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鯡魚

紅色鯡魚 平凡人物

A Day to Remember

當我回首這段漫漫長路,起程前往愛丁堡的那天逐漸失焦、從視線中消逝,不可企及。倒帶這段人生,我看過了這城市覆蓋在無聲的夕陽中,也看過雪花在黑暗中閃爍,我聽見了迴盪在教堂裡的白噪音。這些片刻回憶就像在時光中迷路,就像劃過蒼穹的極光,瞬間永恆卻消逝無蹤。

是否有函數能夠計算人際間的離散收斂,或者有模型能夠預測未來的軌跡變遷。站在機率的輪盤上,自我分崩離析了,四處尋找破碎的靈魂;怠惰的夢想裡,意識頑抗的與習以為常交戰,從疏離與隔閡中篩落剩餘的價值。在生命與生命之間游移,轉動的螺旋絞出一片有機殘餘,過濾之後,淡淡辛酸。

異鄉,有一種蒼涼、陌生感,因為「異」。異鄉,也有一種浪漫、獵奇,也是因為「異」。於是幻影在我們之間上升,當我們探問自己究竟是誰,好像困在永劫煉獄中無法掙脫。聽覺被剝奪了,視覺被翳蔽了,觸覺還來不及成形,嗅覺已然退化。扣留一滴眼淚,為那些虛無滅絕。

你來了,在過渡中不停的反覆檢視。一連串的巧合進佔了你的身軀,記憶延伸在慾望的結構裡。我們曾經生活過,空間度量著消逝與重現,時間切割了頹圮與昌榮,人們依著你的模樣與想像,組合再解構,察覺不到還原後的你。你走了,每一個細胞都在等待,等待合而為一的群體。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