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 篇作品累積創作 3356 
Hsiang

死掉不是脆弱,活著未必堅強:是枝裕和《幻之光》

其實我是能懂的,死亡對一個生命體的迷魅之處,黑暗的東西躲藏在光源的來向,突然就變得無邪誘人了。有好幾次在夜晚過馬路的時候,也常感覺靜止的車燈在招引著我,好像在說:很多你去不了的地方,我能帶你前往。與其說是莫名其妙地自殺了,不如說是靈魂想去的那個地方,肉體已經無法阻止。

34
Hsiang

所有東西都是偷來的,只有羈絆是自己建立的:是枝裕和《小偷家族》

成為父親之後的是枝裕和處理家庭關係的主題,少了年輕時的批判力道,但這不妨礙他繼續說一個好故事。《小偷家族》以一種非典型的家庭組成去探討「家之所以為家」的基本要件,這個家裡所有眼見的、具象的物質或關聯都是偷來的,只有羈絆是他們自己建立的,對照是枝裕和以往與親情有關的作品,《小偷家族...

Hsiang

不踏實的船

遊輪之旅,聽起來氣派奢華,《鐵達尼號》中富麗堂皇的畫面不免竄入腦中,然而一上船,甫離岸,那些美妙的幻想便如船頭的浪花,燦爛僅有一瞬,隨即破碎。四天的航行,除了上岸觀光的時間之外,多數時候,我觀察自己和船上的旅客,便與那種團進團出、令人生厭的觀光客無異,從早到晚被餵養一種「山寨的」...

Hsiang

行星逆行的功課

水逆期間一直不斷在路上遇到很久沒見的朋友,聽到不少傷心事,差點懷疑自己是瘟神。有人說水星一年逆行三、四次,一次歷時近一個月,人生豈不是總在衰。但水逆的意義不是讓日子難過,而是清理。生活是潮汐,一直積累的,無論好壞,總有一天會被帶走,只是時間早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