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

湖玛。

为什么维吾尔人支持 #反送中

發布於

一些内地人对 #反送中 运动很不理解,觉得说,内地就算有 GFW,有删帖,但我们也都在正常生活啊?至于一百万人上街吗?也有人因此生出反对的厌恶的情绪来。

但维吾尔人知道等待香港人的命运是什么,我们知道身为不受官方欢迎的人群的体会。我知道「送中」之后不远便是是深不见底的黑洞,我的父母曾在那黑洞里,有至少上百万的中国公民正在那黑洞里。这也是为什么我在 Twitter 发起了 #维吾尔人支持反送中 的 hashtag。

我是讲普通话的维吾尔人,看世界各地二十多个城市支持反送中的视频里都是呼喊广东话的口号,若说没有疏离感也是假的。但我知道我们承受同样的恐惧,抱着同样的希望,我对香港市民不是基于「同文同种」的认同,而是更深刻的基于热爱自由的认同。

我还看到了浸会大学黄泉锋教授带学生在新疆采风的故事。在气氛已经十分压抑的 2017 年,伊犁的音乐家可以借着与黄教授师生交流的机会痛痛快快地演奏,他们可以看到在中国的其他地方,还有人对我们的文化抱持着纯真的好奇,学习我们的语言,学习弹奏我们的乐器。这个片子温暖和安慰了我,希望也有温暖和安慰到他们。

香港市民与维吾尔人的处境是密切联系的。2018 年,香港警队反恐单位跨过整整一个中国内地(在新疆,我们把嘉峪关以内的中国称为「内地」),在新疆学习「当地经验」。6 月 9 日以来我们看到的警方暴行,恐怕也有一些就是这次学习的结果了。


今天是父亲节,我和妹妹在家庭微信群里祝爸爸节日快乐,回复我们的只有沉默。我不希望有一天香港市民也要面对这样的沉默。

香港加油,不要变成我们。

別讓香港消失,關於「逃犯條例」的另外兩件事

湖玛的爸爸妈妈又消失了

对「湖玛的爸爸妈妈又消失了」的更新(2019 年 6 月)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