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THHO

中年大叔一名,土生土長香港人。斷斷續續寫文超過20年。從最初個人的信仰反思,到香港時事評論,還有零星的書影視歌評。現在的我很想早點退休,多些時間睇書、寫文。而我仍會繼續寫下去。

《一路順風》的人生旅程?

《一路順風》的納豆和老許

人到中年,算是嚐過人生的點點起跌,偶然看了這套2016年上映的《一路順風》,卻對故事中老許(許冠文飾)的經歷多了一份體會和共鳴。

許冠文第一部台灣電影
對於香港人來說,《一路順風》的亮點正是許冠文從影40多年來第一次拍攝的台灣電影。年輕一代可能對他認識不多,這位成名於上世紀70年代的冷面笑匠近年已甚少演出,難得在《一路順風》中重現他以往電影角色的人物性格:勢利、貪小便宜、輸打贏要、但內心仍然有著善良的人性。已經70多歲的他仍能保持良好狀態,比起其弟許冠傑更有活力,完全活出戲中市井的士司機的角色。

基本上這部電影由兩個部份組成:半部黑幫片加上半部公路電影。前者是黑道中人大寶(戴立忍飾)和庹哥(庹宗華飾)的江湖事,後者則是的士司機老許和小混混納豆的故事,再由納豆將他們串連起來。

電影雖以「一路順風」為名,但是主角們的旅程卻波折重重:一開始大寶在泰國的驚險遭遇,經歷九死一生的他從泰國偷運毒品回到台北,再與庹哥合作將毒品送到台南,並從報紙廣告找來小混混納豆負責運送。然後納豆遇上向他兜生意的老許,兩人從此開始這段亡命之旅。

老許的人生寫照
電影中的老許是一個來了台灣二十多年的香港人,然而生活並不如意,錢也賺不了,駕著那部又殘又舊的士,為了生活在街上拉客而抓住了正在運毒的納豆。然後他們捲入黑幫的爭鬥,兩人被困在車尾廂期間老許訴說他的「男人之苦」:去年生日和老婆外母一起去吃小籠包,辛苦一輪泊好車後卻是得不償失,他的付出更得不到家人的肯定。這些遭遇看似喜劇的笑點,然而許冠文演譯出來的「喜劇感」卻讓觀眾感受到老許人生的悲哀和無奈,更是感同身受一樣。

老許的經歷也是不少中年大叔的寫照:一生談不上有甚麼理想宏願或成就,兜兜轉轉勞碌了大半身只能僅夠糊口過日子,然而他們的努力卻得不到應有的回報或家人的諒解。事實上人生就好像一場長途競賽,當中只有少數人是比賽的勝利者,大部份人縱然在比賽中努力拼過搏過,最後只是營營役役繼續活下去。但社會只著眼於少數的人生勝利組如何飛黃騰達,其餘的人卻被賦予「失敗者」的標籤被社會摒棄,就連身邊的家人也忽視和看不起他們時,那份無奈和茫然更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迷途中的美景
不過縱然經歷人生的重重挫敗,老許仍然努力地幹活下去。

當你以為他們必定九死一生時,卻又「奇蹟地」繼續存活下去。就是逃亡中走迷了路無法走出困局,誰知那裏卻是獨特的日落魚池美境,正好成為他們的人生寫照:在荒誕的逆境中掙扎求存,一切看似徒勞無功,卻原來早已身處於美麗的景緻中。

如今老許駕著那部又殘又舊的士,也難與其他行家競爭搶客,結果他選擇了在夜間開車:因為到了晚上乘客只會看見的士的車頭燈,看不清車子是新還是舊,不過他們上了車就行了。這就是老許在逆境中的生活智慧。

當然《一路順風》的故事除了老許,還有納豆、大寶和庹哥的故事,他們的演出也很精采,特別是納豆和庹哥,前者其貌不揚卻是典型失敗者的模樣,他和老許談及父親的事更是他人生最大的諷刺,兩人的對手戲也十分搶鏡;至於庹宗華飾演的庹哥亦盡顯江湖大佬的神髓,他和大寶卻是截然不同的黑道頭目的風格。

《一路順風》的導演鍾孟宏擅長拍攝黑色幽默的電影,不過這是一種不易拿捏得好的拍攝手法 — — 看似是無稽的笑話卻原來是人生的悲哀故事。只有當觀眾進入角色面對的處境,深深體會當中的荒誕和無奈、對人生的諷刺,才會引起他們的共鳴和欣賞。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