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宇軒~獨立記者、攝影

曾任職主流媒體、獨立媒體、 NGO 與國會助理,目前回歸校園進修,並與媒體合作從事新聞採訪,包括文字與攝影。| FB:https://www.facebook.com/hoyuhsuantw/ |IG: https://www.instagram.com/hoyuhsuantw/

【壹週刊】主導原民傳統領域政策轉彎 張景森再陷風暴

發布於
(文、圖/何宇軒,本文原刊登於2017/3/16壹週刊)在各種轉型正義的討論中,原住民族遭侵奪的歷史,一直未受到民進黨政府以及輿論同等重視。而日前原民會對「傳統領域」認定引發的爭議,被在野黨立委譴責圖利財團、族人上街抗議。而本刊調查發現,在辦法訂立過程中,造成政策轉彎、將私人土地排除在傳統領域外的始作俑者,其實就是政務委員張景森。
馬躍﹒比吼在凱道抗議《原住民族土地劃設辦法》。

二月十四日,原住民族委員會公布了《原住民族土地劃設辦法》,將私人土地排除在傳統領域外,而僅包含公有地。由於此一作法,將使得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土地變得破碎,無法完整復原祭儀場所、獵區等空間,因而引發原住民團體強烈抗議。原住民族電視台前台長馬躍﹒比吼、歌手巴奈等人,都在凱道搭帳棚抗議至今近三周,要求政府撤回錯誤政策。

《原住民族土地劃設辦法》到底侵害了原住民哪些權益?根據《原基法》,在傳統領域進行土地開發、資源利用、生態保育及學術研究等活動時,應諮商並取得原住民族或部落同意或參與,原住民得分享相關利益等。一開始原民會並未把私人土地排除在傳統領域外,但原民會後來政策轉彎,將私人土地排除在傳統領域之外,如此一來,財團在進行大型開發案時,就可以躲過原住民部落的同意,因此被認為圖利財團。

依官方二○○二年統計,原住民傳統領域約有一百八十萬公頃,相當半個台灣,其中公有地佔八十萬公頃,《劃設辦法》一公布,等於讓原住民喪失了一百萬公頃的傳統領域。

那《劃設辦法》制定過程,到底是哪裡有問題?原住民運動粉專「成人之路」表示,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張景森,曾在去年十一月七日召開「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會議,出席單位有內政部、國防部、原民會等單位。原運團體質疑,從會議記錄看來,一開始原民會並未把私人土地排除在傳統領域外,沒想到,當天會議開完後,原民會就政策大轉彎。

而根據本刊掌握到的消息,讓原民會政策轉彎的,就是向來爭議不斷的政務委員張景森。

對此,張景森接受本刊查證時,以簡訊回應,「我是有這樣的主張,也願意承擔這個責任」,他強調,原住民的傳統領域歷史上經常變遷,到底要用什麼年代做基準,用什麼證據來證明,在技術上本就很困難。所以他才會提出初期不劃入私人土地的建議,並成為會議結論。張景森也強調,「這是務實進步的做法,不知道那些罵我的人,還有什麼更好的做法?」

雖然張景森大方承認,但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面對本刊查證時,未證實將私人土地排除是張景森的意見,僅回應「會議本來就是集思廣益」,反而啟人疑竇。

不論政策轉彎是原民會主導,或是張景森下指導棋,原民團體至今仍不願退讓。

反對《劃設辦法》的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強調:「知情同意權,是一種惡鄰居條款,更是社會正義的問題」,一個大型開發,可能會影響附近居民生活、帶來吵雜、汙染環境,所以必須尊重居民。若《劃設辦法》排除私人土地,對財團有利。

高潞.以用指出,傳統領域與財產權是不同層次的概念,它表示了原住民傳統的文化、生態領域,例如祖先從事農耕、祭儀的範圍,意義有點類似「主權」。高潞舉例,「你擁有的土地在國家主權範圍內,難道你的財產權就因此被剝奪了嗎?」

在凱道搭帳棚抗議近三週的馬躍﹒比吼也質疑,「官方其實很清楚真正的爭執點在於知情同意權,而不是財產權,官方立這個辦法,根本就是要幫財團開發解套。」

事實上,在民進黨內部,立委也有不同看法。原住民立委陳瑩在第一時間就表示不能接受,丈夫是原住民的蘇巧慧也投書媒體,批評《劃設辦法》若自行限縮為公有土地,不但不妥,也有違法之虞。

Kolas Yokata

不分區原住民立委Kolas Yokata(谷辣斯﹒尤達卡),則支持《劃設辦法》;她強調,原住民的終極目標是自治,所以必須拿回土地實質管理權,「若只能被動行使知情同意權而無法利用,傳統領域就只是為畫而畫而已」;今天《劃設辦法》不是終點,她的最終目標就是具體取得使用、處分、計畫跟管理土地的權利,這才是真正的「還我土地」。

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也表示,《原基法》第二十一條對於人民財產影響的不是只有土地開發,還包括資源利用等項目也會受到限制,所以《劃設辦法》只能針對公有土地。

反對《劃設辦法》的原青陣成員Savungaz Valincinan(撒丰安)則認為,其實兩邊說法不在同一個層次上,今天原運團體對傳統領域的主張,就好比公寓大廈的管理公約,也就是在這塊土地的人,遵守在地族群的共同公約而已。

從正反雙方對《原基法》的解讀方式,到對於土地權利要主張到何種程度,都可以見到認知上的落差,原住民土地正義問題,雖然並非社會關注議題,而就在蔡英文向原住民族道歉半年多後的現在,《劃設辦法》重創部分原住民對蔡英文的信任,卻是不爭的事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