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THHO

中年大叔一名,土生土長香港人。斷斷續續寫文超過20年。從最初個人的信仰反思,到香港時事評論,還有零星的書影視歌評。現在的我很想早點退休,多些時間睇書、寫文。而我仍會繼續寫下去。

悲觀中審慎看待美帝對華的新取態

 (編輯過)

過去一個月來美帝大選成為香港人的熱門話題。坦言我的心情卻是非常矛盾:主觀期望特朗普可以連任,不過我又無法否認過去四年他的政治操守及道德價值對美帝的影響,而客觀的分析也是推斷民主黨贏得總統的寶座。如今多間美帝媒體已是篤定拜登當選,也令香港人仍對未來的局勢多了一點點疑慮。

小心中共的分化策略
這段期間香港人熱烈地討論這次選舉,「撐侵」和「反侵」之間的支持者在網絡上展開罵戰,情況就像之前討論立法會非建制派議員應否「再坐一會」參與「臨立會2.0」而出現的分裂情況。若是本質上大家同樣為了抗衡中共和港虎的打壓,那就不必製造更大的內部消耗而讓中共的分化策略成功。

事實上特朗普本身已是備受爭議的美帝總統,從今次大選後的點票情況反映了美帝內部「撐侵」和「反侵」兩大陣營激烈地爭持中,如何深化雙方的矛盾製造更大的混亂從而漁人得利或已成為中共應對這次選舉的取態。

我們或許以為中共會在這次大選中重施故技:派出大量網軍盲撐拜登攻擊特朗普,偏偏類似的情況並不多見,反之網上卻有一些「揭發」這次大選出現「種票」的假新聞,其中一篇更是來自香港的建制報章的報導。不排除這次中共的網軍十分小心地潛伏於雙方的陣營製造更大的對立矛盾,縱然事情的影響未必遍及美帝國民,然而能夠分化香港「撐侵」和「反侵」的同路人過去「和勇不分」的關係,中共也達到不戰而勝的結果。

從目前大選結果的走勢,特朗普可以說是已經連任失敗了。畢竟這次不是香港人的選舉,我們不必再糾纏於美帝兩黨在這次選舉結果的爭持(這個交由美帝國民處理好了),反之需要務實地評估一下拜登上台後對華政策的變化,好讓香港人以更適切方式繼續向美帝爭取支持我們抗爭下去。

撥亂反正為主的管治
過去四年特朗普無疑令到美帝的經濟出現曙光,減稅政策為他帶來不少選票。然而他的言行也令美帝內部出現不少問題:應付武漢肺炎疫情帶來的衝擊、疫情後需要恢復美帝經濟的政策、種族之間的衝突對立,再加上頻頻出現的鎗擊案與鎗械管制的問題,預計拜登上場後將會「先安內後攘外」:先將過去四年特朗普任內衍生的美帝內部問題撥亂反正,並且成為未來主要的管治方針。

所以短期內拜登也不會就著中美問題有任何舉動,當然有評論相信他會恢復奧巴馬時期開展的TPP(如今已被改組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議》和世界衛生組織,但是相比起進出入口關稅、針對華為和抖音的禁制令,重新加入TPP將不會對中共帶來太快和太多的直接影響。不過因著武漢肺炎對於全球經濟和民生帶來的衝擊,美帝未必急於改變目前針對中共的部署和制衡,不過昔日一些較激進應對手法恐怕未必會再預見了。

只做一屆的美帝總統
客觀估計快將78歲的拜登只能完成一任的美帝總統,所以未來四年美帝可能只是一個過渡期的政府,如何建立更穩固的政治形勢讓黨內下任人選可以好好繼承已是民主黨未來需要考慮的問題。

回望過去的美帝總統歷史,當年老布殊(George H. W. Bush, 1924-2018)出任了一屆(1989-1992)美帝總統,他只繼承了列根時代(1980-1988)開展的盛勢,除了波斯灣戰爭(1991)的爆發,相比之下沒有其他顯著的成就。同樣擔任奧巴馬副手長達8年的拜登亦被前者的光芒蓋過,我們固然不會期望這個缺乏活力的政治老人今天能在外交事務帶來甚麼新猶,並且未來執掌美帝外交政策的官員對華取態卻是關鍵。

參考《美國之音》的分析:假如拜登起用了過去奧巴馬時代的官員作為他的幕僚,恐怕未來中美關係也有可能慢慢退到過去12年前的狀況。若是美帝自信地高估了其制衡中共的力量,同時低估了後者稱霸全球的危機意識,我們將會難以肯定美帝會否持續保留目前針對中共的制約。

給矛中共鑽空子的機會
節錄今年3-4月拜登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發表的文章:

“The United States does need to get tough with China. If China has its way, it will keep robbing the United States and American companies of their technology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It will also keep using subsidies to give its state-owned enterprises an unfair advantage—and a leg up on dominating the technologies and industries of the future.”

“The most effective way to meet that challenge is to build a united front of U.S. allies and partners to confront China’s abusive behaviors and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even as we seek to cooperate with Beijing on issues where our interests converge, such as climate change, non-proliferation, and global health security. On its own, the United States represents about a quarter of global GDP. When we join together with fellow democracies, our strength more than doubles. China can’t afford to ignore more than half the global economy.” 

簡言之:拜登會以強硬手法處理中共在竊取科技和知識產權的問題,並且會與美帝的夥伴國家合作以「集體的影響力」抗衡中共的人權問題,但是會在全球氣候和公共衛生問題上與中共合作。兩位拜登的幕僚更說特朗普對歐洲及加拿大產品徵收關稅引起了這些夥伴國家不滿:「特朗普的失敗因為一直單打獨鬥,讓中共有了逃生機會。」

不過上述這種在不同議題的領域上「又傾又切」的務實做法,其實也會為中共帶來鑽空子的機會,並且拜登會否因為全球氣候和衛生問題爭取中共的支持而放棄了對香港人權問題上的施壓,對此香港人確實是心存憂慮的。究竟所謂「華盛頓共識」的對華強硬取態會否只是「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

賀錦麗的取態
另一方面,外界對於拜登的健康狀況十分關注,故此來屆美帝的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可能隨時需要上場接任總統一職。她的政治取態也是日後影響美帝對華政策的重要指標。

55歲的賀錦麗是加州聯邦參議員,曾經在2019年初宣佈參與美帝總統選舉。同年7月她與其他參議員共同發起《維吾爾人人權政策法案》,呼籲美帝機構調查中共對維吾爾少數民族的鎮壓行動。至了10月更宣布支持《2019年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競選期間表示可以在氣候變化的全球問題上與中共合作,但同時也會就著人權問題向北京施壓,強調美帝要與其他盟國一起對抗中共而不能採取單邊行動。同時她也提議更新美帝法律,加強美帝追踪竊取商業機密的外國黑客的能力。

從以上的資料一看,似乎她也關注中共的人權問題。不過收看上月她和副總統彭斯的電視辯論,賀錦麗沒有正面回應她對中共的立場,這是令到不少香港人感到存疑之處。面對武漢肺炎在全球肆虐,明確指出個人的對華取態本應是重要的考慮從而爭取國民的支持,然而賀錦麗卻沒有把握機會表明立場,是否反映拜登內閣在不同領域上對華的問題未有一致的想法?

這次美帝大選其實是一場「撐侵」和「反侵」之間的對決,拜登只是「反侵」的美帝國民政治上的投射,而他能夠成功當選只是「反侵」支持者一個「Anyone But Trump」的選擇。至於拜登能否改變美帝內部的問題卻是未能肯定,並且他在外交上對中共的取態卻是難以令到香港人輕易放心罷。

請不要放棄香港人
過去一個月來,香港人在網上熱烈討論這次美帝大選。當然我們沒有美帝國民的體驗明白他們的內部問題。然而不少香港人選擇支持霸道專橫的特朗普,那是我們身處絕望困境中的呼聲。

面對中共和港虎的強權壓迫,香港人可以發聲的空間不斷被收窄,港虎和香港的權貴不會再為我們發聲,前者的施政只會考慮中共的管治取向而妄顧香港人的訴求。大家為了保障個人的安全和生活只有明哲保身、沉默是金。只有特朗普主政下的美帝願意為我們多說幾句良心話,同時立法保障香港人的民主和人權。縱然我們知道特朗普不會全心全意幫助我們,然而香港人身處絕望的困境中,當我們已沒有其他的出路,支持他的連任可能是改變我們的最大助力。

拜登的勝利無疑令到香港人多添憂慮和擔心,但是我們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我們仍然寄望美帝不要輕言回到過去以「建交」(Engagement)為主的政策看待中共,更不要輕言放棄香港人的訴求。同樣香港人不會輕言放棄,以為白宮主人的更改必然是暗淡的結果。因為我們不願放棄,堅持下去才是我們最後爭勝的重要關鍵。

參考文章
拜登的中國政策班底,都有哪些人?(23.10.2020) https://www.voachinese.com/a/biden-china-team/5631701.html

Joseph Biden, ‘Why America Must Lead Again: Rescuing U.S. Foreign Policy After Trump’ (Mar-Apr 2020)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united-states/2020-01-23/why-america-must-lead-agai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在美帝大選中尋求對香港的支持

遙看2020美帝大選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