完他完全听不懂的粤语听英文版?

记得2012年反国教的时候,学民思潮有专门的人负责将新闻稿翻译成多种语言以方便传播。而今次无大台给我的感觉,是文宣越做越精美,翻译却跟不上。尤其是对于广大没有翻墙习惯的普通话使用者来说,中国官媒在他们眼里本身就是一个公信力很高的媒体,他们并没有主动从其他媒体获取信息的动力。

所以,虽然之前也有过几次香港市民组队去内地人集中的地方用普通话宣传反送中的活动,但是如今已经到了中国官媒大肆加大宣传力度的时候,民间力量真的该好好思考一下出路了。在瘫痪这座城市向政府施压之外,还有没有和中国广大普通话使用者沟通的可能呢?

昨晚我和认为“看到暴徒被打很舒压”的家母爆发了激烈的争执,因为她也看到了一篇支持清场的文章。重压之下我曾致电香港红十字会寻求情绪支援,虽然他们只提供粤语和英文的服务。拨通之后我按了粤语并在被接听之后用普通话说:“我听得懂粤语但是不会讲,你可以同我讲粤语”,说完这句就嚎啕大哭——十二分钟的时间里,我大概有超过十分钟在哭。

家母听到我在打电话之后情绪也崩溃了,在我旁边大声咒骂,可是她既不会粤语也不会英语,我无法为她寻求支援。不过我现在在想的是,其实我英语也没那么差啦,我昨天为什么就没有选择英语呢……反正家母是完全不懂英语的。

最后,我希望所有人都能看到这篇《清场》,虽然之前可能有人发过了,但是我一定要再发一遍。我更希望这一篇可以永远不被和谐,协助保留香港警察过度使用武力的证据。

https://mp.weixin.qq.com/s/izDezovqWDrmFDOtbxqTwA  

反送中193
6
6

回應7

只看衍生作品
  • 至少广州是说粤语的,我去广州吃饭,店家先上来第一句就是粤语。香港人需要大陆人的支持,大陆人应该也很乐意了解。但是希望以后不会出现割裂香港人和大陆人的事情发生了。毕竟只要有一点事情,媒体就会无限放大。

  • 这是策略问题。第一天向内地人宣讲和理非我觉得很好很不错,相信多来几次会有好效果。但是怎么第二天就转移目标变成“反水货客”?北区除了所谓的“水货客”还有大量游客,让他们感到排斥和恐惧没有任何好处。失望啊。

  • 是的呢,比如有时候视频里人群中有冲突打了起来,周围的人其实都在大叫别打他 别伤到他 报警就好,但在不懂粤语的人听来,只怕会觉得所有人都在疯狂鼓噪大骂吧

  • 另一个视角:在中国大陆,有许多人只会方言,不懂普通话。那才是盲端中的盲端,就算有了普通话转述他们也难以听明白。而对于只会粤语的香港人而言,他们其实也在类似的盲端当中,不自知。

  • 唉,微信還是看不到了

  • 抱抱,其实在现在的这个世界,如果我们只是单一语言使用者的话已经很难接收到来自多方的信息,也就很难保持内心的平衡与安定了。只会说粤语和只会说英语的人也面临着与只会说普通话的人一样的困境。但是,普通人主动和强权站在一边确实是可悲的,尤其是那些人还百般作态时而苦口婆心时而催促逼迫地嗔怪为啥抵抗者不乖乖来这边排排坐,晚了就没果果吃了哦。

  • 手动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