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时刻

走过路过,游过玩过,品过尝过,思过想过,一笔带过。

巴克兰斯,落日海滩

發布於

《新西兰游记:再探天涯之外》之5

黄昏时分,我们来到巴克兰斯海滩(Bucklands Beach)。这个海滩不是很大,但名称够“洋气”,似乎很有名气那样。实际上,在奥克兰,这个海滩其实并非很有名,只是离我们在的住处较近,更确切地说,是距我们住处最近的一处可以看日落的海滩。

巴克兰斯海滩在一个突出的细长形半岛的西侧。那半岛像一只手指,轻轻地伸出,探入海里,像是要试探海水的深度和温度那样。半岛的西边是一个细长弯曲的海湾,海湾之外的远处就是奥克兰市区。站在海滩上,如果仔细遥望,可以见到市区里那个南半球最高的建筑,那个头顶尖尖地指向天空的天空塔(Sky Tower)。

和大纽村的其他地方一样,巴克兰斯海滩也有一段不算非常悠久却也并不短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十五世纪。据说,早在欧洲人移民新西兰之前,这里是毛利人一个部落的领地。虽说今天这里是供游人漫步的非常清幽恬静的地方,但从前的岁月里,这里曾经是毛利部落间争夺地盘和势力范围的残酷战场。在十九世纪前半业,毛利部落间发生了著名的“毛瑟枪战争”(Musket Wars),曾使得这处海滩变成无人涉足的荒僻之地。后来,包括这片海滩在内约为160平方公里的广阔土地,被一位欧洲移民花费了约九百多英镑的物品和现金买下来。再后来,大部分土地被殖民政府占有,然后分成小块卖出。在十九世纪中叶,一位有21个孩子的名叫阿尔弗雷德·巴克兰德(Alfred Buckland)的成功富商买下了海滩,用作农牧场。海滩的名字,正是依据他的家族姓氏命名。

半岛的最尖端,已经开辟成一个高尔夫球场,因而游人可以漫步的海滩并不是很长,仅一公里多,慢行二三十分钟就要回头了。海滩岸边道路的另一边,是各式二层楼的建筑,有普通住宅,有像是小型的汽车旅馆,也有不少是餐厅、酒吧。有情调的游人可以坐在开放的餐馆凉台上或庭院前,一边饮酒或吃冰淇淋,一边欣赏日落黄昏的海湾景色。

我们沿着海滩漫步,看着太阳在慢慢下落。我们是在等待太阳落入地平线的那一刻。偶尔抬头见到路对面是一家小餐馆。不大的房屋却有大幅的玻璃门窗,屋前的木质地台上,摆满了桌椅。最有特色的是,在屋檐下装饰着一个红白相间的救生圈,使得整个餐馆酒吧像是一条船,海洋的风味十足。这间小餐馆还起了一个很恰当又应景的名字:日落餐吧(Sunset Restaurant & Bar)。这名称的浪漫情调更加强了我们对日落景象的期待。

西边天空那颗热烈的火球,正慢慢接近海湾对岸的地平线。遥远处,奥克兰市区的高楼完全隐约于无形中了。而当夕阳躲进几条靠近地平线的长长的云彩后面时,西方天空被染成一片金黄,同时,变幻的云彩似乎在天空上形成了另一座更加遥远缥缈的城市,也比地面上的更加堂皇壮丽,再加之海面上闪烁摇荡的金光,让人不禁产生无限的遐想。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加拿大知名女作家露西·莫德·蒙格玛丽(Lucy Maud Montgomery),曾有一首描绘海上日落的诗歌,对日落时的天空充满想象,而她对海湾上的日落之感触,也让我有些许同感。她的诗如下:

一座壮丽的城市,远远
建在斑驳的天空
装饰着绯红的旗帜,护卫有闪烁的星
在水晶般的暮色中
霞光环绕港湾
喜悦的波涛在峡口涌动

失去光辉之国度的城市
在狂喜的的海洋之上
现今迷失于月白色的迷蒙
和诡异的乐声中
迅乎闪现而让我们销魂的
是乳白玻璃塔和天堂般的圣宫

若有珍珠装饰桨橹的神秘舟船
和有懂魔法的舵手
将会引导我们到诱惑之岸
和那云中的小岛
我们便可靠岸到达那闪光的入口
内里有永恒的愉悦,徘徊着美妙的梦幻

但我们只能用渴望的目光凝视
那遥远闪光的乐园
那仙女云集的天界
在暗色的水域之上
直到夜风徐徐吹岸
西方天际只余暮色灰黄散淡

这位加拿大作家蒙格玛丽,代表作品是《绿山墙的安妮》,使得她曾经住过的一座绿山墙的农舍,成为了这世界上她的许多书迷心中的一处圣地。我没法完全领略她诗中所表达的奥秘,也不能完全了解她对日落时云影的想象和漫游的心绪所往,但我相信,通常人们看夕阳落日时,都会产生奇特的想象,也会产生特殊的向往,而蒙格玛丽诗中对彼岸那遥远天堂乐园的向往必是最具代表性的。至少我是这样认为。

我们只是偶尔来海边看日落,自然会有许多美好的遐想。每日在这片海滩上漫步、在海滩旁的酒吧前饮酒的人们,也许天天看日落,日复一日,很可能已厌倦或麻木,不再对落日产生任何遐想了。不过,即使没有遐想和向往,对着如此开阔而又色彩如此丰富、云影不停变幻的景致,也会有某种回忆,某种思念吧?

歌咏日落的诗歌数不胜数,其中表达的各种情绪也是难以归类汇总。例如,我在网上见到有一位不甚知名的作者Rowan Darcy,前年写的一首《寂静的日落》(Silent Sunset)英文诗,就抒发了一种特别的感情:

日落,是美丽的东西,浸润着神秘
而且,它还是最悲伤的事,当心中充满回忆
湿淋淋的落日,浸透泪水
那下落,似乎漫漫无尽
寂静的落日,牵着我的手,带我下去相会,与你。

看来,这位作者看着落日时心情悲伤,似乎是想起了逝去的情人。我漫步海滩,看日落,并无悲伤,因而与这位作者无共鸣,只是简单地欣赏一下有丰富感情色彩的诗歌。

中国古诗词中最有名的咏叹落日的诗句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同样是日落景象,同样是色彩丰富而变幻无端的场景,在不同的人心中,会唤起不同的思绪。

无论何种思绪,日落风景,总是有最强的感染力,唤起最深层的感情,即使是感情已经有些麻木的人,尤其是海边的日落。因此,巴克兰斯海滩,或许应该是纽村奥城感情最集中的地方吧?

摄于2016.12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来到大纽村,观景看风情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