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的碎碎念

正如彼德.阿德尼(Peter Adeney)所寫的,這位部落客使用假名“錢鬍子”(Money Moustache)的名字對財務自由寫下的部落格: 『如果你可以擺脫對金錢的需求,你別無選擇,只能做更適合你的工作,更好的為世界奉獻‧‧‧‧如果你是為了愛而不是金錢,你將別無選擇但要做得更好』。

早上我割了一把韭菜

大叔只賣笑不賣身,大叔不彎腰撿肥皂,大叔沒有財務自由,大叔只有言論自由,大叔不是裝瘋賣傻,大叔這是幽默好嗎?

早上割了一把韭菜,忽然間大叔有點感傷。

這韭菜啊,總是那麼辛苦的工作,不管天寒地凍的,每天都在到一個小隔間裡上班,還要跟旁邊的小韭菜勾心鬥角,害怕失去那一點點薪水跟陽光。

好不容易熬了個把個月後,儘管土壤裡的薪水養份不算是很充足,但是韭菜也成長了一些高度,手邊那點錢開始面臨被收割的命運。

為了慶祝一下業績破億的投資教主轉職教皇,他的新書當然要買啊,韭菜都覺得這是該捐的香油錢,399一本這都是小錢,因為教皇每次都說: 賺錢的方法會在下一本新書講。

看書怕跟不上老師或投資達人的超渡法會?那就來參加每月收費的訂閱專欄吧!每月299都是小錢,這些都是應該要付出的肥料錢,不然怎麼有可能長更高呢?韭菜總是覺得繳學費是一種光榮的事。

只是他沒注意到,肥料是灑在那些達人的腳下,達人買新車、買新房都是你的這些肥料貢獻的,而韭菜就想買心安,教你賺被動收入的達人,把你當成主動收入。

還有更積極的韭菜會去參加那些價值上萬元的成長課程,例如: [短線價值型韭菜養成班]或是[權王夏令營活動班]之類的VIP課程,費用幾乎就是韭菜一個月能長大的高度。

雖然課程中韭菜聽得信心滿滿,老師的講解範例也都是100%完美的低買高賣,不過當韭菜離開教室,就好像灰姑娘聽到12點的鐘聲,投資的魔法就這樣消失了,沒有禮服與南瓜馬車,韭菜最後只剩光禿禿的韭菜根。

有時好心提醒這些韭菜,你要跟那些脫離韭菜命的人比高度,他們都把肥料灑在自己腳下,並且追求一種叫[市場報酬]的有機種植方法,可惜多數韭菜還是情願長的低一點,或是不願面對這種作法。

有的只要想安心,放棄冒出頭的機會。有的想用少少的肥料然後短時間長到10公尺高,這些最後都會變成別人餐桌的一盤韭菜。

好吧,晚上就煮韭菜炒蛋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