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演員許雯鈞

[演員誌]戲劇表演|平面拍攝|平面設計 ❒ 履歷&影像作品集 ☞ linktr.ee/hsuwenjiun ❒ 合作邀約歡迎聯繫 ✉ hsuwenjiun2017@gmail.com ❒ 每週一固定更新,另有不定時更新

[痕跡]作品分享:《逾淮之憶》

發布於
試戲過程沒有想太多,只記得導演當下設定的情境與指示。

2017《逾淮之憶》

「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異也。」——《晏子春秋》

第一次接到學生製片以外的案子,收到試鏡通知時因為試鏡地址跟當時的租屋在同一區而感到親切,在河濱附近,我當天騎車從容前往。

那時候試鏡經驗相較現在真的少之又少,面對不認識的人要馬上談論一些關於自己比較內在的想法或是生活經驗,說起話來顯得羞赧。但試戲時的我則非常投入且堅定。

試戲當下的側拍照

試戲過程沒有想太多,只記得導演當下設定的情境與指示。之後這張也成為我履歷常駐的照片。拍得真好,我想後來應該有不少角色徵選上都是靠它在履歷給了劇組角色形象。

又再次和志年哥搭檔

編導以南橘北枳的寓意發展兩個雙生故事《逾淮之憶》和《逾淮之殤》,《逾淮之憶》是短篇,當時兩部拍攝的目的都是要參加影像競賽,雖然之後沒有入圍,但很高興能擁有這兩部作品。

和學生製片很大的不同在於這次獨立製片的團隊規模非常小巧,印象中大概就是五六個人,每個人都身兼數職,我記得他們說其中幾位以前學生時期也是一起拍片的夥伴,現在雖然在各自的工作領域,不過都還是懷抱著能再次一起拍片的夢!

團隊嬌小,也非常靈活,導演和攝影師是老搭檔了,所以拍攝過程很有默契,總是迅速溝通,調整想要拍攝的畫面。然而,我有一句台詞就是本篇文章開頭所放的《晏子春秋》裡頭的那段。雖然大學是讀中文系,對文言文並不陌生,但作為台詞處理上還是有點難,我反覆嘗試了很多次,甚至因為一直沒辦法如想像中表現而感到有些緊張。這時攝影師鼓勵我,要我不要急,慢慢來,厲害的演員面對狀況都是從容而不慌不忙的地冷靜處之。

於是我閉上雙眼深深吸入一口氣,想像空氣填滿整個肺臟、身體直至指尖末梢,我鬆開緊揪的手指,緩緩將這口氣吐出後,再次睜開眼睛,讓自己緊繃的情緒緩和下來。繼續接下來的拍攝。

現在回頭紀錄,我知道我往後還需要經過好長好長一段時間,才能在片場鬆開我總是過於謹慎且緊繃的工作狀態,保持冷靜與彈性地應對各種狀況,有條理地和劇組溝通,甚至是能有心力照顧好自己之外,也能鼓勵劇組人員。學習能夠處之泰然,處變不驚的工作態度一直都是我努力的方向和目標。

咬下之後是不是就會被逐出樂園呢?
我對於那個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離開這裡吧,再也不要來了
離開這裡吧,再也不要來了
她是知道一切的
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同樣的植物,缺乏水的灌溉,就結了不一樣的果實。

2017《逾淮之憶》

導演|魏王駿
攝影|澤鈿
演員|林志年、許雯鈞、鍾岳純
還有兩位燈光老師、一位攝影助理(由於拿到的影片檔最後沒有完整字卡,只能以此紀錄之)


//
閱讀主題|痕跡_作品分享

——

❍ 許雯鈞 ❍
hsuwenjiun2017@gmail.com
https://linktr.ee/hsuwenjiu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