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封大廈、全民檢測:創意滿滿的管理層讓都巿耳目一新

OpenSea一周體驗!用NFTs把舊香港陸續上架!

《水底行走的人》:紀錄片導演怎樣拍攝一個極不合作的對象?

張子房

「陳安琪拍一齣有關黃仁逵的紀錄片」<~還蠻喜歡這一句的。
不過不太同意是戲弄或者搞局。紀錄片其中一種類型叫「參與型紀錄片」,並不掩飾導演的存在。而阿鬼因為和導演很熟,你會感覺到即使在鏡頭面前,他們都是朋友一般毫無掩飾地對談。

他們的身份是對等的,不等於說,作為藝術家的阿鬼的藝術觀念比較高因而教訓商業片的導演。反而是兩個人的創作理念的火花交流。從電影成品來看,導演把這些片段剪進去,其實是一種交流。畢竟作為導演,她大可以抹去自己的身影,純粹變成一套藝術家生平事跡。但正因為有她在場的畫面,那份阿鬼的咄咄逼人才顯現出來,那個場合才成立。反過來在理髮店向導演借錢,那才成立。

當然主角本身依然是藝術家本人。看完之後會愛上他。

推翻了極權之後,他們再推舉一個極權——《醫官同謀》

張子房

香港醫學界是普遍對外來醫護存在或多或少的偏見。例如近入海外醫生,醫學界是普遍持消極和負面態度。他們認為引入海外醫生必需考試,而為甚麼免試呢?因為大陸醫生在考試合格率未如政府預期。
我認識一位在重慶工作,香港實習的精神科醫師,她認為是香港行英制,重實務,而她所處的科系重研究。制度不同,考試過關的機會也低。
香港醫療霸權存在已久,莫說是醫生,連護士他們都覺得「應當是崇拜醫生」。病人他們也是瞧不起的,覺得病人之所以生病是沒有好好照護自己。我就不止一次被醫生訓斥,因為做文字工作,賺得少,導致思想不正面。醫生菁英主義非常普遍,但一般很難察覺,因為對民眾而言,醫生的專業神聖不可侵犯,很少質疑醫生的決定。
這也回歸到電影中為何會爆出驚人的反抗和示威的緣起。
關於醫療霸權可以另起一篇文章講。那些自以為高人一等的醫生,我認識的,已經全部移民了。我無意也沒有能力質疑任何人的專業。如果行文令你誤會我踩了你專業一腳,對不起,我不會道歉。乳滑與否,讀者自理。
提一件小事作結。
朋友出來工作之後(十年前)在上海買了一份醫療保險,保險公司每年送她來回機票,到香港驗身。同樣的驗身在上海各大醫院應該也可以做到。但不知為何,保險公司只承認他們連繫的幾家香港醫院的報告。明明成本比較貴。可能是商業決定吧。詳情可以向保險從業員查詢。

張子房

那要看該國人民的素養和關注點。電影裡是談醫療制度,因此讓觀眾有這樣的連結。至於現實是不是如此,則要找了解當地的人們詳細分析才知道了。

在我看來民主多半是民眾的情緒多於理性。就是愛呀XD (錯重點)

休克讀者的香港書展流水帳

張子房

未出社會時還常常想,不行,要改變這種風氣。
出社會之後,使盡了吃奶力不被風氣改變⋯⋯

澳門那攤偶爾都有一些神奇的刊物,值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