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自由

暫無

對成都疫情的一些看法與思考

下文是我家親戚的一個在成都某高校念書的孩子對此次成都疫情的一些看法和思考。下文以第一人稱即站在這個孩子的角度進行敘述,且相關事實和思考都是這個孩子及其所在學校所真實發生的事情和他的所思所想。具體高校名稱由於隱私原因在此文中將不予說明,有興趣的網友可以在網路上查找搜尋。這個孩子已事先閱讀了此文并對此文提出了具體修改意見,由於某些原因,亦由於我對這個孩子的經歷深感同情,對他的觀點也深表贊同,他決定由我代為整理修改并發表出這篇長文來,以饗讀者:

最近成都突發疫情使得這座城市的大部分人人心惶惶,我也不例外。但是我擔憂的不是病毒有多麼可怕,而是疫情對個人自由的又一次毀滅性打擊!是的,此時此刻我就被困在成都的某高校裏,無法自由進出校園。原來學校官方口口聲聲宣稱的「師生原則上不得外出」直接變異成了只有學生不能隨意進出,學校的老師和其牠工作人員來往自由,真的是典型又無恥的雙標啊!呵呵呵⋯⋯

但我們學校其實做得相對來說還好。從9月開學一直到最近成都爆發第二次疫情,學校所有人員包括學生還是可以憑證自由進出的。可是就當我們所有人都在期盼元旦假期和寒假的時候,意外就突然發生了。然後,學校一夜之間就倒退到了只管控學生的「封校」模式。現在整個校園裏的氣氛極為緊張,仿佛就是年初武漢封城前的那種感覺。其實每個人都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大多數人也不會責怪那幾個患者,有問題的是大學高層的應對方法和管理模式!

我們全校所有人在12月9日,也就是在星期三做了核酸檢測,到現在結果未出。雖然核檢免費,樣品採取的效率也很高,但是被派來給我們做檢測的醫護人員居然來自一所名為「攀鋼集團成都醫院」的名不見經傳的醫院!雖然我們也很感激醫護人員的辛勞和付出,但是他們醫院的醫療和檢測水平卻引起了廣泛的質疑!如果學校或者當局真的重視學校人員的健康狀況的話,為什麼要請三流甚至更末流的醫院的工作人員來為我們檢測?難道說我們的健康狀況不重要嗎?況且,從核檢結束到現在為止已經過去整整4天了,為什麼到現在沒有告訴我們結果?如果說人數多我們則還能夠理解,但是現在官方沒有任何資訊!難道學校當局又想效仿年初的湖北和武漢「政府」一樣有意隱瞞關鍵訊息?所以,我們有理由懷疑,這次核酸檢測不過只是走個過場罷了!它最重要的意義不過就在於學校領導做做樣子,好向上交差罷了!典型的形式主義!

還有一件事更讓人大跌眼鏡。12月8日星期二下午,校方突然「命令」一整棟宿舍樓的女學生整體搬離至條件更差的新寢室去以便把之前她們住的房間用作隔離觀察室。學校方面只給了當事女學生們4個小時的時間搬寢室,以至於現場一片混亂和狼籍,當事女生的身心亦受到了嚴重的影響,甚至崩潰。更無恥的是,事後校方竟然還大言不慚地在學校的其中一個微信公眾號上宣稱是「她們主動扛起了防疫的大旗」!拜託!是學校強行讓她們搬走的好吧?!有誰願意在那麼短的時間裏被迫收拾完那麼多的東西再搬去其牠的地方?!明明就是被迫的行為卻被洗白成是自己自願的,這樣的甩鍋行為,已淋灕盡致地展現出了校方厚顏無恥的真面目!既然那棟樓所在區域附近有空房間,為什麼不可以直接拿空房間當作隔離室呢?為什麼要如此興師動眾地到處折騰呢?是不是學校領導覺得拿髒亂差的空房間當作隔離室臉上沒有面子所以寧願讓女生們把原來的房間空出來?疫情緩和或結束後這些女生還能搬回原來的寢室嗎?最初看到這則訊息時,我還以為是那棟樓裡住著感染者的密切接觸者的。如果事實真是如此,我相信大多數人也能夠理解!但是當我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後,作為這所大學的一員,我為校方的言行舉止感到非常憤怒和羞愧!

其實這不是一所大學的問題,這就是政治制度體制和觀念的問題!中國大陸的諸多學校,從來就沒有切實重視過學生的權益!就以疫情「封校」的問題為例,開學復課以後,很多大學都以所謂「防疫」為借口,阻止學生在校園內外的自由活動。其實,這不就是一種赤裸裸的打臉麼?一方面,各級當局都在宣揚他們有效地控制住了疫情,還在今年秋季開學前將全國各地的大學生召回校園;另一方面,由當局掌控的各大學高層,卻千方百計地想要剝奪學生自由進出校門的權利!請問,各大學的管理層究竟在害怕什麼呢?!那些領導們就是怕學生跑到外面去染病了回來在校內傳播病毒,從而危及自己的官位!難道只有學生長了肺麼?那這樣的話,我是不是可以說校園裏除了學生之外其他的人都沒心沒肺?說白了,還是大學的領導們趁著疫情爆發,自恃自己在校園裏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肆意打壓學生!傳統觀念中一些落後的等級階級思想暴露得一覽無遺!

此次疫情的突然爆發亦讓我對這個事件有了一些更深刻的感觸。

首先,這是我第一次有盼望甚至祈禱能夠盡早畢業的想法和沖動。沒辦法,誰讓學生在這種環境下就是手無寸鐵的「弱勢群體」呢?雖然大學生走向社會也要面對很多困難和挫折,但是至少不用擔心被困在學校這座「孤島」中了,至少身處校外時活動空間會更加自由。就算畢業的時候疫情還沒有結束,就算學校到時仍然在自由進出校門方面差別對待學生和老師,但至少時候一到,我們就可以離開,走向更自由和寬廣的天地。

其次,經歷了這次疫災,我在想,為什麼我們國家和社會從上到下都要特殊地對待象牙塔和學生呢?一個很直觀的感受是,校園以外的地方,只要不是當局划定的所謂「中高風險」地區,人員還是可以自由流動的。可令人詫異的是,我們學校還沒有被歸入疫區範圍,僅僅是患者來過周圍的酒吧,學校裏有一些密切接觸者學校領導就要切斷學生與外界的自由流動,簡直是不可思議!如果真的要「封校」,那就請校方搞得公平一點,徹底一點,徹底斷絕校內與校外的一切聯系,徹底切斷校內校外包括所有校領導、所有老師和工作人員的人員流動!核酸檢測亦是如此。根據我所知的所有新聞資訊,只有「中高風險」地區和一些學校實現了全員強制核檢,其牠的街道、社區、居民小區等都沒有實現。這是為什麼呢?難道學校裡的人更容易染病?未成年的學生得到這樣的特殊待遇和照顧還能夠理解,大學生絕大多數已是成年人,況且即將走向社會,為什麼還要被重點關照?大學校園就是一個小社會,嚴格來講已是大社會的一部分了,可是大學生竟然還像幼童一樣被管制約束,簡直是不可理喻!這裡面的原因有很多,也很復雜,但我認為,社會各界應該真正地將中國大陸的大學生視為真正的社會的一部分,沒必要再特殊看待!我們強烈呼籲校方和當局:只要我們學校沒有被划定為疫情「中高風險」地區,學校裏的所有人,包括所有學生,都應該能夠自由地出入校門!大學校園應該更加開放,更加多元,更加包融;大學生也應該更加適應,更加融入社會和這個世界!

還有,此波疫情使我對「群體免疫」這個概念有了更加深入的認識和認同。放眼全球,目前只有中國大陸人民和當局太把新冠病毒當回事。這段時間,無論中國大陸哪個地方出現了散發的本土病例個案,很多人的神經就會變得緊張兮兮的。我倒是覺得很不至於,沒有必要。其實,其牠國家和地區的大多數人民就把牠當作是一種大號的流感,我身邊也有不少中外同僚跟我持同樣的看法,沒什麼大不了的。我想,我們與其像這樣東防西守,還不如就實行「群體免疫」。「群體免疫」雖然也有一定的風險,但是牠能使大多數人都能夠擁有新冠病毒的抗體,從而更好地達到防疫的效果。現在中國大陸大多數人沒有這樣的抗體,為了防止被新冠病毒侵襲,他們不得不整天嚴防死守,提心吊膽,社會經濟生活仍然受到很大的影響;一旦任何一個地區發生意外,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將被迫臨時動員起來去進行治療、隔離等工作,防疫資源將不斷地被大量消耗,久而久之防疫效果也將大打折扣。我知道,「群體免疫」這個概念在中國大陸地區仍然被群起而攻之,但是在親身經歷成都疫情後,我越發覺得牠還是多多少少有一定道理的。

最後,我想說,雖然我在文中講了那麼多話,其中亦不乏不滿和抱怨,但歸根結底還是希望學校管理層能夠正視學生們的合理訴求,當局以及社會各界能夠轉變某些觀點和想法,從而達到既能夠取得良好的防疫效果又能使大學生們自由進出校門的權利得到充分保障的兩全其美的局面。在此我亦衷心地希望此波疫情能夠盡快結束,祝福天下人健康平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不要封城会不会更好

武汉封城,他们在斗争!

除了封城还有更好的方法吗?

1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