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THHO

中年大叔一名,土生土長香港人。斷斷續續寫文超過20年。從最初個人的信仰反思,到香港時事評論,還有零星的書影視歌評。現在的我很想早點退休,多些時間睇書、寫文。而我仍會繼續寫下去。

從《切爾諾貝爾》說起

發布於

感謝網友的介紹,農曆新年期間看了去年5月HBO聯同Sky推出一連五集的迷你劇《切爾諾貝爾》(Chernobyl),一方面了解這次史上最嚴重的核災難事故帶來的影響,也對今天中共政權和港虎如何處理武漢肺炎的疫情有更多的思考。

切爾諾貝爾的事故發生於1986年4月25日,地點位於現在烏克蘭(Ukrayina)首都基輔(Kiev)以北130公里的切爾諾貝爾核電廠(Chernobyl Nuclear Power Plant),當時烏克蘭仍在蘇聯的管治下。當日凌晨核電廠運作期間四號反應堆正在進行冷卻系統的測試:當渦輪發電機完全停止蒸氣供應而後備柴油發電機尚未提供足夠電力時,冷卻系統能否依靠渦輪發電機的慣性動力維持運作。進行測試的前設是發電機的機組功率降至700MW到800MW,同時蒸氣渦輪發電機須全速運轉。

一分鐘內爆發的核事故
測試於凌晨1:23分開始,事故卻在一分鐘內發生:四號反應堆的水蒸氣壓力過高,炸開了反應爐的上蓋及發電廠的屋頂。幾秒鐘後發生第二次爆炸,同時釋放出大量放射性微粒和氣態殘骸,然後空氣中的氧氣與超高溫的石墨減速劑接觸,加速了放射性粒子的洩漏。當時大氣中含有的輻射量比起二次大戰美帝以原子彈轟炸日本廣島的情況,還要高出400倍之多。

爆炸事故發生後首批消防員於凌晨1:45分到達核電廠救火,當刻他們沒有任何輻射保護裝備,結果曾經進入反應堆的消防員事後卻因為受到輻射感染而陸續死亡。36小時後,蘇聯政府安排核電廠附近35000名居民撤離。當時他們被告之是「暫時離開」,結果卻是永別他們居住的普里皮亞特(Pripyat)。

直到4月28日,蘇聯政府才首次承認有事故發生,但沒有公開詳情。甚至在5月1日當局仍然在基輔和白俄羅斯的首都明斯克慶祝勞動節,但是核輻射污染已經擴散到烏克蘭、白俄羅斯及俄羅斯境內。最終超過336 000名居民被撤離,政府需要動用龐大資金作善後工作,包括殺死管制區內所有動物、破壞泥土表層、大規模的消毒等。直到今日核電廠以外30公里範圍的地區仍被兩國政府列為特別管制區。

真實呈現昔日事故的面貌
《切爾諾貝爾》乃參照史實製作,將大部份真相呈現於觀眾眼前,高度還原這場大災難的影響。正如劇集的創作人Craig Mazin所說:「準確性是我們最重視的元素。」而劇中會有一些病發者受到核輻射影響而出現的變異,視覺上更似一套「恐怖的驚悚片」,觀眾仿如親身感受到這次核災難帶來的震撼力:核輻射的可怕在於我們起初無法從感官上察覺它的存在,但我們已經無聲無息地深受影響。直到身體出現變異時,那已是無法逆轉的悲劇。對香港人而言:中共政權對香港進行的政治滲透又何嘗不是無聲無息地影響著香港人的一切呢!

基本上這套劇集沒有任何靚仔靚女的角色,只有幾個「大叔阿嬸級」的演員飾演科學家或政府官員:兩個主角Valery Legasov和Ulana Khomyuk分別是蘇聯非有機化學家及核物理學家,同時也是切爾諾貝爾事故處理委員會委員。不過後者其實是劇集唯一虛構的角色:結合多個前蘇聯科學家為到這場災難的貢獻而創作的人物。

除此以外,兩人得到副總理兼燃料及能源局局長Boris Shcherbina的幫助,努力進行各項減低危害(Harm Reduction)阻止核輻射擴散的工作。而故事中英勇救火的消防員、自願冒險進到反應堆下面的地下水管打開閥門洩水的三名蛙人、一眾願意走到反應堆下面挖掘坑道的礦工、還有那些被派往核電廠清理核污染物付出「人生中最重要90秒」的軍人……他們都是拯救更多俄國人免受感染的無名英雄。

體制下的謊言
這套《切爾諾貝爾》固然讓觀眾明白核災難的可怕,然而令人更心寒的卻是政治體制下的謊言。此劇清楚表達一個主題訊息:謊言的代價(the cost of lies)。當我們可以看到核災難中人性美好的一面,卻又看見了政治最醜惡的一面。

面對真相與維穩,當權者往往要求人民以大局為重,不要令社會產生更多擔憂和反響,反之卻要人民對共產黨背後的社會主義制度和當權者有信心。當中有人更因著強烈的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也為了政權和社會主義的穩定,於是將事情的真相卻被壓下去,卻妄顧了事情對人民生命帶來更來的損害。

Legasov和Khomyuk一方面進行事後減危的工作,同時也本著科學家的精神堅持找出背後的真相。不過他們卻面對蘇聯政府和KGB的嚴密監管,也無法得到一些重要文件。後來Legasov知道事情的真相,然而公開一切將會影響蘇共的聲譽、損害國家的尊嚴。因此在維也納的國際會議中他沒有公開一切。然後來到國內的聽證會,當日將有數十位科學家在場,他也明白這是公開真相的最後機會,卻又知道公開一切後帶來的下場。當刻Legasov內心充滿掙扎,到底最後如何抉擇?仍記得他在劇中的獨白:

The truth is always there, whether we see it or not, whether we choose to or not. The truth doesn’t care about our needs or wants. It doesn’t care about our governments, our ideologies, our religions. It will lie in wait for all time. And this, at last, is the gift of Chernobyl, where I once would fear the cost of truth now I only ask: What is the cost of lies?

What is the cost of lies? It’s not that we’ll mistake them for the truth. The real danger is that if we hear enough lies, then we no longer recognize the truth at all. What else is left but to abandon even the hope of truth and content ourselves instead with stories ?

作為昔日共產主義的龍頭大國,我們仍然見到一小撮科學家堅持尋找真相,因為這是我們唯一可以撕破當權者謊言的最有力武器。回到今天的香港:中共和港虎到底有沒有隱瞞疫情的嚴重性?兩者有沒有任何檯底交易?或許我們暫時無法知道:不過港虎不斷傾斜於中共政權的利益卻是清淅可見:面對社會不斷要求香港全面封關,對比起鄰近澳門當機立斷的防疫決定,好打得只是重覆去年以暫援代替撤回的做法,以局部封關來減低疫症從北方帝國傳播的風險,並且我們要不斷承受十四億強國人對防疫物資的需求,間接製造更大的社會恐慌。以這種少做少錯的管治心態處理武漢肺炎的疫情,足見港虎比起當年被揶揄為跛腳鴨的末代殖民地政府更加不堪。

此劇給我最大的提醒是:縱然身處於建制中,面對著政策一些不合理的要求,我們是否需要堅持工作上的原則而拒絕?還是只將問題置之不理?或許官員仍然厚無顏恥地否認及掩飾事實,甚至我們已經無力影響事情的結果,但是我們也要堅持好好守護我們的香港,做好香港人應盡的本分,並將今天的歷史真相清楚記錄下來,讓今天和將來的香港人可以知悉事情的真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