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

优雅

转自肖磊:美国制度缺陷和中国制度优势

如果我现在说美国社会制度在创新这个方向有重大缺陷,很多人可能就不想往下看了,因为美国引领全球创新都上百年了,不正是因为美国有很好的制度基因吗?怎么反而成了缺陷了?

当然,我还是建议你继续往下看。这次新冠病毒,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案例,我们就从这次新冠疫情说起。

美国已经为了拯救企业和经济,推出了超过3万亿美元的直接刺激,目前正在讨论的刺激方案金额也接近2万亿美元。在此期间,美国的航空企业获得了超过250亿美元(约1700亿人民币)的援助,其他各行各业也都获得了很多援助。

好,我们就拿航空公司来举例,比如当新冠疫情到来之后,到底什么方式才是拯救航空业的最佳方法呢?一个是迅速控制病毒,然后让航空业务尽快复苏,另一个是对控制病毒无能为力,但可以给航空公司持续的援助资金。如果放在长远的发展来看,哪个对航空行业的发展更有利呢?我想,答案是非常明确的。

因为如果不去控制病毒,而是靠持续的资金援助,这里面损失的不仅仅是资金的问题,更大的问题是会损失掉更多用来创新和改善业务的商业和交易数据,而这些数据是创新的前提。西方之所以在工业革命和现代商业领域领先我们,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其积累了比我们多得多的制造业和现代商业等的数据。

那么从现有事实里面,能得出一个什么结论呢?很简单,正是由于美国社会不断的制度性的宣传和强化,把自己也扔坑里了,民众可以接受新冠病毒感染,甚至是死亡,也接受政府的不作为,还可以接受对航空公司等等的直接巨额资金援助,但不接受自我“隔离”,不接受“封城”等。

难道美国政府在抗疫的时候,真的就不想搞隔离和封城吗?我告诉你,非常想,在纽约疫情蔓延的时候,特朗普就要封城(强制隔离),结果纽约州州长说,封城就意味着对纽约宣战,特朗普立马就改口了。

那后果是什么呢?人死了超过20万,航空公司等依然遭遇了难以修复的损失,整个经济运行效率降低,资金以非市场的逻辑流动,在整个过去半年的疫情周期内,美国富豪们的身价在半年里暴涨8450亿美元,但美国的失业率从3%飙升到了最高的超过20%(现在才回落到了10%),就算在冒着更大感染风险启动复工复产之后,美国依然减少了超过1200万个工作岗位。

那到头来这样的模式对谁的害处最大呢?我告诉大家,是穷人和中产阶级,过去半年,美国的穷人和中产阶级丢了工作,感染了病毒,很多人变成了长期失业者,而且有超过20万人死了,但美国企业拿到了巨额资金援助,美国富豪们多增加了超过8000亿美元的收入,美国政府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而且很多穷人和中产阶级丢了工作,感染了病毒,反而跟着美国政府责备中国。

相比来说,中国政府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把更多资金投向了全面的医疗系统,当美国各州争夺呼吸机,担心检测越多,医院负担就越重,从而拒绝更多检测的的时候,中国进行着重点城市和各类服务业群体的全方位无死角检测。这其实就是对中国各大产业和各类公司的最大的补贴和援助,以至于到目前为止,中国国内航空业已经恢复到了超过此前高峰时期的90%,人口聚集程度最高的电影院线市场,中国票房也创出了阶段性新高,目前已经超越北美,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影票房市场。

其实中国经济从疫情当中的复苏,对于行业发展来说,不仅仅是一个数字,而是行业和科技发展的延续性问题,美国这次丢失的,不仅仅是GDP,还有企业数据的积累,以及创新节奏的延续。

这就好比跑步比赛,节奏一旦被打乱,对于一个赛手来说,意味着需要付出更大的体力消耗,甚至直接会决定比赛结果。

当然,很多同学肯定会说,疫情毕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不能用疫情来说明更长时间的国家竞争问题。

其实我们一方面可能远远低估了疫情的影响,另一方面除了疫情,还有很多关于美国创新领域遇到的问题需要继续讨论。

关于疫情,是否真的会改变历史进程,暂时还不好说,但我说几个案例,比如如果不是瘟疫,早在600多年前,蒙古人可能就完全征服欧洲,那欧洲文明是不是得重写?最近美国有媒体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说中国明帝国的灭亡实际上是因为瘟疫,我个人觉得可能是在警示美国政府。另外如果不是瘟疫,第一次世界大战可能不会那么快结束,恐怕也会影响到而后的世界格局。

除了疫情导致的特殊时期,我们继续探讨关于美国的产业创新常态问题,这个问题需要跟中国的产业发展对比来说。

就拿5G技术来说,美国为什么没有引领这一产业呢,是美国人认为5G技术不好吗?美国科技领域不发达?完全不是,最关键的问题是美国各方利益的协调出了问题,这里面就包括研发、设备制造、市场终端,以及军方对频段的占用等等,最后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中国在这一领域迅速发展。

问题是,为什么美国无法协调各方呢,这就是制度的缺陷,缺乏国家层面的战略协调,不是按照民众需要和效率原则,而是按照利益博弈,这种背景下,等你博弈得差不多了,别人已经领先你了。

所以美国这种制度缺陷,在其绝对领先全球的时候,是看不出来的,这就好比当你领先对手足够多的时候,你在半路上跟人打一桌麻将然后再赶路,对手也是跟不上的,但如果你跟对手的差距越来越小,只要你稍微停顿一下,对手就可能会超过你。

当然,很多人可能会说,美国这种利益博弈机制,虽然看上去速度慢、效率低,但也是一种天然的纠错机制,后劲会更足,其实这么讲也没有错,问题在于如果每一个产业的发展都要经过一番利益博弈,你就很难保证最终的结果都是选择出正确的方向,那么日积月累,一旦遇到真正的对手,所产生的后果可能就是自身诸多产业领域的滞后。

我再举几个例子,比如高铁的发展,美国由于高速公路、航空等十分发达,传统铁路也相当的完善,所以对高铁的需求不是很明显,高铁就没有发展起来,但其实美国没有发展起来高铁,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航空公司等各方利益的迟滞。

大家应该知道高铁对航空业的影响,比如郑州到西安的高铁开通之后,两地航线很快就停了。再比如京沪高铁开通之后,对京沪航线的分流就超过了50%。

可以说,未来1000公里以内的城市之间一旦开通高铁,意味着两地之间的航线会被大幅分流,甚至是完全被高铁取代。而这样的距离,在任何国家都是非常繁忙的航线,拿美国来说,纽约到华盛顿只有三百多公里,但就算在疫情期间,每日的航班数量也达到了20班,这如果是开通了高铁,谁还会坐飞机呢?

那美国政府也不想修建高铁吗?美国民众真不需要吗?非也,十年前,加州就开始修高铁,民众呼声也非常高,而且联邦政府还给了加州35亿美元,也批准了超过100亿美元的专项债发行,结果最后工程还是烂尾,联邦政府给州政府的35亿美元州政府也没有还给联邦政府。

当然,你硬要说美国不修高铁,是因为环保,以及各种成本,又或者是没有技术能力或人口比中国少等,我也无话可说。我想,技术先进且大规模统一化的基础设施建设对一个国家的发展到底意味着什么,这个美国政府心里最清楚。

要知道在历史上,美国人口更少的时候,对基建的疯狂也是令当下的我们吃惊的。美国在19世纪中叶,南北方矛盾加剧,以及南北战争爆发的那段时间里,修了数十万公里的铁路,美国最多时修了超过40万公里的铁路(中国加上高铁,也还只有不到15万公里),林肯就是美国太平洋铁路(被英国BBC评为自工业革命以来世界七大工业奇迹之一)最主要的推手。早在上个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期间,美国可以用410天建起帝国大厦,在战时16个月建造了五角大楼。美国现在的油气管道,占全球的超过30%,包括中国、日本、印度等在内,整个亚洲的油气管道加起来都没有美国多。

估计大家也看出了点名堂,美国只有在“非常时期”,才能协调各方利益,推动基础设施建设,铁路主要是南北矛盾加剧,以及南北战争期间,城市建设扩张主要是大萧条期间等。其实12年前加州高铁,也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推动的,危机过去了,也就推不动了。

最近美国陷入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大萧条阶段,又重新开始批准高铁建设,美国联邦铁路管理局已经批准了得克萨斯州休斯顿和达拉斯之间的高速铁路项目,预计该项目最快于明年上半年开工,2027年建成通车。

因此,美国不是不想建设高铁,而是根本就推不动,除非是赶上非常时期。这本身对于社会经济和科技发展来说,就是一种制度性缺陷。

当然,现在还有很多人,无论美国出现什么现像,都能解释为科学、合理、文明等等,就拿这次疫情来说,明明就是没控制住,给美国经济带来了百年都不遇的冲击,结果还是有人说,万一人家完成了群体免疫呢,中国不是吃大亏了?其实最近美国已经出现了二次感染的情况,而且二次感染之后患者病情更加严重。

再比如电动车的发展,中国目前无疑是全球最大的电动车市场,今年上半年中国市场的电动车销量超过了31万辆,美国只有8.7万辆。美国电动车的发展明显慢于中国,这当然有美国自身的考虑,以及美国油价便宜,大家对内燃机汽车依然有不可替代的需求,但还有两个原因大家可能不知道。

一个是美国的石油企业反对给电动汽车进行税收补贴等,另一个是美国的很多州都禁止或限制特斯拉的直销汽车商业模式,因为美国汽车产业链里面,权力最大的实际上是经销商协会网络,特斯拉不经过经销商的模式,让美国的汽车经销商生意受损,所以遭到了反对。

那我们再来对比一下,在中国,航空公司等能迟滞高铁发展吗?能游说国家不要批准高铁建设吗?石油公司会反对给电动汽车补贴吗?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当然,很多人可能会说,美国航空公司等反对修高铁,石油公司等反对发展电动汽车,是阴谋论,其实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数学题,根本用不着过多的逻辑推理。

中国之所以可以免受利益集团的阻挠来发展新产业和新经济、新技术,原因就是中国的社会制度本身就是用来解决这些问题的,这就使得政府能够通盘考虑,在产业发展方面,基于全民利益,而非基于简单的利益集团的博弈。

我并不是说不需要博弈,而是博弈本身不能大范围的抑制社会的进步,比如中国的移动支付,主要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来推动的,其实这本身就是一种很好的说明,因为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发展,实际上给中国的传统银行业带来了很大的挑战,甚至给监管带来了很大的挑战,但正是因为移动支付是更为先进的发展趋势,中国政府依然保护了这一市场的持续发展。

其他很多国家没有发展起来领先中国的移动支付,难道真的是因为中国技术更加领先?其他国家不需要移动支付?

当然,可能你会说,如果不是政府的“管制”,中国的移动支付会发展得更好,但请注意,如果没有政府来权衡,让市场各大主体不择手段的自由博弈,大家可以想想后果。

真要是让移动支付公司跟传统银行业展开博弈,恐怕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根本就不是银行的对手,因为掌握的资源是完全不同的,其结果就是中国的移动支付会因为各种理由,被银行业“封杀”,那至少中国的移动支付普及会需要更长时间,直接阻碍中国经济的发展和转型。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最近十年来,支付宝、微信支付等跟银行业之间的恩怨情仇。

当然,中国正在推动更为先进的支付手段,那就是官方数字货币,一旦官方数字货币推出,支付的便捷性会进一步增加,这个时候会直接冲击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移动支付市场,移动支付市场不高兴也没有办法,只能是想办法如何接入未来数字货币的发展新体系。

(个人简评:其实说了那么多,就是专政比西方民主的效率高...)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