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anyumin

我叫Yukan,大家可以叫我尤幹 我是來自臺灣梨山山區的泰雅族人 把靈魂之窗所見的... 轉化成文字或影像,分享給你、給我

【想家】- 從洄游開始

發布於
「洄游」是記憶的一種形式又或者是一種狀態,但不見得有所規律,或許只是不經意間在那時空背景下有所觸發,,但同時又可以是個規律,如鮭魚洄游的宿命...

「洄游」是記憶的一種形式又或者是一種狀態,但不見得有所規律,或許只是不經意間在那時空背景下有所觸發,,但同時又可以是個規律,如鮭魚洄游的宿命...

櫻花鉤吻鮭
圖片來源:(臺灣國家公園-櫻花鉤吻鮭)

第一次聽到「櫻花鉤吻鮭」一詞,是我一位自然保育員的伯父,他畢生除了基督信仰之外就是與自然為伍,三不五時就會走進森林路過溪流,看看動物朋友們與長他許多的蹤跡,觀察牠們習性並記錄下來,有時也會將所見繪畫下來保存在他私人畫房裡...

偶然的一次機會,跟著伯父到位於和平區的七家灣溪,那裡是孕育櫻花鉤吻鮭的地方,我不懂鮭魚,但我看到牠的外觀,我就知道牠來歷不簡單...牠身上特殊的斑點與型態是極具獨特的象徵

以前從Discovery(動物探索頻道)知道,櫻花鉤吻鮭鉤魚吻鮭的生活型態具有洄游性,從小在家鄉成長,長大些會由入大海歷練,到要成家的時候會洄游家鄉找到喜歡的另一半並產下魚卵,養育下一代,但路程歷經了許多的危險與考驗,像極了人的一生...


尤幹的洄遊旅程

尤幹跟櫻花狗吻鮭一樣來自和平區,只是我在松茂牠在武陵,從小我就離開山上的老家,對於故鄉就那片段的記憶,不是那麼清晰,只知道長輩們與伯父的叮囑「不要忘記回家的路」,那時還小誰會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來到山下開始了我的求學之旅,路途總是那麼的崎嶇難行,首先碰到的就是文化差異的不習慣,不再像在山上Yaki(祖母),會帶我去苧麻園看看長了多高,不像在山上mama(伯父)時常待我去山上看看獸跡、陷阱、認識山林的一切,到了這裡滿滿的習作本與越補越大洞的課後輔導班...
直到遇到幾位人生路上的導師,他們告訴我「不要忘記你血液裡所流的榮耀」,雖然學習很苦,但你要將所學的盡力學習,成績不是重點而過程的成長才是難能可貴,因為他們的勉勵讓我反問自己,『我能做什麼,我能為部落做什麼?』,因此我踏上了尋根之旅...

人生的十字路口

畢業之後,又是一次的偶然,一所國中正在招聘「泰雅文化教育助理」,身為泰雅族的又帶些尋根理想的我,就前往應聘,也所幸成功錄取,在裡面收穫良多,對於自身文化的瞭解更上一層樓,原來當初Yaki(祖母)帶我去看苧麻、薯榔園...等,是要看她要編織衣物的材料,原來牆上掛著一綑綑的乾草是束成一綑苧麻,準備製成傳統織布與染色的原料...
原來當初mama(伯父)帶我去山上看動物的蹤跡、瞭解動物的習性與植物的生態,是讓我知道這裡是先祖生存的必備條件,若這些都不懂都不會,就會被環境給淘汰...

還有好多好多我尚未學習到的是我有所不知的,我正在透過行旅的方式記錄著,將所見所聞刻在我腦海中,我的旅程還沒結束,還在繼續轉寫著,因為我還沒充實好,但當我充實好了,就會回到部落回到家鄉,將所見所聞傳承給我的下一代,雖然路途會歷經千辛萬苦...
就好像櫻花鉤吻鮭,在大海中歷練,歷經身經百戰必須洄游到故鄉,孕育自己的下一代,當然路途不是順遂,但都帶著使命,不得不洄游一趟...

使命使得我們,不得不這樣做
就像長輩常說的一句話「文化若不保留與傳承,就會隨著大甲溪付諸流水
我很喜歡一位作家朋友的一句話「你若找不到我,我就在旅行的路上行旅」,我也稍微搞編了他這一句話「你若找不著我,我就是在走文化紀錄的路上行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