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THHO

中年大叔一名,土生土長香港人。斷斷續續寫文超過20年。從最初個人的信仰反思,到香港時事評論,還有零星的書影視歌評。現在的我很想早點退休,多些時間睇書、寫文。而我仍會繼續寫下去。

沒有聚集的信仰生活

發布於

因著武漢肺炎的爆發,加上附近屋邨出現確診個案,我的教會從二月中開始暫停弟兄姊妹返教會崇拜的安排。在停聚會而不停敬拜的原則下,教會同工以最精簡的人手透過網上直播讓弟兄姊妹可以在家一同進行崇拜。

除此以外,教會各牧區的小組聚會和活動已經暫停,就連復活節的洗禮也延後至聖靈降臨節的主日舉行。這是基於各人的健康安全作考慮,到底南韓新天地教會出現的大規模感染正好成為基督徒面對疫情的最大提醒。

忙亂中停下來反思
身處於一個忙碌的事工怪獸基地,過往不少弟兄姊妹為著教會的事奉勞心勞力,安息日往往成為他們最繁忙的一天。如今他們可以從主日的忙亂中暫停下來,善待自己休息一下。並且我們可以進一步思考:究竟甚麼才是基督徒的信仰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

或許我們以為定期的相聚、弟兄姊妹一同禱告、讀經、彼此分享、同工的教導、甚至努力在教會中服侍才是我們持續進深成長的不二法門。如今面對疫症的肆虐,一些曾經是教會擺上最多時間和資源的事工、聚會和事奉已沒法繼續進行。然而我們的信仰只限於這些事工中?我們是否必須「返教會」才能領受上帝的恩典?沒有小組聚會和定期的教會活動,我們是否仍然堅信三一上帝住在我們心中,並且仍然與我們同行?

我不是意圖合理化疫情大規模地在香港爆發的原因,然而疫情的出現正好提醒我們過去只顧著忙碌的教會生活,努力建立地上的教會,但那決不是基督徒在世最重要的事情。耶穌基督才是基督教的信仰焦點,相對而言究竟有多少人聚集在一起,甚至在甚麼地方與上帝同在都不是信仰的關鍵。當然透過聚會和教會禮堂的環境或會引領我們更接近這位三一上帝。然而這不是基督徒蒙恩的唯一途徑,否則我們早就可以放下生活的所有事務,只需一天到晚躲在教會中就可以升天見上帝了。

只有在教會發現上帝?
原來上帝從來不是被限制在任何的建築物內,正如我們以為退修必然是遠離世俗、進到世外桃源的仙境才能親近上帝。或許我們有時會選擇遠離世俗的煩擾,因為我們不想因著環境而拉遠了我們與上帝的距離。然而處於艱難的環境中,那亦是我們學習不易受到環境因素影響而無法在生活中與上帝連結在一起。當我們願意主動尋找時,無處不在的上帝也會在我們面對喜樂、忙碌、安逸、憂傷、困難、甚至在今天香港人共同面對疫情中,向我們顯明祂的臨在。問題卻是我們在生活中有沒有察看上帝的足跡,還是我們以為只有「返教會」才會發現祂的存在?

當我們回到教會崇拜,我們敬拜的重點並不是選取那一種敬拜的模式,或是我們一定要在那一個地方聚集。敬拜的焦點是上帝:卻不是取決於我們有否在「聖殿」敬拜祂。因為「上帝是個靈,所以敬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敬拜他。」(約4:24)真正的敬拜不是我們要在耶路撒冷,卻是我們的心是否在敬拜中與主相遇:The quality of time is more important than the place we met.

不可停止返教會聚集?
當然有基督徒說我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然知道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希10:25)只是經文沒有表明聚會必須「在教會一同聚集」。因著現代的資訊科技發展,我們得以在不同空間中與弟兄姊妹連繫交流,某程度上彌補了我們雖不相見卻仍能相交的功能。當然網絡上的連繫始終比不上親身會面那樣真實和親切。但我們若是堅持將經文的解讀約化為必須回到教會聚集,恐怕那只是一種流於律法主義的信仰實踐。

彼此相交是信徒生活的重要部份,到底基督教信仰不是個人化的自我修練,我們不能拿著聖經「閉關自修」就能提昇我們的信仰深度,否則那只會成為個人自我陶醉的信仰詮釋。武漢肺炎的爆發固然影響了我們的信仰生活暫時沒有一同聚集的部份,不過我們仍然可以在網絡世界中宣講上帝的信息,接觸更多的人,讓基督教信仰不再單一停留在教會有形的空間中。昔日基督道成肉身,從天上降到人間進入世界,並且祂早已與我們一同進入虛擬的網絡世界,問題只是我們如何在多元而紛亂的網絡世界將祂顯明出來。

另一方面,今天我們受到武漢肺炎的疫情影響而無法在主日親身相聚,然而活在中共政權完全操控的港虎管治下,不排除他日我們因著政治的打壓而不能一同聚集,或是我們的宗教已被收歸於中共的三自教會系統之內,否則教會將無法在地上存活,或是我們的信仰只有在地下化的教會中才能真實地體現。可能我們需要作好準備:我們要有因著信仰而受到極權逼迫的心志。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