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子房
張子房

Sad but True

台籍同事隔離最後一天,北角佛堂確診武漢肺炎

台籍同事回台過年,返港後自行隔離十四天。雖然她所在的區域沒有感染個案,為安全計,她選擇home office——宿舍辦公。

上飛機前,她想給我們帶幾片口罩,卻不敢。台灣當局徹底執行「限罩令」,到機場前一天她想帶,聽到其他台籍同事過關經驗,就不敢了。

平常社區執法都懶洋洋的。這次口罩風波,跟非洲豬瘟一樣,台灣政府動了真架。

兩周只在員工宿舍出入,幸好三餐有人照顧。我笑說她還挺幸福,在台吃媽媽,在港吃老闆。

立場新聞

幸好她選擇宿舍辦公,就在昨天(2月22日),與她工作單位有交接的佛堂,一名老婦確診了。不過,明天她就要回公司上班,其他同事沒有沒出現在那個佛堂,不得而知。

社區炸彈數之不盡

朋友表姐抽中Dirty Team,高層警告她別回家休息,租酒店。但不要告訴酒店,自己是Dirty Team的一員,恐防酒店不讓她入住。

她心中充滿疑慮。若然酒店不知底蘊,沒有防備。酒店內又是中央冷氣,那麼自己就會成為人型病毒炸彈,病毒隨著她在社區裡、酒店內,肆無忌憚地遊走。

我其中一位老闆,過年後從廣州返港,不隔離,直接上班。公司同事奉他旨意home office,美其名是盛讚主子開恩,暗地裡為了避開老闆,怕受感染。

台籍同事工作的佛教團體,過半數法師來自大陸。年前返鄉,年後法會高峰其回港。儘管許多集體活動經已取消,但部份私人法會,繼續進行。出錢的功德主「勸喻」善信脫下口罩,場地灑淨乾淨,不會受到感染。

巧合的是,其中一個確診案例,距離法會場地不足一公里。

冷清蕭條的香港

台籍同事出關,逛了轉好久沒到過的街巿。巿面的情況讓她大開眼界。

「很難想像香港今時今日會這樣」
「台灣的作息都一切如常,正常返工」

今次政府防疫措施,有等於無。唯一做對了,是關閉圖書館、運動場等聚集公眾的場所。賽馬會投駐站停業,瞬間使我們的士氣飆至高峰。

天啊!作為香港唯一的合法賭博機構,賽馬會記託了多少打工仔畢生的希望。每周兩次的賽馬日,以及六合彩開彩時間,不能夠在投駐站內一起失望,是多麼殘酷的事情。

即便是SARS病毒那麼凶悍,香港巿面仍是馬照跑,卡拉OK照唱。政府如今要求公眾場所暫停服務,可是商家們仍然要繳付租金,成本沒有減少,怎麼可能?

反而是小店鋪各施其謀。自行買口罩,做防備有之,與員工協商者有之。不過聰明的老闆不多,這趟風暴,很快會倒一票人。

這兩次瘟疫我觀察到的事⋯

記得SARS那一年,我是學生。那年頭口罩的炒賣只在首三周發生,第一批炒口罩的人,早就發財。第二批跟風的,只能賣一般價錢。

當年口罩從未像今日大量缺貨,我記得自己從來沒買過口罩,好像是學校直接拿,或是在藥房走水貨的同學送我。忘了。總之不擔心口罩,乃至其他東西不夠。

福島核事故也盲搶過鹽呀!但有人會覺得食鹽將會短缺?何以今次大家都擔心「沒有」呢?

今時不同往日?抑或今時不如往日。

經濟不景,我也是蠻疑惑的。沙士時,倒閉的倒閉,減租的減租。酒樓倒了一家,隔十天半月,原址重開一家。同一個老闆,同一批員工。

物價急跌,一盒叉燒雙併飯,廿多元減至十元,一大盒可分兩餐。賣燒味的叔叔笑著說:「學生哥食多啲呀!」(年青人多吃點)

街巿買菜,十元兩斤,排骨十九元一斤。酒樓推出一蚊雞。各施奇謀。茶樓在大門口販賣點心,一律八元,便是那一年開始的。如今已發展成唐記包點等連鎖店營銷模式。

這一次則不見物價下跌,一點都沒有。吃一頓午飯,五十元跑不掉。按理說六月反送中運動至今肺炎襲港,怎麼都會掉一些吧!卻沒有。明顯減價吸引顧客的飲食業,是火鍋。

打邊爐,感染了幾個。

過年後兩周巿面蕭條是真的。深水埗黃金商場,全港最熱鬧的3C商場,空空如也,售貨員非但不阻止我玩滑鼠鍵盤,熱情得很地向我介紹產品。

樹記!吶,中環大班樓派專人去買腐竹腐皮的豆品店,常常排了超長的人龍。疫情期間,顧客疏落。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在樹記買東西排隊只需五分鐘。

危機四伏下重新活絡

直至20號的周末,巿面人流才算恢復。不過,疫情其實並沒有遠離。確診數字仍然上升。也許是我們熬不住了,渴望回到正常而緊湊的生活節奏。

坦白說,若然不是香港人經歷過SARS,警覺性極高,在過年前已提醒要戴上口罩。以香港這麼有利病毒傳播的客觀條件,人流極端密集,頻繁的國際交通,永不封關的執拗。早就變成第二個武漢。


民間著力自救。吃人血饅頭者,固然有。樂意派口罩,幫助他人者,亦甚多。關於企業的應對方式,恐怕要另文敘述。

我講這些話沒有任何客觀根據,純粹個人觀察。這些日子我並沒有少出門,也許不經意成為帶菌者也說不定。諷刺的是,一向濕冷多雨的春天,今年一反常態,天天天晴。室外卻是危機處處,尤如一個透明的病毒實驗室。

台籍同事復工,問她是否擔心感染。宗教界別圈子小。信徒從周末在甲道場,周日去乙道場,交叉感染機會甚高。部份是由深圳過來,國家政策對宗教不友善,來港參加法會是他們周末節目。

她有正信,信仰堅定,不迷信。說:

緣是逃不開,避不掉,由不得你。

信仰讓人心靈穩定些,平靜一點,沒辦法消滅病菌。科學治病,信仰安神,有些人認不清現實,才會覺得唸幾句經能消災解禍。為人為己,她寧願隔離,不敢冒險。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