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老實實,我有諗過移民……

TakTHHO

「水深廣闊、價廉物美、人人生活穩定」與「香港人主宰自己的命運」之間,兩者沒有必然的衝突罷。

勇敢面對、免於恐懼

TakTHHO

年青抗爭者所面對的情況實在不如你所說的如此輕鬆:

香港年青人參與抗爭被捕後,絕對不是罰款了事,他們從被捕到等候提堂日後上庭詅訊其實是一段漫長日子。審判後隨事因為留有案底而影響將來的仕途。所以參與前線的抗爭者是壓上了自己的前途而為香港的未來爭取。還有一些年青人被押到「特別拘留中心」,甚至承受了被性侵的對待。據知目前已有300名香港年青人流亡到台灣。

另一方面,制服扑頭黨的拘捕已經到了寧濫莫縱的地步,就連那些在街頭只是圍觀的市民也會被他們抓了,隨時一次行動拘捕100-200人絕非少數。他們同樣被控非法集會、阻差辦公等罪名。

所以抗爭者面對的困難,絕對不是閣下如此看得輕鬆。所謂一國兩制的香港早已名存實亡了。

2020年,別了許冠傑

TakTHHO

勉強能夠和今天香港人接軌的,可能是他的另一首作品《洋紫荊》:完全道出當年香港人面對九七主權移交的矛盾心情,甚至已預景了今天香港的困局。

https://youtu.be/gMMEuSOtMtM

《國際橋牌社》:重演近代台灣的政治演變

我去了三家「只歡迎香港人」的餐廳吃飯

TakTHHO

蘊釀多年的中港矛盾,隨著武漢肺炎的爆發,問題再一次被激化。身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我理解香港某些店舖選擇「謝絕大陸人」的背後因為港虎沒有安全封關所致,他們針對的是港虎多年來沒有好好捍衛香港人的權益。加上他們一些和大陸人接觸的經驗而彌漫著一些不滿的情緒,小商戶只有以民間智慧減少傳播機會,當然一切安排是否合理也是見仁見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