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蘊心

不上班工作者/社工師/薩提爾溝通模式認證治療師/和諧粉彩正指導師/生涯設計師/長照諮詢師

【不上班的生活】薩提爾心靈的淬煉初階-Day 1

Day285

第一次遠赴高雄擔任小組導師,場地的樓層很高(21樓),有一整片的窗戶可以看見窗外的景色,在最後的小組演練中,我就這麼看著窗外的天色變化,結束後才奔去拍照。(過程中當然是很認真的跟小組成員在一起)

課程的一開始,天安老師說明了自己的身體狀況,讓我不禁思考這一波的動盪又是什麼,一週內得知三個人的身體都有腫瘤,其中兩個必須開刀處理。很喜歡天安老師分享的話:「追究原因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接下來怎麼面對。」這個面對不僅僅是手術,甚至包含了死亡。

這也是我第一次聽天安老師分享他怎麼走上薩提爾學習之路,他看到Maria Gomori到80幾歲還在繼續上課,這是他可以做一輩子的工作(他的字典沒有退休這兩個字),於是毅然決然地投身在薩提爾之路上。當我看到Maria 98歲還能從加拿大飛來台灣,還能站起身來,帶領工作坊,進行教學,我也知道,成為助人工作者是我會做一輩子的事情,做到我老,做到我死,靈魂升天還不罷休,硬是要成為大體老師(活那麼久應該是無法器捐了)。

每一次的工作坊都會有不同的學習跟收穫,我們怎麼看待自己,第一個學習場域就是在原生家庭裡,從父母身上學習如何看自己。當父母說我們很棒、很乖、很好,我們被肯定,所以會感到開心,覺得自己是有價值的。但當父母否定我們,指責我們,我們很容易就會連結到自己是不好的,自我價值感是低的,也會感覺自己的能量很低,對自己也會不太認同,感到自己是渺小的。

或是為了滿足父母的期待,我們乾脆不看自己了,把自己的感受蓋起來,不要去看他,不允許自己有感受,時間久了,我們跟自己就越來越疏離了,我們也忘記了曾經的自己。跟感受疏離,跟自己的身體疏離,漸漸地發現自己跟自己變得很陌生。

當我們跟自己失聯時,我們其實會很迷惘,對於浮現的情緒、反應,我們會不知所措,也不明白那些反應情緒從何而來,反而被這樣的狀態禁錮了自己,感到痛苦,想要改變卻也不知道可以怎麼改變。

把自己一點一滴地認為來,身體的自己、感受的自己、不想看見的自己。當這一片又一片的拼圖拼湊起來,我們也越來越完整。

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時間速率,有人快,有人慢,允許每一個人在自己的時間速率中,看見自己的狀態,接受可以接受跟不能接受的部分。

帶領小組當然也會遇到一些挑戰,但不一定是對方要挑戰自己,而是自己怎麼看待這樣的過程,我帶領但不代表我拿下主導權,有時候團體會有自己的發展狀態,如何運用自己在團體中帶來一些動力的轉換,我觀察團體也觀察自己。

過去的我,肯定會感到很挫敗,但這一次的我,有一點點焦慮,課程結束後也進行一些討論,覺察自己的狀態,知道自己很擅長進入到自我評價的階段,對於自己選擇的方式,我其實覺得這樣的選擇很好,不需要進入權力拉扯,而是如何陪伴著成員在過程中看見與發現。

學習,其實是自己的事情,願意開放多少,願意表達多少,收穫其實都是自己的。

睡飽飽,吃飽飽,準備迎接第二天的課程吧!

【薩提爾】一致性溝通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