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鯡魚

紅色鯡魚 平凡人物

Bai 台灣 - Day 11 綠染的回憶

    無可避免的在離開爸爸公司時引起辦公室裡的矚目,我想這也不是什麼英雄壯舉,但是或許在每個人心中都有一些未被實現的夢想,可能因為種種因素,最後這些夢想就逐漸的遠離消失了。這會是我第一次給你以我為傲的時刻嗎?我是那麼那麼的任性的踏上這趟旅程,就如同我每一個人生決定,家人總是在結果揭曉後才知道。雖然我常常質疑在這個家庭裡,自己存在的理由,羨慕著別人所擁有的親緣關係,或許只有距離,才能讓太濃的感情稀釋。

    年,這樣的時間單位好像是我們之間的最小限度:同班兩年,同校五年,認識十三年,五年不曾見面。記憶在騷動著,想要替五年來未曾更新過的面容添加一些變化。雖然五年間零星的通過幾次電話,還是期待著今天能夠見面。儉樸的傳統電話鈴響轉入語音信箱時,我沈默了,也許是太早了吧,她的手機還沒開。隨著越過嘉義市,我就像風一樣吹拂過這裡,無法駐足在這片土地上,因為等候被囚困在那樣的鈴聲裡,沒有回應。如果說在台北錯過慧宇讓那個城市失去了顏色,那麼在嘉義為能與 YF 碰面,則使空虛飄盪在孤寂的空間。

    再一次的回歸,那白色的圓弧宛若緯線,南國的疆界就此分野。想必此時後壁的崑濱伯無須高歌無米樂,沿途二期稻作已經褪去青嫩的綠衣,拉長了身影,在微風中款擺,就像半成年般,那些許成熟的色澤是進一步的綠,卻不夠溫潤,是因為還為抽穗,還沒進入另一個階段的生命。

    道路漸漸熟悉,新營、柳營這兩個地名暗示自身曾經是軍屯處,卻也正是我迷彩歲月的版圖。公墓、工廠、路邊餐飲一一的指引了你所騎乘的方向--官田。雖然這不是一部公路電影,但是你忍不住浮現著每一次公勤外出,即使空氣濁了點,你都覺得呼吸到屬於外面的氣息。切往隆田火車站,曾經讓你覺得那段生活就像個通勤上班族的驛站,扛起單車走過通往後站的地下道,每週收放假的田邊小徑,你曾經聽過蟬聲蛙鳴,闔眼之際,你忍不住紅了眼,閉上眼睛,這段路是多麼的相似,就像來往系館和宿舍間的那條路。天空的遼闊會讓你想起很多個在系館看流星的夜晚。你也曾經被一早召回,走在陽光燦爛裡,內心卻是陰鬱的想要亂吼。農人的背影在你心中是那樣的謙卑,米勒的拾穗也不過就是一個千年不變的姿勢。因為這條路,你寫了幾張卡片,因為這條路,你有了另一種日曆,一個等待收成的心情。當腳踏車再次行過這條路,掠過心頭的記憶,交織了一條綠染的歲月—一條屬於男生的命運。

    利用過去職務之便,從容的進入營區。中餐重溫部隊的伙食,到曾經停留的單位一一串門子。和長官聊了許久,桎梏的軍旅生活對比逍遙道路的我,讓他們不勝欷噓。或許,這是一個集體不作夢的地方,少了自由的向度,似乎也就少了呼吸的意義…

    台一線連結了順時針與逆時鐘之間的相遇。台科大單車環島團從另一端送來圓滿的結局,日記本結束分開旅行,陪伴最後的騎乘。回頭望向自己車縫台灣所形成的線條,無數的記憶向遠處蔓延,看著它們走向毀損,最終化成考古學家的懸案。

Bai 台灣 - 楔子

Bai 台灣 - Day 1 海與地平線的啟程

Bai 台灣 - Day 2(上) 谿壑蒼蒼隨山轉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