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宇軒~獨立記者、攝影

曾任職主流媒體、獨立媒體、 NGO 與國會助理,目前回歸校園進修,並與媒體合作從事新聞採訪,包括文字與攝影。| FB:https://www.facebook.com/hoyuhsuantw/ |IG: https://www.instagram.com/hoyuhsuantw/

【時論】從韓國瑜的反罷免「蓋牌」策略,再看罷免法「簡單多數決」修正

發布於
本文寫於2020/5/22,罷免投票舉辦前。
韓國瑜在確定被罷免時的記者會上,向市府團隊致意。(何宇軒攝,2020/6/6)

面對即將到來的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日前以感性的影片,呼籲支持者「不要出來投票」。然而,以一個「正常」應對罷免的策略而言,這是非常奇怪的舉動,因為罷免法修正之後,成立門檻是看整體選舉人數而不是投票人數;換言之,在以往的制度,只要不出來投票,就會讓罷免案過不了投票率門檻而失敗;但在修法之後,「反對的人只要不投票就好」的策略,早已行不通了。

也因此,多項評論也指出,此舉就是在「蓋牌」,類似韓國瑜選總統時,故意呼籲支持者在接到民調電話時,要回答支持蔡英文的手法,如此更能讓意圖投下贊成罷免票的民眾曝光,形同強迫亮票;而高雄民政局長曹桓榮更在Line群組中表示「要讓出來投票的人有壓力」。

在此,或許可以再重新討論一下「簡單多數決」制度。簡單多數決是當時第9屆立法院在修罷免法時,由時代力量提出的方案,但最後未通過。目前通過的罷免法,有一項門檻是必須達到選舉人數的25%,而若採簡單多數決,則沒有這項門檻,只要同意罷免票數比不同意多,就達成罷免。

反對簡單多數決的意見,最常提到的案例,就是時代力量立法委員黃國昌面臨罷免時,最後是「同意票高於不同意,但未達到25%門檻」的結果。有論者認為,假若當時依照時代力量的主張通過簡單多數決,則黃國昌已被罷免成功。

然而從韓國瑜這次例子可以看出,選制不同,則選民心態也會不一樣;黃國昌罷免案當時,也是一堆人認為「不用去投啦,反正不會過」;直到今天,也還是一堆人以為,投票率門檻是看實際投票人數。所以說黃國昌會不會被簡單多數決罷免,其實還很難說。因為我們無從得知,假如反對罷免的選民都認知到,「如果不出來投票,黃國昌是真的很有可能被罷免的」的情況下,而都出來投票時,結果是否會不同。

當然對於簡單多數決,也有論者認為是考量到政局安定性、以及罷免同意選民的動員能力通常大於反對的政治現實。只是修法當時好像還真的沒人討論到,萬一罷免當事人呼籲支持者不出來投票,會讓另一方被強迫亮票的情況。只能說韓國瑜在某方面真的很有天賦,他總是能提出各種反民主的新奇點子,每一項都能成為政治研究的教材。

總結來說,制度應該是中立的,並不是你支持、反對的政治人物是否會被罷免,就覺得這個罷免制度是好或不好。而目前這個制度,很明顯就會讓某一方有條件能採取消極應對的策略。但這對於選民的公民教育、讓選民認知到「罷免就是一項公民權利與義務」方面,目前的制度是沒有幫助的。

話說回來,別說一般民眾了,就連號稱「質報」的聯合報,主筆室批判高鐵推出的優惠,竟認為高鐵促銷期間橫跨罷免投票日,是為了支持罷免韓國瑜;先不論這邏輯本身多麼可笑,重點是聯合報社論把行使憲法賦予的公民權利說成是選民甘願被操弄,這種反民主的論調,又要讓我們如何期待媒體做到甚麼公民教育呢?但這又是另一個話題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