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时刻

走过路过,游过玩过,品过尝过,思过想过,一笔带过。

炫目的湖光

新西兰四面临海,有着众多优美壮阔的海景,同时又有许多内陆湖泊,湖山景色更是纯净绝美、摄人心魄,令人流连忘返。

据统计,新西兰有三千八百多个湖泊,其中面积在10平方公里以上的湖泊有41个。从湖泊的成因和分布情况来看,新西兰北岛主要是火山湖,南岛则多是冰川湖。新西兰冰川湖泊的形成大都是在一万五千年前的最后冰川期。冰川流淌对流过的地形侵蚀和刨蚀而产生深深的槽谷,再有冰碛物堵塞谷口,在冰川期结束后,冰川大幅度融化消退,从而形成冰川堰塞湖。

由于新西兰南岛仍有冰川存在,冰川融水依然持续注入湖泊,使得这些冰川湖呈现出梦幻般的色调,与荒原和雪山一同构成令人陶醉的湖山景观。我们在南岛自驾游途中见到的瓦卡蒂普湖和瓦纳卡湖都是景色极为优美的冰川湖。在南岛所有冰川湖中,普卡基湖(Lake Pukaki)是最为独特、最为靓丽的,宛若仙山里最为晶莹璀璨的蓝宝石,又如夏夜星空中最明亮的那颗星,其他的星辰都因她的存在而黯然失色。实际上,我们从谷歌卫星地图上,也可看到普卡基湖的不同凡俗。

当我们还在路途上时,儿子边开车边指着前方的天空说,那边远处一定是个大湖,你们看,前面天空的云彩都有蓝光。在继续行驶了二三十公里,越过一道不高的山梁之后,我们眼前突然一亮。一道耀眼的蓝光从起伏的山地边沿射来,那是一泓明亮的湖水在远处的高山和近处的山野之间荡漾。只这第一眼,她就完完全全将我们彻底征服了,那是怎样的一抹纯净而迷人的蓝色啊!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停车场,大家都迫不及待地冲到湖边观看。阳光下,普卡基湖的湖水呈现出一种极为独特的色彩,那是一种蓝色湖水中加入了纯白的牛奶所能产生的极为特别而非常诱人的颜色。“蓝色牛奶湖”,这是人们给普卡基湖的美誉。一些文章把这种颜色叫做“土耳其蓝”或“绿松石色”。在我看来,“蓝色牛奶”是很恰当的形容,这一汪闪烁着柔和荧光的乳蓝色湖水,像牛奶一样嫩滑细腻,令人万分惊艳,一目难忘。

普卡基湖色彩这般奇异,主要是因为湖水来自冰川融水的比例甚高。湖的北面有塔斯曼冰川(Tasman Glacier)和胡克冰川(Hooker Glacier),大量由冰川磨蚀出的极微细的岩石微粒与矿物质随着融水注入湖内,悬浮在湖水中,在阳光的照耀下,蓝色之外其他颜色的光线被吸收,从而产生出如此奇特的视觉效果。其他几座冰川湖泊虽也有冰川融水,但悬浮微粒较少,只在特殊的角度下才会出现相近的颜色。

我们站在湖岸边,放眼四望。左边的远处是几座顶上带有些许残雪的高山,山上云雾缭绕。长条状的白云一直向右方延伸,从半中间横跨过整个湖面。在湖中心处,云雾与湖面相接触。湖心上方的云雾,也在蓝色湖水的映照下,隐隐泛着蓝光,形成一片云遮雾绕、飘飘渺渺的奇幻湖景。原本在湖泊远处的南阿尔卑斯山主峰库克雪山(Mount Cook),也完全消融在这片云雾之中了。

缓缓飘荡的云雾,给美丽的湖景增添了仙境般的效果。我在想,普卡基湖就像是一个仙女沐浴的地方;而库克山就是一位天生丽质、冰清玉洁的仙女,正披着柔曼的轻纱,驾着祥云,款款地从缥缈的仙界降临。我凝视着湖面上泛着蓝光的云雾许久,等待着一窥仙女的美丽身姿,却始终未能见到她的真容。尽管如此,这幅美丽洁净的梦幻景致,让人不禁彻底沉醉了。

这般美景给人的震撼,只有身在其中才能真正体会到,任何文字或相片无论如何都不足以反映其万一。我也暗自感到庆幸,我们是从南岛的南面向北游览,首先见到皇后镇的瓦卡蒂普湖,再经瓦纳卡湖才来到这里,若是行程反过来,先到普卡基湖的话,其他的湖泊就都会因此失色许多了。

普卡基湖的湖面面积在新西兰排名第七,有约180平方公里。实际上,她原本的水位并没有现在这么高,湖面也没有这么大,我们脚下的这段砂石堤坝在上世纪40年代和70年代曾两度增高共达四十多米,使其储水量相应增加了许多。在这条砂石堤坝的一角,有一条泄流河道,湖水由此流向下游的水利发电站。据有关部门计算,仅普卡基和附近的特卡波两个湖泊的可利用储能就达到新西兰水电储能的一半。在下游的河道里,还用纯净的湖水网箱养殖三文鱼。真正是在不影响环境、不影响景观的前提下,充分地利用了自然资源。

据报道,新西兰的水电占全国发电总量的六至八成,此外还有地热发电、风力发电和极少量的火力发电。为了更多地利用可再生能源,他们也在积极发展风力发电。不过,前两年,南岛中奥塔哥地区曾有一个大规模风力发电工程遭到了当地居民的一致反对,新西兰环境专门法院也以损害原生态景观和有可能破坏环境为由否决了这个项目的选址。可见,当地民众和相关机构都始终坚持着以不损害原生态的自然环境为发展经济的前提。这真是社会之福,是所有热爱自然美的人们之福。

观赏了许久之后,我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奔赴下一个景点。我们的汽车继续沿着湖岸向东行驶了一段路程。我始终迎着下午的太阳回望着闪闪发光的湖水。直到湖泊从视野中消失后,我才轻轻地闭上眼睛。但眼前似乎仍然弥散着普卡基湖独特的奶蓝色,久久都没有消退。

在写完上面的文字时,我还在想象着:许多年后,我的重孙辈后代也来此地旅游,因在几十公里外便看到半空中炫目的湖光而兴奋不已,迫不及待地驱车赶去。当亲眼目睹这座依然神奇美丽的“蓝色牛奶湖”时,他或她望着悠远辽阔天空下的皑皑雪山、金色草甸和奶蓝色的湖水,也许会说,太爷爷的文采不够,他的旅行随笔没能把这幅绝美的图画真实地描绘出来,也许,该用一首诗……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