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gyikun

基督徒、不从国教者。

一起来骗孩子

常有朋友问我给孩子买什么书,特别是历史方面的书,我都表示为难。真的不好推荐,因为没什么好书。中国的童书有点像中国的足球联赛,如果外援都离开,你会发现下一代已经差到踢不过越南,和菲律宾不相上下,至于还在打仗的叙利亚?不是一个档次。

是的,这就是投入巨大行政资源和资本的中国足球,距离世界水准的差距被迅速拉大,肉眼可见。中国的童书,或者青少年出版可能也如此。只要是花点时间好好读书的家长都知道,我们的那几位儿童文学大家的作品是多么经不起推敲,但是竟然继续坐稳大师的位置,无人可以超越。我们以为将来会更好,其实我们已经遇到了最好的。

到底是为什么呢?

前一段时间我们代理了一位非常优秀的历史作家。他的作品方法扎实、史观开放,并且文字有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的风范,两本关于春秋战国的小书成了读库的畅销品。作者想给孩子们写一本解读《史记》的书。《史记》对于我们这个重视历史,以文明自傲的民族来说,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不论是了解历史还是了解好的写作,读《史记》和读《三字经》肯定是不一样的。作者文史功底毋庸置疑,又当老师,有一个女儿,了解孩子的想法。感觉这一定是一套值得期待的书。

然而,我们碰了壁。原因很简单,因为市场上有一套给孩子的史记解读书,是百万级的畅销书,几乎所有的出版人认为,在这个领域里和畅销书硬碰硬是没有机会的。孤陋寡闻如我赶紧买了这套书研究了一下。书确实是写给孩子的,体例上用了些功夫,是一本可以给孩子读的书。但如果关于一本最重要的历史著作的普及读物,我们这个行业只能提供唯一的一个读本就是这样的,而且还是畅销书,我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本书选择了一些人物和事件,重叙了一遍,这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因为司马迁的原典就是引人入胜、扣人心弦的。还有是原文的选读,词语的学习,适合孩子学习文言。这些部分都像极了语文课本教学,唯一能看到作者功力的“三分钟读历史关键”,却依然是脸谱化人物、道德性劝喻和决定论史观。可笑的是,书的宣传说,让孩子读《史记》成大器,可是司马迁老师是那么一个耿直boy,他的“大器”你敢让孩子效法吗?

我们为什么让孩子读历史呢? 一是,让他了解我们的身份和共同记忆的源头,理解自己在什么意义上是一个中国人;我们还让他们去学习思考和判断,了解事件和人物的丰富性和复杂性,因此学习谦卑。谦卑不是一种姿态,而是把自己放在历史和宇宙的恰当位置,这是获得真知识的一个前提。(这个认识论的观点有机会再谈)

现在很多家长都开始重视通识教育,通识教育要帮助孩子们建立学习的能力,学习能力的建立关键在于批判性思维的习惯,而批判性思维的前提是谦卑。练习批判性思维的最好材料就是学习历史。可是我们提供给孩子的历史阅读材料是和我上面说的链条完全相反的。

我的一个做历史的朋友听完了一个名家讲项羽之后,评价说,“是不是这种能用中学语文老师的分析方法解读史记原文,穿插发表一点《增广贤文》层次的议论,再说几个隔夜饭味道的段子”,话虽然尖刻,但这基本就是如今很多给孩子的读物水平,更不用说把西施的故事写进《史记》解读的那些销量高的劣质出版物。

现状是,这套《史记》解读已经卖了百万套,某个图书电商还屯了几十万套,所以我们几乎没有遇到一个有勇气,有眼光的出版人。这个行业出了那么多“做你自己”的励志书,其实你发现所谓做自己其实还是做别人而已。

很多人找我推荐书,是觉得我在这个文化行业里面。有一位学者对文化的定义是作为一个社会的建构性力量,如果在这个领域的作为是导致这个社会更加堕落、腐败,这就是“反文化”的,我所在的出版业确实这些年做了太多反文化的事情。这从语词和文本的扭曲、腐败能看出来。这个话题有一些很有洞见的书,以后再推荐给大家。


《世界的故事》by Susan Wise Bauer

当然,我最终还是找到了值得推荐给孩子读的历史书,我的女儿正在读。 SusanWise Bauer女士写的《世界的故事》。再重复一次,好的历史通俗读物书主要符合两点要求:方法规范,史观开放。此外,这套书的作者从小是在家接受的古典教育(也可以译为博雅教育),没上过学而思,如果想在今天残忍的应试教育当中寻找逃城的话,可以读读她的东西。可惜的是,这套书竟然断版了,可能需要花一点时间找找哪里买得到吧。因为这书没有承诺你的孩子能成大器,所以关注度低一点,也没有见过什么硅谷妈妈、藤校爸爸、谷歌叔叔之类的公众号推荐过。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