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蘊心

不上班工作者/社工師/薩提爾溝通模式認證治療師/和諧粉彩正指導師/生涯設計師/長照諮詢師

【不上班的生活】自我懷疑是反覆出沒的鬼怪

2016年創作:洞

Day 225

昨天在生涯設計的課程裡,成員問了我:「妳都不會焦慮嗎?」我聽著她說完了她的焦慮,我笑著跟她說:「當然。我當然會焦慮,而且還三不五時會出現。」但就因為焦慮而不去嘗試了嗎? 這樣付出的代價好像有點大,人生就一回,也不確定可以活到幾歲,尤其最近天氣變化太大,我的心臟一直在疼痛的狀況,我也不太確定會不會突然有一天就跟這個世界說掰掰,如果我不好好享受這一生活著的機會,真的太可惜了。

課程結束後的夜晚,我有另一個會議正開著,其實白天已經有些疲累,感覺自己的身體狀況不是太好,甚至覺得在發熱,量了體溫後,幸好沒有發燒,但身體其實嚷著該休息了。我還撐著開會,討論著關於接下來的定位與服務,還有產業資訊的收集等,上週因為燙傷,其實蠻多時間都在昏睡的狀況,身體的細胞很認真的在打仗,修復皮膚的傷口。種種原因,其實沒有太多時間思考本來要做的功課,即便我都已經準備資料,但無力處理。

會議結束後,有很深的挫折與沮喪感襲來,自責著自己的不夠努力、不夠認真,沒有完成應該要完成的任務,這個自責好深也好強大,大概就是一棒把我打暈跌落深淵谷底。我應該要把我準備的資料讀完,我應該要把自己的定位設定好,我應該要把影片拍得更好,我應該把電影相關的知識讀完一輪,我應該在準備上焦雄屏老師課之前把「認識電影」這本書看完,我應該要把劇本寫出來,我應該要把分鏡畫好,我應該積極的進行一對一諮詢,我應該要把粉彩課固定時間開課,我應該要把牌卡們都拿出來練習,我應該...我應該....我應該....我應該趕緊把這些東西都生出來,這樣才能繼續move on。

一定是我還不夠資格,所以我還不行。不夠資格進行一對一諮詢,不夠資格讓人說我夠格,不夠具備專業資格所以不夠格,作品不夠成熟所以也只能拍自娛娛人的陽春影片,這種影片也敢分享,太自以為是了。

自我懷疑是反覆出沒的鬼怪

被自我懷疑擊垮就真的不用玩了,我可以準備收拾細軟回到以前的小房間裡去舔舐自己的傷口,但根本這些傷口都是自己拿刀揮舞成傷的。如果非要等到他人的肯定才能證明我的能力,而不是我自己肯定自己,那我也太受他人所左右了吧! 我的人生為什麼要交給他人來評斷,我的人生是否完滿,是只有我才有資格去說。

如果都得等到很厲害才能開始,那就是永遠都不可能等到這一天。

因為你不開始,就無法累積,無法累積,就無法修正跟進步,那要怎麼成為自己眼中的厲害?! 永遠都是腦袋中的空想,等到垂垂老矣那天,才跟著身邊的人說,要是當年如何如何,如今也就會如何如何。 沒有當年,就是當下。

我的影片陽春,但我目的就是要在疫情之際,搏君一笑,有觀眾笑了,這影片就成了。如果沒有觀眾笑,其實我們在拍的過程,我們已經笑得很開心,看著影片我們依舊會哈哈大笑,你說是自溺,我說我喜愛欣賞著我們一起共創誕生的孩子,就像我喜歡我每一篇寫的文字,那都是我真心真意的作品。

我的影片不專業,但我不從陽春開始,我永遠到不了專業的程度;我非本科生,我不懂,但我學習,我練習,我嘗試,我不羞愧的讓人看見,終有一天,我也能有專業的團隊一起拍成專業的影片。老實說,有錢就能找到專業團隊來做專業影片,但這個學習嘗試的過程,是屬於我自己的歷程,我的摸索,我的學習,我的成長,我的寶藏。

我從來不想成為權威者,我喜歡平起平坐舒服自在的對話,當成為了所謂的專家,這距離就遠了,人們來到面前,回到階級模式,無法輕鬆自在地展現自我。我深信生命來自於心,關於大腦的事,有更多領域內的專業人士可以解惑回應,但我擅長的是心的連結與感受。或許這就命定了我無法荷包滿盈,可我希望這能量與力量從心出發。

自我懷疑是反覆出沒的鬼怪,卻也更加分辨釐清堅定自己的路。

想通透了之後,我的心豁然開朗,我也從低谷深淵爬起,重新剛強站立。

我知道自己是誰,我想給予什麼,我要往哪裡去,我的人生我做主。

我是我自己的生涯設計師。


【不上班的生活】不只是職涯的生涯設計課

【不上班的生活】在家可以玩什麼?

致:那个正在怀疑人生的你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