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蘊心

自由工作者/社工師/薩提爾溝通模式認證治療師/和諧粉彩正指導師/生涯設計師/長照諮詢師/A.PLUS優卓 & Wiley Everything DiSC®國際認證顧問/芳療保健師

日更365-20210824

帕運開始了,跟奧運的表演很不同,看著他們,再一次應證了「人生無設限」,我的生命中很幸運的陪伴過身障朋友們,我看著他們怎麼衝破身體的限制,我們真的遠比我們自己想像的還要厲害,人的大腦令人讚嘆啊!如果,在身體最直接的限制都能突破了,我們還在害怕什麼呢?我們害怕的是我們自以為會很可怕的未知。

這兩天的作息,是我喜歡的凌晨六點起床的美好時光,喜歡看著陽光升起的模樣,喜歡一大早就有很多時間可以運用的美好感受。但我真的睡得太少,這樣的狀態對我的眼球很不好,捨不得睡覺,我實在也很害怕這個捨不得會帶給我睡眠障礙這件事情。

我太了解失眠的後果,不僅僅是身體器官的各種吶喊,我更害怕的是神經傳導物質的變異。因為有這個恐懼焦慮,我的身體就會進入自動調節的狀態,當失序發生,就是我過度逼迫自己,要回歸正常狀態,就是調整自己,然後,開始放、放、放。有時候,當個不負責任的人也沒有關係,因為~我知道我還是會完成,但如果真的完成不了,那就....接受沒完成吧!因為,我真的沒辦法了。

身體跟大腦就是在一種拉扯的狀態,人類其實需要的真的很簡單,只是我們真的會想得很複雜。我記得有一次看運動類型的表演活動,看著各式表演,扯鈴、體操、跆拳道、射擊、三鐵,看著看著,我突然在想,人就是兩隻腳在走的動物,為什麼我們非要逼自己可以用手撐體,在陸地行走卻又把自己鍛鍊成可以在空中飛,在海底游,然後設定了一堆規則,設定了比賽,看看誰最厲害,然後呢?!意義往往不是金牌銀牌,而是這個過程,但這個過程又為了什麼呢?這個問題,我還在找尋答案。

帕運開始了,跟奧運的表演很不同,看著他們,再一次應證了「人生無設限」,我的生命中很幸運的陪伴過身障朋友們,我看著他們怎麼衝破身體的限制,我們真的遠比我們自己想像的還要厲害,人的大腦令人讚嘆啊!如果,在身體最直接的限制都能突破了,我們還在害怕什麼呢?我們害怕的是我們自以為會很可怕的未知。

我還是在一種很不想工作的狀態,只是我的大腦這麼想著,我的潛意識卻不斷不斷的前進著,每一個我在做的事情,都是未來兌現的累積。應該說,我的身體跑得比我的大腦意識快,當我的身體覺得需要動的時候,我就開始打掃去流汗,我開始拿起啞鈴運動,這一切的驅動是身體的想要,不是我大腦說去做。

讓你的身體來引導你的方向,放下你的腦,過度使用了。但也不要讓他休眠啦!我有無數種不會失智的方法,首先,把自己訓練成多工處理人,跨領域,你就很難失智了。

晚上生涯設計師的會議,我認領了小編的工作,我對別人的事情往往比自己的認真,當小編做圖會覺得有意義,自己的粉專做圖,很需要動力。對於這個新的工作,有很多的未知,而我可以創造很多的可能,我覺得挺好的,期待後續的增粉力。(每一篇文都會是我真心真意想說的話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日更365-20210823

日更365-20210822

日更365-20210821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