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不封侯

设计各类工具的不知名产品经理,产品与生活手记。

生活手记:与本能和情绪共处

老实说,这个主题的想法我是从第一次滑雪的时候萌生的。

2015年,人生第一次滑雪,去的前一天晚上看了一个小时的线上教程,理论知识储备似乎很快完成,第二天,从最初级的赛道开始,脑海里又模拟了一次教程要点,一溜烟就下去了,一次成功。当然,滑雪并不是一件我觉得值得讲述的事情,而是滑雪过程中第一次让我切身感受到了强烈的“与本能的拉扯”,因为,开始进入滑雪道,速度就会提升,一旦速度提升,身体会本能后仰,而只要后仰就会摔倒,如果想入门成功,仅仅只需要克制住身体的本能后仰就可以,剩下的就可以遵守前一天的线上教程。

而当一天时间突破初中级赛道,站在中高级赛道的时候,一开始还是败给了本能,不管同事如何讲解,本能会让我经过偏中高级赛道的时候,所有的知识变得无用,战战栗栗,恍恍惚惚,最后是在几个同事的一起鼓励下才真正克服,这个感觉就像一下子进入了新的台阶。

我不是什么生物学家,也无法客观描述什么是本能,但是滑雪给我带来的“挑战本能” 的感受和经验逐渐在很多事情上得到模式验证。就像评分很高而且我经常喜欢引用的两本书《思考,快与慢》以及《象与骑象人》,大概可以理解为如何协调理性的决策与潜意识里的本能的冲突,我们会碰到很多类似的场景。

油然而生的防御心理

我在之前的文章里分享过日常工作与生活想法诞生全过程,按照道德制高点的原则,每个想法都值得放在阳光下接受众人的检验和审视,但是,这个过程看上去冠冕堂皇,实则每一步都在挑战人性。我自己经常喜欢在我的 iPad 上将大概的想法涂涂画画一遍,然后碰到合适的人就讲一次,收集反馈,之后重新调整和优化。这种思路迭代的过程里,如果是表扬还好,如果是批评或反对,我们几乎可以瞬间感受到一种抵到嗓子眼的防御情绪,开始不那么想听对方说下去,开始寻找反击点,开始挑剔对方话语里的每一个缺陷,开始怀疑对方批评是否带有额外的目的,甚至开始怀疑这个人的工作能力、品行以及人格,语调越来越高,情绪也愈发高昂,表述的语句带有越来越多的攻击性。

这样的对话在日常工作里比比皆是,但是,我们依然需要强迫自己将思路放在“众目睽睽下”接受审视,从理性来讲,这是一个想法完善的必经之路,是保持头脑开放的“外部代价”,每次接受完“拷问”,像是经历了一场历练。

需要了解,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精准表述自己的观点而不引发他人情绪上的敌对,跟我们对话的人也是,这种表达的素养需要有意识的练习。

从介入到产品设计相关工作开始,我一直默默在引导自己放慢说话的语速,这个方法很有效,外在的调整可以给本能情绪很大的暗示,也可以不反过来激发对方的防御心理,让对话继续进行下去。不管对话过程有多么起伏,我们不能忘记最初的目的:广泛征求建议,和少数人商量,最后一个人做出的决定可以达到最佳实践。

学会认错

我跟合作过的人也沟通过,为了找到最佳的结果,我是可以被说服的,对某个版本的描述进行认错不是一次两次。我的理解里,死不认错只有一种情况下是刚需,那就是电视剧里用来推进剧情的发展,但是,认错是一个本能上会造成不愉快的行为,大部分的日常生活里,我看到过自己以及很多遇到的人,总是会不自主进入辩护模式,强行圆场,打太极,利用我们所知晓的各种逻辑谬误,将事情“掰正”,坚决不认错,最后将事情带到不可预知的岔路中。

自我辩护的原动力,即导致人们将自己的行动和决策(尤其是错误的行动和决策)合理化的力量,是一种令人不愉快的感受,费斯廷格称之为“认知失调”。认知失调是一种紧张冲突的状态,无论何时只要某个人同时拥有心理上不一致的两种认知(想法、态度、信念、意见),就会出现这种状态。   《谁会认错》

而且,每一个谎言需要更多谎言来掩盖,徒增生活的负担。最简单的思考逻辑是,认错可以理解为一种及时止损,简化日常需要维护的假象,也让事情不再将错就错,继续寻找真理。

怀才不遇?

怀才不遇算不算一种本能呢?我觉得,是算的,因为一旦认定自己怀才不遇,这是一个很好的情绪和故事,可以吸引更多人关注,可以被更多人理解。但怀才不遇的根源在于,将自己的一切现状诉诸于他人,一定程度而言,忘却了自主性。在《被讨厌的勇气》这本小书里,可以看到作者自始至终的一个观点,理性上要拆开自己和他人的边界,同时,将自己置身于更大的共同体里,可以有更多的选择,这个世界还是很大的,如果加上互联网的话,就更不可预知了。

开始一件事的黑暗15分钟

这是一个时间管理的小的总结,每次当我们在用各种 GTD 时间管理软件规划自己的生活引导自己开始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只需要知晓一个要点,其实,人都很懒散,不想开始任何事情,说服自己就像跟流氓谈文明,不如直接开始,一般进行超过15分钟的时候就会进入一种做事情的持续状态,直到把事情做完,这就是需要突破本能的“黎明前的黑暗”。

了解自己是挑战本能的突破口

生活中有很多类似的原来由本能与情绪主导的场景,无法一一列举,我自己经常会把那些犯错的点记录下来,用来提醒自己,“自省能力”是对抗本能与情绪的意识觉醒,当我们可以把那些无意识做出的决策放到太阳下审视时,就像我们一开始提到的被审视的观点一样,最终可以找到一个替换本能的更好的理性模式。

像很多心理书籍或者文章里提到的那样,情绪像一架马车或者骑着的大象,虽然日常事务的推进都是马车在带路,但是我们可以引导走什么样的路,走得快还是走得慢,甚至更换马车的某个零件。

当然,不奢求“觉醒”即带来改变,挑战本能的底气在于,对自己有多了解,或者就像我们经常对恋人或者朋友的戏谑,“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反应”。引导或挑战本能的最终目的是达到一种自选择处理事务方式的自由,不再由情绪使然,或者不用总是悔不该当初,这大概是成人世界的乐趣和成就感所在。

或者就像现在写文章这件事情,据我每次的观察自己,写作的想法都产生于不相干的事情,这让我无比珍视那些一闪而过的无用想法,只要有想法,不批判,先记下来再说。另外,写作是可以让我快速安静且回归积极状态的方式之一,有了这样的自我认知,如果情绪烦躁,那么回归正常的方式,就是与自己深入对话,挑出之前记录的一个想法,开始撰写,度过15分钟的黑暗时间,就可以完成一次酣畅淋漓的表达。

也有一种写文章的情形是,学会利用自己的本能情绪,一时兴起,头脑里开始对这个想法止不住的思路涌现时,不需要思考,跟随情绪,放下其他事情,一口气写完,不停歇,就像现在。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