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

优雅

转自罗马主义:为啥川总有7000万“病友”?

看完这个标题,有人可能会义愤填膺的对我说:“美国人正常的很,是你才有病。”

可是这话如果被真正的“川粉”,美国的福音派教徒们听到以后,他们会立刻在胸口画一个十字,然后念一声耶稣的名字,用像看魔鬼的眼神,看说这话的人,能躲多远就多远,接着就会热泪盈眶的跑到我面前,握住我的手,感谢上帝,终于找到了知音。

这一下可能很多读者都懵了,难道说美国人“正常”他们会很生气,说他们“有病”他们才高兴,那么他们到底是有病还是没病呀?

呵呵,不急,本文是关于美国大选的又一篇技术贴,要解决一个关键问题,到底川总的支持者们是一些什么人?

有人说这还用问吗?不就是美国的那些红脖子们,乡下的穷白人吗?

你要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了,这反映了长期以来,中国人对美国人的误解,事实上在这次大选中,美国有百分之四十的黑人,也投了川普的票,这又是为什么呢?


所以这涉及到了一个大问题,我们真的了解美国人吗?长期以来,我们不论是在书店还是网上,看到的关于介绍美国人的书和文章,都只讲对了一半,或者说接近一半,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讲的都是美国社会中的“机灵鬼”,也就是那些住在沿海的大城市里的精英们,或者刚刚来到美国的第一代和第二代移民,但是他们并不能代表真正的“美国人”。

不仅仅他们不能代表真正的“美国人”,而且他们所信奉的“自由”、“平等”和“民主”的价值观,也和真正的美国人所信奉的“自由”、“平等”和“民主”的价值观,也是完全不同的,前者的理念,恰好正是后者要激烈反对的。

可能这样一说,读者们就更晕了,难道“自由”、“平等”和“民主”还有第二种解释吗?

那我就问问你,什么叫做“自由”?什么叫做“平等”?什么又叫做“民主”呢?

可能很多人都会想,这还用得着问吗?自由不就是只要我不妨碍你,不违反法律,我想干啥就干啥吗?至于平等就更好理解,你有权也好,有钱也罢,哪怕是帅的一塌糊涂,我不求你也不靠你,所以我自然也不会矮你一截,这就是平等。

然后你就会听到一声尖叫:“魔鬼!这是撒旦的谎言!!!”无数的川粉们,用愤怒的眼光看着你,恨不得立刻把你按在地下摩擦。

所以中国“精美”的公知们,只能在中国“精美”,如果真的到了美国,他们会发现,他们讲的话,支持川普的美国人都听不懂,那么美国人到底是如何理解这个世界的呢?

一切都要从1630年说起,中国的老公知们,可能会马上迫不及待的又跳出来说:“我知道,一群在欧洲混不下去的清教徒,跑到美洲来讨生活了。”

但是这话一出,约翰.温斯罗普可能会气得从坟墓里爬出来,抓住他们“啪”“啪”的直扇耳光,告诉他们:“老子是贵族好不好?跟老子来的全都是有钱人,在欧洲过得好好的,谁tmd是来讨生活的?!”

那么约翰.温斯罗普是谁呢?跟着他一起乘坐阿贝拉号,来到美国的这一群有钱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呢?


约翰.温斯罗普

他们是一群“病人和“疯子”,为了治好自己的病,拯救整个基督教世界,跑到美洲来建立乌托邦的。

按照约翰.温斯罗普自己的说法:“我们必须确信,我们要建立一座山巅之城,全世界人民的眼睛都在看着我们,如果我们辜负了上帝的恩典,在我们已经开创的事业中未能正确行事,上帝将会收回他的庇护,我们将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John Winthrop,A Mode ll of Christian Chnrity,from the American Puritans:their prose and poetry,ed. by MiLler Perry,Garden City,And N Y:Double day,1956,P196.)

人家是因为在欧洲大家都看不惯他们,觉得他们是一群疯子,影响了他们在欧洲给自己治“病”,所以他们才远渡重洋,跑到美洲来,目的是建立一个能照亮人类文明的山巅之城,荣耀上帝,再把它推广到全世界。

所以人家是跑来搞科学研究的,从来就没有考虑过利益得失,就像他们要建立的山巅之城一样,海拔是非常高的。

不理解这一点,你就不能理解川普,也不能理解蓬佩奥,更不能理解支持他们的福音派粉丝们。

很多读者读到这里,可能更是一头雾水了,这帮人究竟有什么“病”呢?为什么会被人当成了“疯子”呢?

一切都要从基督教说起,过去的欧洲人普遍相信一个说法,由于亚当和夏娃偷吃了伊甸园的苹果,所以犯了大罪,因此人类都得了遗传病,后果很严重,从此世世代代都需要赎罪。

至于为什么一个苹果会引起这么严重的后果,上帝又为啥这样的小鸡肚肠,中国人是很难理解的,几句话也讲不清楚,但是我们只要知道一点,这件事对于信奉基督教的欧洲人来说,就是人生的终极问题。

既然有“病”就得治,可是要怎么治呢?天主教会给出来的治疗办法,那就是多祈祷,多买赎罪券,听上帝的话,然后你的“病”就会被治好了。

这个说法中国人很容易理解,无非就是一个“业报”理论。

可是接下来,出现了一群疯子,他们说这个“病”不是这么治的,你们搞错了,那么这个“病”该怎么治呢?

这个“病”根本就不能治,为什么呢?因为导致你生病的人,是无所不能的上帝,怎么会因为你搞了一些小伎俩,给他塞了两个破钱,你的病就会好了?你这是侮辱了上帝的智商,所以你的病到底是好是坏,是由他老人家决定的,你干什么都等于零。

有点烧脑了吧?接下来的结论更烧脑,那么这个病既然你自己治不好,你就应该更加虔诚的信仰上帝,努力的工作学习,来让你自己相信,你是一个能被治好的人。

所以你不需要医生,你自己就是最好的医生,为什么呢?因为那些号称能治得好你 的病的人,他们自己也是病人。

你是听懂了还是更糊涂了呢?如果你听懂了,你就知道美国人本质上是一群焦虑症患者;如果你没有听懂,那也没有关系,因为大部分的欧洲人,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所以大家都认为他们是一群疯子。

既然得不到大家的理解,又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疯子,更为了证明自己开的药方有效,于是他们就决定找一片世外净土,去建立一个乌托邦,这帮人,就是今天美国的奠基者们。

要想了解这段历史,我建议大家看看塞缪尔·亨廷顿的《谁是美国人》,拉塞尔·柯克的《美国秩序的根基》。

所以美国是由一群“病人”和“疯子”建立的,接下来你可能会更糊涂了,为什么这群“病人”和“疯子”,能创造出今天美国“自由”、“平等”和“民主”的价值观呢?

为什么它和欧洲人说的“自由”、“平等”和“民主”的价值观,或者我们的公知口里所说的,“民主”、“平等”和“自由”的价值观,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呢?

这是因为他们相信的是一种叫做契约神学的教派。

按照这个教派的说法,上帝为什么对亚当偷吃了一个苹果,就要大动肝火呢?因为上帝和亚当签了合同,其中规定了亚当要对上帝绝对的服从,所以亚当违约了,那么上帝当然很气愤,所以就给人类下了蛊,因此人类就得病了。

按照这个教派的说法,上帝本来是不打算给大家解药了,可是后来出现了耶稣,他替人类交了违约金,所以上帝决定,合同继续,不过接下来上帝决定和大家分开签合同,愿意签还是不愿意签,全凭个人自由。

所以为什么人人生而自由,这是上帝给的权利嘛。离开了上帝,人就没有了这个权利。所以你信不信上帝,是你有没有这个权利的关键。

因此你听明白了没有?这和公知们平常告诉我们的完全不同。

那么为什么人人生而平等?原因同样简单,既然人人都有病,人人又都有权和上帝签合同,所以谁也不比谁高那么一点点,大家自然是平等的了。

同样基于上述理由,我们也就能够理解美国人为什么从建国之初就要搞选举了,道理很简单,人人都有病,全都信不过嘛!

所以他们在这件事上没有听耶稣的话,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他们觉得凯撒们也有病,而且还病得不轻,上帝会不会治好他们,现在大家都不知道,所以为了防止他们窃取上帝的权利,把大家带到沟里去,那自然就只能搞选举了。

如果你明白了这几个逻辑的推演过程,那你也就自然明白了,为什么美元上印着“我们相信上帝”,因为所有的权利都是上帝给的嘛!

所以美国人和欧洲人是完全不同的,他们不是基于科学理性和人文主义思想,推导出了我们的社会必须是自由、平等和民主的,相反,他们相信圣经才是人类的最终指南,他们是从圣经中推导出这些原理的,目的是为了解决他们的焦虑症。

为什么托克维尔说美国的民主能搞得好,原因有三点,第一是民情,第二是社区自治,第三是独特的地理位置,但最重要的一点还是民情。

因为美国人都是“病人”和“疯子”,所以他们天生自带免疫力,很多其它社会常见的“民主病”,在美国根本就不会发生。

比如贿选,拉美的政治家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我给你们糖吃,你们给我投票,选民自然很容易被他们收买,接着也很容易被他们出卖。

可是如果换到美国来,这招就完全没用,因为美国人都是“疯子”,他们会说,我不要糖吃,我要你向我证明,上帝愿意治好我的病。

怎么样才能证明上帝愿意治好这些“疯子”的病呢?那就是要确保美国依然是山巅之城,是上帝依然眷顾的地方,只有证明了这一点,那么这些上帝的选民们,就相信自己没有被上帝抛弃,最终能够得到救赎,然后他们就会支持你。

你看,正是因为美国人这个不理性的信仰,对能不能获得救赎的焦虑,竟然神奇的把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结合到了一起,所以他们真的是个例外。

最早说美国人例外的,其实是斯大林,早在上个世纪的二三十年代,欧洲的工人阶级,不论是英国法国还是德国西班牙的,都是被迫忍受着资本主义,但是内心是向往共产主义的,所以共产国际的工作是非常成功的。

但是只有美国例外,无论共产国际如何下功夫,马克思主义在美国就是生不了根,更开不了花,因为没有给上帝安排一个位置,就没有办法让美国的劳动人民,解决自己内心最重要的焦虑,能不能被救赎?

所以尽管他们一样的痛恨资本家,一样的想当家作主,但是不解决这个问题,那就基本上等于对牛弹琴,所以斯大林一开始对共产国际很不满,但最后也不得不承认,美国是例外的。

理解了这一点,也就能理解美国为什么一直是放任自由的资本主义,也就能理解了,美国为什么没有走向福利社会?因为国家干预经济,人民不劳而获,都是对信仰的冒犯。前者侵犯了上帝的权利,后者亵渎了自我拯救,这都是美国人所不能忍受的。

所以明白了美国价值观的核心,接下来我们也就很容易理解,在美国历史上发生的大事。

为什么要打独立战争?真的是因为英王的横征暴敛?

不对,这种理解完全是错误的,那是我们的价值观。事实上英国人的统治是很宽容的,英王曾经说过,在美洲征的税,一分钱也不会运回英国,而且后来除了茶叶税以外,几乎豁免了所有的税收,这在那个年代,已经是仁慈到了极点。

如果从利益的角度来说,美国人完全没有理由起来造反,可是美国人为什么还要打独立战争呢?至少在刚开始的时候,这明显是鸡蛋碰石头,正常人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还有美国的南北战争为什么开打?外国的历史学家说这段历史,总是说出于经济原因,社会发展的原因,并不是为了解放黑奴,但是美国的历史学家则都持相反的态度,他们坚信就是为了解放黑奴,为什么会这样呢?

还是因为思维方式的不同,更重要的是对美国的理解不透彻。

美国虽然是以宗教立国,但是和世界上其它地方的宗教一样,都受到了来自科学进步和人文主义思想的挑战,所以它每过一段时间,就会不自觉的走向衰落,信的人就会不可避免地减少,而且美国的教会也不属于国家,更没有一个统一的组织,基本上都是自生自灭的。

所以美国的教会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教会完全不同,他们都有很强的危机意识,特别注重生存竞争,那么怎样才能出类拔萃呢?当然就是拼命的刷存在感,所以美国的宗教有很强的入世精神。

美国的独立战争就是教士们没事找事,非要把一个行政问题,上升到一个信仰问题的高度,把倒不倒茶叶和能不能获得救赎联系在一起,最后成功的唤起了美国人的宗教狂热,凭着信仰的力量和英国人干了八年,最后成功的获得了独立,这就是美国人所谓的第一次宗教大觉醒。

而美国的南北战争,始于美国的废奴运动,教士们最初拿这个问题说事,其实也是为了刷存在感,因为这个话题,最能够引起社会对宗教的重视,为什么我这么说呢?

因为当时大部分的黑奴都皈依了基督教,所以按照我前面告诉你的逻辑,他们就应该享有上帝赋予的权利。

所以没有黑奴的北方人,自然很愿意大声呼吁,要解放黑奴,来标榜自己对上帝的忠诚,而拥有黑奴的南方人,也要千方百计的到圣经中去寻找理由,来证明自己并没有背叛上帝,这就是美国人所谓的第二次宗教大觉醒。

每一次宗教大觉醒,都伴随着美国社会的剧烈动荡,反过来也会让信教的人更加坚定,同时吸引更多的人信教,后来美国又发生了两次宗教大觉醒运动,对应的就是禁酒运动和民权运动。

所以要理解美国人的历史,就一定要了解美国人的行事逻辑,美国人处事的原则是善恶而不是利益。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表示异议了,我们看到的美国,特别是在好莱坞的电影里,展示的完全不是这样,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因为我告诉你的是原来的美国,更准确的说是20世纪以前的美国,进入了20世纪以后,美国变了。

随着“疯子”和“病人”们把美国建设的越来越好,一些“机灵鬼”也来到了美国,最初是犹太人,接着就是爱尔兰人,随后就是意大利人,他们要不就信的是犹太教,要么信的就是天主教,还有很多人,干脆什么都不信。

这些人对自己能不能得到救赎,一点都不关心,他们只关心能不能往自己的口袋里,多刨进去几个铜板。只要价码给够,坑蒙拐骗,杀人越货,他们都表示完全没有障碍,美国最早的黑帮,几乎全部都是由这些人组成的。

随着美国获得两次世界大战的胜利,美国的经济越发强大,自信心更是爆棚,于是更多更杂的人进入了美国,古巴人,墨西哥人,中南美洲的移民,越南人,韩国人,中国人,还有所有能想得到的人,有点办法的,都削尖了脑袋往美国挤。

于是美国的社会结构就发生了变化,“疯子”和“病人”们不再是美国的主流,美国的“正常人”越来越多,于是美国的社会也就越来越不例外,越来越正常了。

这些人的到来,可不仅仅是简单的改变了美国的社会结构,更重要的是改变了美国的社会观念,他们对自由、平等和民主的理解,同“疯子”和“病人”们完全不同,而是和我们一样,或者说是公知告诉我们的一样。

自由就是你想干啥就干啥,所以你要堕胎,你要玩菊花,别人都管不着,因为这都是你个人的事,完全没有妨碍其他人。

至于什么是平等,那就是如果我比你过得差,你就必须想办法让我和你过得一样好,你既不能怪我懒惰,也不能怪我没能力,责任全在男方。

至于什么是民主,那就是谁能满足我心目中的自由和平等,那我就把票投给谁。

这样一来,美国就撕裂了,因为这些正常的美国人和那些不正常的美国人,虽然他们都在高喊自由、民主和平等,但是双方讲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所以你就明白了,为什么在美国能不能堕胎?同性恋婚姻能不能合法?这些在中国人看来都不是问题的问题,在自由的美国,居然全都变成了问题。

那些“正常”的美国人,今天就变成了民主党的基本盘,那些“不正常”的美国人,就变成了共和党的拥趸,现在就成了川普的粉丝。

读到这里,我相信大家就应该明白了,为什么共和党的总统里根、布什和小布什,都是一群好战分子,特别热衷于在国际上出头?

因为他要向他们的粉丝们证明,美国依然是山巅之城,是上帝的宠儿,他们依然能得到上帝的救赎。

而克林顿和奥巴马则更注重于国内问题,大搞社会福利,政治正确,全民医保,照顾黑人和少数民族的权益,对移民采取更宽容的态度。因为他们要靠这些政策来换取选票。

所以为什么2016年,当川普说美国已经衰落了,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时候,中国的公知们全都一脸的懵逼,川粉们却都感同身受,唏嘘一片?

因为这根本就是鸡同鸭讲,中国的公知们,秉持的都是民主党的价值观,他们觉得美国强大到不能再强大,好到不能再好了,可是他们完全不能体会,“疯子”和“病人”们的正宗传人们,川粉们的内心有多苦!

在他们看来,奥巴马当政期间干的那些事情,都是对上帝的亵渎,让他们离能够被救赎越来越远,所以美国怎么不是衰落了?怎么不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当川普喊出,要让美国重新伟大的时候,在他们的眼里,看到的是山巅之城的重现,看见的是上帝的再次蒙招,所以他们怎么会不激动的热泪盈眶,纷纷跑出来投川普的票。

因此为什么自从疫情以来,川普洋相百出,谎话连篇,把美国经济搞得一塌糊涂,可是还是有七千多万人投他的票?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他们更关心的,是他们到底还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所以川总为什么坚决否认美国疫情严重,坚决否认新冠病毒的致命性?因为一旦承认了这些,就意味着美国和其他国家一样,并不是一个受到了上帝特别眷顾的国家,是山巅之城,是一个例外,这会打击他的粉丝们的信心,进而影响到自己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

因此为什么戴不戴口罩,在美国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问题,因为这不仅仅关乎到自由,更关乎到救赎,因此川普为什么一定要在得病的第四天就出院,因为耶稣就是在第四天复活的,这象征着美国还是被上帝眷顾着的,那他就是神圣的,川粉就会投他的票。

如果不理解这些内在的逻辑,那我们就只有把川普当成神经病了,但川总显然不是一个疯子。至于彭佩奥为什么要像一个疯狗一样猛咬中国,因为他想把中美之争变成一场善恶之争,这是里根当年的套路,那他在“病人”们的心中就变成了摩西或者大卫,将来就有资格去竞选总统,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

所以我们真的了解美国吗?我们知道川普和他的“病友”们在“嗨”什么吗?我相信我的这篇文章,一定能解决你的困惑,所以多了解点历史还是很有意义的,它可以帮助我们看清眼前的现实。

最后再补充一个美国大选中的新闻片段,里面有一个很有趣的情节,川普的一个粉丝要和拜登的一个粉丝辩论,但是她很奇怪,不是说川普的执政有多好,反复说的一句话竟然是:“我要听你说耶稣。”



如果没有读过本文,可能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她到底想说什么,而拜登的那个支持者,为什么拒绝和她说耶稣?现在读完了本文,相信大家都会会心的一笑,这大概就是我这个公众号,能给大家带来的最大的好处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