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鯡魚

紅色鯡魚 平凡人物

行者無垢; As the dust faded away

20th Sep 2015

湛藍,在窗外無邊地渙漫。寤寐雲端上,桃園機場的不成眠多少脫離不了關連。待機中的旅行模式直至鄰座需如廁,降落前我們才有了互動。她是位華裔,伴隨女兒到台灣,安頓在世新的四年生活。聊及兩國女生的差異,才正要展開首次越南行的我沒有任何樣本經驗可倉促列出勝敗比較圖,但或許結束後也無法。

對著空盪的 152 路公車探頭探腦,後至的阿芳姐告訴我司機休息去,等會兒就開,於是就這麼領我上車。和阿芳姐聊著聊著,依賴感不自覺得慢慢加深:「方便麻煩妳帶我買當地的 SIM 卡嗎?」於是熱腸子的阿芳姐騎著機車,載我繞行在 Bến Thành 市場。導遊身份的她不忘迅速地短評經過的景點。見我人生地不熟,好人做到底的阿芳姐便提議傍晚工作結束後送我去沙發家。 一份屬於越南的新手運,我揮霍地使用著。

揹著 10 多公斤,用雙腳撿拾阿芳姐帶過的地方,瘦小的身軀並沒有要在旅途的開始就淬鍊成錚錚苦行僧。累,豈止是文字能夠分擔的。在遊客中心躲太陽,緯度,提醒了我只是來自台灣。

Bến Thành 市場再如何攤販化,依然是給觀光客的。阿芳姐口中的「大排檔」真的不是我能夠找到的在地(價格亦如此)。笨拙地剝著我叫不出名字的香料,檸檬汁順著筷子滴落,那股酸香逐漸融入加量的牛肉河粉中。坐在老式咖啡店,昏暗與咖啡香籠罩著,那是獨有的巧克力甜膩氣息,慢慢侵入舌尖。阿芳姐說喝咖啡是快不得的。越南的濃郁與炙熱,是要化在冰塊中品味。

清朗的夜晚梳聚水氣,暴烈地降下雨季尾聲的一場告別。在阿芳姐的威嚇下,Hoa 無奈地出門迎接我。對 Hoa 的歉意與感激阿芳姐的善意,嘩嘩地流動在越南的第一晚。

行者無垢;As the dust faded away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