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子房

Sad but True

關於移民的碎碎唸

發布於
「甚麼情況之下你會走?」 「哈,隨時走。十幾年前我就過一次,五六年前也走過一次。不過不成功而已。」我反問卡樂C,你這麼喜歡香港,每天跑到街上紀錄街影,你不會走吧?卡樂C的回答令我相當意外⋯⋯

「Diu!邊L個話移民之後唔洗做?去到其他國家,打工抽30~40%稅,而且沒有福利。退休生活沒保障。國家收入都要資產稅,連強積金都輸埋,留在香港可以過中產生活,我為甚麼要移民?」糾結於移民一事大半年,朋友肥灰每次打來,均會發現移民後新奇又嚴苛的政策,情緒大爆發。

他們選擇遷往加拿大,移民政策相對確定的國家。儘管他比較喜歡英美澳,考慮到這些國家的移民政策不確定,最終還是和大夫一樣,選擇去加拿大。

肥灰是半推半就地走,我和肥灰太是其中兩個最強力的推手。

走的條件

「你有沒有看Lok Cheung的youtube?」某日和卡樂C夜遊深水埗,他忽然問起我們都喜歡看的攝影頻道。主持人Lok Cheung告別香港的影片,後來沈旭輝也介紹過。

我喜歡Lok Cheung坦白,走,因為他認識的香港已不在了,因為香港很陌生。走也因為想去外國和朋友合體拍片。我喜歡他有話直說,而不是說要去打國際線,重建香港,保留實力,他人再戰,接擠手足,發展大香港共榮圈⋯⋯

身邊不乏專業人士打著國際線旗號移民。過去半年,盡量不給多太多批評 — — 因為他們未走。現在走光了,我想我也該說幾句心底話:

十幾年前我去台灣讀書,你們指責我逃避香港。早知道我說去打國際線啦!

幾年留學生活,累積了一些些東南亞人脈。我們都十年朋友了,大家都支持民主政府反對極權,關注大家健康生活。難道這些不是國際線嗎?你們現在才去打國際線?噢。加油。

不反對移民。人類本來就是遷移的動物,到處遊走,向世界不同地方探索,生活,本來就是很尋常不過的事情。反而定居在一處,違反人類本性。

不然我們就一直留在非洲啦!

只不過明明是怕國安法,怕安穩生活受政府干預。怕輸,直說便可,大家都懂。何必找個高尚的理由來掩飾中產難民的本質?我覺得Lok Cheung高尚得多,《致莎瑪:敘利亞家書》的人們高尚更多。

移民和難民只在一線之間。我的著眼點是走的動機。每個人都追求更好的生活環境,各自背景和條件不同,有些人為了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前往英語國家,有些人為了父母可安享晚年在中山置業,有些人為了愛而留在原地一起拼命捱。

香港是移民城巿,人來人往是常態。我只是純粹地,微小地,單純地,想問一句信誓旦旦好撚鐘意香港去打國際線的大家,其實你們會去做甚麼?

慣性與惡意

好爺的中學同學披頭,申請了南台灣一家私立大學碩士,九月赴台。知道我清楚南台灣情況,約我飲茶,了解風土人情。我建議他申請補助或找系上的工作,並且買一台機車方便移動。畢竟他升學的地方沒有公共交通。

「哇!比人影咗相仲得了?又申請補助,又買新車。擺到上Facebook公審!」披頭的令我十分錯愕。

「不會的,台灣人沒那麼閒。在台灣,他們甚少比較,自己有車,不會刻意挑剔誰的車比較新比較快,誰的補助比較多比較少。」我說。

披頭舉起了筷子:「時代不同啦!你讀書的時候還沒有Facebook(其實有),沒有智能手機(其實有),不似得現在甚麼都擺上網。會出事的。」

遊說四十五分鐘,失敗。我想,你繼續帶著香港人的惡意前去吧!畢業後,肯定也只會回來,不會留下。

兩年前學姐赴美升學,成功取得居留權,不回來了。卻經常Line我,美國哪裡排華了,美國哪裡不好;台灣不夠國際化,打疫苗要錢,非常不人道;香港好亂,新聞壞消息頻頻⋯⋯她在台讀書時受過苦,在香港又被歧視,好不容易去到美國,看任何事物都懷有惡意。

這份惡意是雙重。香港人看事情本來就很負面,單單吃飯這麼小的事情,常常聽到人講:好貴,不值這麼多錢。而且經常拿著香港的標準量度其他地方。我自己也免不了,在台灣時完全無法接受警察的苟且和公務員得過且過,口裡常說:

香港唔會咁。

(「香港不會這樣」,可惜那只是少不更事的天真。)

第二重是個人機遇。即使那個地方人人讚好,亦不代表自己會遇到好人好事。像我和學姐不同,我多次被台灣人救回了小命,反而自己虧欠他們甚多。學姐則被教友們背叛,差點要放棄學業。

今天我們發現世界各地,好像都挺歡迎香港人移民。然而,香港人不喜歡融入他人社會,一兩個人的小家庭還好,被逼。一大批人移民,圍成自己的小圈圈,勢必與當地既有文化造成衝突。取長補短,需要強大社會領袖帶領,並不容易。

勝者變為敗者

「甚麼情況之下你會走?」

「哈,隨時走。十幾年前我就過一次,五六年前也走過一次。不過不成功而已。」我是堅定的離開派,從小到大都不喜歡香港。嘛,香港也沒有喜歡我啦,留在香港唯一原因是容易找工作。去到外國,找不到工作等如餓死。兩次失敗的原因都因為找不到工作。

關於我討厭香港的原因,已經寫了數千字。等我真正離開之時,才公告。不過,討厭歸討厭,香港討生較其他地方容易,而且速食文化使得我練習了許多技能,將來大概以此糊口不成問題。何況,每個地方都不完美,我不想帶著怨恨離開。我想全心全意享受遷移的樂趣。

因應氣候不同,文化不同,每個國家都有各自的生活體驗。比如飲食,叉燒在香港、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味道就完全不相同。同樣是廣東話,為甚麼香港人講「向前行」,KL人會講「直直走」?這些,不是都很有趣嗎?

我反問卡樂C,你這麼喜歡香港,每天跑到街上紀錄街影,你不會走吧?

「我唔鐘意香港,我鐘意日本。不,我喜歡以前的香港。」卡樂C的話令我頗為意外:「當我把香港所有東西紀綠完畢,我就會走。」

好多人留在一個地方不走,只是過得太過安逸。年輕時他們幸運,扶搖直上,累積相當的財富,社會承認他們的才能,在制度扶持下獲得勝利。有勝利者自然在失敗者,失敗者等待反撲已久。如今的社會現況,只不過是昔日的勝利者變成今日的失敗者而已。

為了避免失敗,最簡單的方法是去到另一個和原本的地方,制度差不多的地方,重複過去的成功,享受制度帶來的紅利。不必思考制度本身是否符合正義共善,順理成章把那些走不到的人,打造成新一代的失敗者:叫咗你走,叫咗你學好啲英文⋯⋯諸如此類。

講一套做一套

如今,大家習慣把去與留,掛勾是否愛香港。未免情緒勒索了。如果你能夠接受「愛一個人最好是放開他」的想法,那麼讓香港自生自滅無眼屎乾淨盲,豈不是愛的表現?

我單純地討厭大家心裡一套,口裡一套,手裡又是另一套。如火如塗地辦理移民,口裡說很愛香港但是被外來者搞壞了沒辦法,心裡是害怕自己往後無法沾染經濟利益。

還有一套理論覺得,留在香港不理政治,可以維持現今中產生活。喂,這就是我們上一代人犯下的錯誤,以為賺錢不理政治,可以換取永世安寧。後果不是已經很明確了嗎?你容許一小撮人擁有控制你個人生活的權力,而你無從異議。最終連自己生活方式都失去。

某日和添Sir聊天,他期望移居加拿大後,小朋友可以遊歷美洲和歐洲:「眼界會比我寬很多。」我反白眼,大佬你月薪三萬,累積了十年財富,每年寒暑二假,十年來難道沒出過世界開眼界嗎?何以把自己沒有做的事情安放在下一代身上?再探問下去,才發現他本人不想看世界,只想要經歷紅利。這才是真相。

移民與否的重點從來不在於道德與否,去哪裡獲得紅利。而在於個人在追求的生活和人生。本來每個人的追求都不一樣,應當尊重,很可惜香港從來是個思想單一,而且要求其他人跟同樣地思想單一。

我們辭職一定不能說老闆衰,工作差,環境不好,與自己性格不合。一定要講:影響身體。因為這是唯一其他人會接受的理由。但明明工作的環境本身就很主觀,我主觀地不喜歡這份工作,為何不能成為理由?

同樣地,我主觀地認為去到外國,能過上悠閒生活,不用每天為交租供樓,耗盡精氣神。小孩仔不必受沉重的考試壓力,快樂成長,過上真正開心的童年⋯⋯這些都是理由,又何必一句指罵:你走即是你放棄香港,你不是香港人!

拜託!甚麼年代了?如今的世代不再是遠古,交通發達人類文明。除非地球暖化香港陸沉,不然將來的世界,必然是這裡待一陣子,那裡住一陣子。放棄或不放棄也挺奇怪,難道你走了之後,一輩子不再講廣東話,不再用中文,不再與親友聯繫,不再看香港資訊和新聞?如果能做到,才算是放棄吧?

走了,放棄香港,從此決絕,倒也不算甚麼。走了,還要每天香港前香港後,香港好外國差,在網絡上發表對現實無推動力的言論,要求香港人課金,一旦不課金,或者收入少,立即質疑聽眾讀者的愛港之心。我人微言輕,也只能夠警剔自己,不要成為心裡想一套,口裡說一套,手裡做一套的,三刀兩面的人。


==============================

每周一則城巿故事。
突破點對點的生活模式;
邁開腳步,劃出舒適的平面。
🇫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eetnwalk/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meet.walk/
Ⓜ️eWe|https://bit.ly/34U9TYu
🅿atreon|https://www.patreon.com/meetnalk
🌐|https://meetnwalk.wordpress.com/
Others|https://linktr.ee/housescheung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朋友向我訴說移民之苦,我乘機拐走了他的PS4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