蘆薈之死
蘆薈之死

養不活houseplant,卻夢想植樹種菜養雞。

滯留日記

滯留一日日疊加,在焦慮,瘋狂找出路,更大的焦慮中惡性循環,根本不能至少把這經歷記錄下來。眼看要憋夠整月,窮途末路,心灰意冷,反倒可以督促自己動筆了。

看到拖延了兩年的畢業終於要降臨的曙光,我便買好了返家的機票,彼時,票雖不便宜,但總歸不是天價。等待期盼中同時感傷地告別,竟也能和對此地壓不住的抱怨厭煩化干戈為玉帛。2月尾聲時,國內疫情勢如破竹,飛機熔斷取消信息頻頻傳來,時刻惴惴,擔心下一個就是自己。果不其然。在還有10天起飛時,取消噩耗砸下來。

國航的售票系統在7月前一片空白,怎麼辦。群裡經過此類陣仗的老手不緊不慢,候補,等待,現熔斷中另一家航空公司五月復航,到時再搶票。可是,還有兩個月才是五月呀。摯愛離開,獨自一人,被分離焦慮症折磨的我根本無力撐到五月。對比衡量多方咨詢,改簽去了4月末從南方古城出發,心裡盤算著早些過去,就能衝出睹物思人的旋渦。

獲得當地使館允許後,找短租,看機票,心情瞬間輕快許多,甚至還自我復工了幾日,手頭的活計小有進展。然舒暢的日子真僅有幾日而已。頻繁的臨時取消,幾百海外歸國人員被困;國內疫情絲毫沒見好轉,倒有向反方向高歌猛進的架勢;歐洲一個接一個國家宣佈解除限制,再沒幾日,大流行在實操層面就算過去式了。數座大山壓頂,誰能倖免於焦慮?恨不能時刻抱著手機刷新消息,一頭鑽進了「我要回家」的牛角尖,在狂風暴雨的消極情緒中無助哭喊。突然那麼一瞬間,我意識到,自己怕是已經失去力挽狂瀾的心靈力量;告別了抗抑鬱焦慮藥的六年後,拖著自己軟癱的身心,我預約了精神科醫生。

藥能幫上忙,就還有挺過來的希望。疫情三年,一年難過一年,大概唯有躺平才能和糟糕的世界和解,繼續苟延殘喘。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