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鯡魚 平凡人物

望你知影

回信的面試者中,有一人甚至將高雄前往水里的火車班次一併附上,但坐在自強號時,我想起呼媽年前碰頭時,憤譙台鐵網路系統二十(?)年來未長進。十年前的瑞典國鐵,可以分段列出從甲地到乙地各種乘車時間組合,這種技能被我應用在這十年間的旅行上,所以我來到了斗六,自強號必停的大站,也是最靠近二水一站,等到了更早發車的莒光爾後趕抵,才跳上去,晃了一站,轉接駁集集支線。

週五早上搭乘集集線的年齡平均數約三十歲,你可能以為滿車是和我歲數相仿的人已提前享受著小旅行,但除了另一位休閒度假裝扮的女子外,坐不住的幼童與還禁得起走闖的花甲,就是從車窗外看進來最擁擠的風景了。和西部山線或高速公路相比,集集支線離山又更近了點。濁水溪從兩山之間劈出來的這一段近三十公里的盪氣迴腸,吃的還是花東線退下來的柴油,濃濃的油氣味吞吐在沿線的小站。三輛一列的編制,乘了兩趟,配合觀光而進行的車體彩繪,看著沒有色彩層次、從類似口袋怪獸等卡漫移植而來的圖樣,台灣人對於觀光的想像,以及對於美的認知,是不是只在於有個東西可以拍照上傳打卡?

因為是用搭載電子票券的金融卡首刷,從高雄進站時,餘額為 0 系統依然順利放行讓我一路坐立難安,在水里總算帳,機器畫面毫不留情地轉為一片紅,發出警示聲,欠款 242 元。站務人員和氣的解釋只需加值即可,最低消費為一百元。掏了五百,不知情的站務人員準備只加值一百,我很快的補上:「沒關係,就加值五百吧。」當另一端的畫面顯示我從高雄啟程,這五百,就一點也不大了。

漢名水里的鄉鎮,源於阿里眉山的溪水在此注入台灣最長的溪流,故得此名。自近乎海拔一千公尺奔流二十公里後,降至兩三百公尺高的水里,依然生猛的像條真正的河川,可以聽見湍流沖擊巨石的轟鳴,縱使仍然有人為整治的既定河道,捲起的白色潮湧用獨特的姿態去抵抗人們想像的溫和。

玉管處的人員要我先去用餐,繞回了那十分鐘即可圈巡的集散地,民以食為生,而網路所叫出的食記資訊,也多落於以此為名的路的兩旁。炒飯沒什麼來頭,經濟實惠,就是填飽吃粗的選擇。也因為忘了米血說到底就是用米所製成的米食,依著記錄的推薦點了,也沒想過日正當中的,反正是在冷氣中用餐,選了湯的。我是不會形容那米血的口感,畢竟味蕾就是只能分辨簡單的酸甜苦辣,平庸極了。湯倒是有別於高雄常見的清湯底,渾黑的草藥色很對我的喜好。若沒有其他單位同時應徵志工,我想另一桌三位長青女士的一位,就是今早那梯面試者之一吧。沒特別去打招呼,若我們真有緣,未來受訓時會相識的。結帳後老闆娘見我頂著橘色的香客帽子,以為我是彰化溪洲人起了短暫的話匣子。表明了自己是來面試玉山的志工,不是正職工作面試,老闆娘順口一問:「所以你退休了嗎?」可惜我沒那麼幽默,反應也不夠快,只有臉皮厚了點:「哪有可能,我看起來還這麼年輕,有在工作啦。」弟弟我今年 32,太早退休人生會有點空虛。

終於見到寄了五六次通知信的柯小姐,她慌忙的在四樓喊著:「對不起,請你等我一下。」在三樓閱讀資料的我很自然地覺得對方就是在對我說話,順著聲音仰望過去,她確認我知道自己就是收訊者後,匆忙的走下來。若不是她說她們一般休息到一點半,我大概無法理解為什麼一樓櫃臺的職員從一開始就跟我說:「你來的有點早,我想你還沒吃飯吧」「這時間有點早,可能還沒開始,不然……你先到三樓 xxx 等著好了」,當我走到二樓時,彷彿誤觸警鈴似的,女警從辦公室快步而出:「這位先生,請問您要去哪裡?」「我來面試解說志工……」

去年八月起也累計了超過兩位數的面試經驗,但首次面對五位面試主管的大陣仗,臨場表現大概只能去玉山吃土。因為是下午梯次最後一位面試者,稍微趁著前面九位共九十分鐘的空檔時間在心裡擬好限時三分鐘的自我介紹,但當其中一位面試主管說:「好,現在請你用三分鐘介紹自己,計時開始!」腦袋就短路了……一定要說計時開始嗎…大概只講了四成的內容,連提示鈴聲都還沒響起,已經迅速又簡化的講完了。五位主管分別就我的申請表提問,七分鐘的回答我還是像個迴路燒斷,請稍後再試。我想如果報出高中生物老師的名號有救的話,受訓時要請老師吃飯了。但至少我強調了我有外語專長(廢話,第一句自介就說自己是自由譯者),說到八通關種種那堂課結束後盧了老師一年,畢業後老師也就躲過請求,沒帶任何人走八通關,有主管偷笑了,而他最後也問了可以請問你高中生物老師是哪位嗎。我知道我對玉山瞭解不多,而且我沒做功課。我也沒好好的預習志工的工作內容有什麼,而且還相當誠實的坦白了。可能不到六分鐘的面試裡,希望你們可以從我申請的文字中,感受到我有一股傻勁,傻傻的從一百五十多人中被你們看中,成為複試的那五十人,而這樣一張白紙,會是你們八年後再次招募志工的最佳人選。

3 篇關聯作品
玉山4
6
6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