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THHO

中年大叔一名,土生土長香港人。斷斷續續寫文超過20年。從最初個人的信仰反思,到香港時事評論,還有零星的書影視歌評。現在的我很想早點退休,多些時間睇書、寫文。而我仍會繼續寫下去。

掛羊頭、賣狗肉的「安心出行」

上星期港虎推出「安心出行」的手機應用程式,要求全港食肆必須在12月3日前申請程式的二維碼,並在店舖的入口處張貼。同時「積極鼓勵」市民下載程式記錄個人行蹤,從以得知自己曾否與確診武漢肺炎的人士接觸。日前創科局局長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港虎不排除強制市民使用「安心出行」程式,從而加強抗疫的成效。

推出「安心出行」的背後,港虎假設智能手機已經在香港各階層非常普遍,藉此記錄使用者的行蹤和通報疫症爆發的地點。然而社會上還有一些智能手機使用率較低的香港人,例如65歲或以上的年齡群,此舉卻是強迫他們必須改用智能手機,剝奪了市民使用手機的選擇權。

藉智能手機取得個人私隱
經歷了近年港虎在管治上的巨變,部份香港人對於他們的信任度已是屢見新低。我們不能排除「安心出行」其實是港虎監控市民的追蹤器及收集個人私隱數據的工具。事實上程式的使用已包括以下的存取權:

  • 讀取手機SD記卡的內容(完全知道手機使用者的個人檔案及資料);
  • 檢查手機的網絡和Wifi連線(追蹤手機使用者的位置);
  • 防止手機進入休眠狀態(有權開啟使用者已關掉的手機);
  • 接收互聯網的資料(查看手機使用者的上網記錄);
  • 擁有全面網絡存取權(隨時停止手機的網絡供應);
  • 擷取執行中的應用程式(解除手機中任何已經安裝及執行的保護應用程式);

當我們開始使用「安心出行」後,我們所在的位置、個人和朋友的資料、過去出入的紀錄已完全掌握在港虎之中。我們一切的生活習慣、平時經常出沒的地方、上網瀏覽過的資訊、我們接觸過那些朋友、任何個人社交活動都可以通過數據分析得到答案——事實上Facebook已經可以掌握類似的資訊而向我們進行廣告宣傳。

縱然港虎強調「不會」記錄程式使用者的出行紀錄,實質上他們就如「祈福黨」一樣:使用程式記錄行縱後,市民大眾也就可以安心了。誰知使用以後其實是大禍臨頭!

「安心出行」背後的社會監控
如今港虎趁著武漢肺炎的爆發,藉著亂世擴張他們對香港人的操控:從最初只是自願參與來測試水溫並降低香港人的戒心,然後隨著局勢的發展而改為強制執行。當全港市民已被強制安裝手機程式後,「安心出行」便會逐步擴展成為北方帝國的社會信用系統一樣,最後達至全面監控而約制市民生活一舉一動的強大系統。

從此香港人也就活在「社區監獄」之中:港虎透過大數據進行全面管治,並在市民每一個生活細節的「表現」論功衡值,同時逐步設置一些篩選不同等級的關卡。日後當我們的個人行為表現不符合程式中的「健康」指標時,我們也就無法乘搭公共交通工具、不能申請一些服務、甚至不能進出一些地方。如今「安心出行」也就從限制你出入食肆開始,結果我們不用送到監獄,因為整個城市已經是一個「數據煉獄」。

缺乏問責及極權操控的管治
或許有人會說這些只是部份香港人的推測,一切也是源於我們對中共及港虎的信心。然而為何今天不少香港人會對他們有極低的信任度?事實上自從今年7月1日以後,「一國兩制」已經成為掛羊頭、賣狗肉的招牌,港虎的管治權已完全來自北方帝國的操控。今年的《施致報告》更是破天荒延後了一個多月至11月底公佈,剛好中共在10月底召開19屆五中全會討論「十四五規劃」,同時好打得也要參與習帝同場出席的「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週年慶祝大會」,了解未來帝國的發展形勢,然後全面配合大灣區的發展。預計這個先例一開,日後的《施致報告》特首也要上京面聖接旨執行及公告天下。

一個完全沒有民意授權的港虎,特首的選舉委員會只是一個小圈子的選舉,而各級的議會已被加入了篩選機制,結果變成建制派主導的橡皮圖章,同時三權分立也慢慢變成了三權合作。今天港虎在中共政權的全力撐腰下已是近乎擁有「全面的管治權」,所以他們在施政上再沒有何誘因考慮香港人的訴求和需要,甚至已不理會政策和措施的可行性而改由行政指令落實執行。可以預計香港將要和帝國其他城市看齊而逐步推行全面監控,如今趁著疫症肆虐而出台的「安心出行」正是中共透過港虎進行全面整治香港人的第一步。

今天當你明白「安心出行」背後的陽謀,試問你又會否下載安裝,以為藉此可以安心上路?還是我們可以選擇其他的應對方式「上有上策、下有下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