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时刻

走过路过,游过玩过,品过尝过,思过想过,一笔带过。

好牧羊人教堂

特卡波湖(Lake Tekapo)位于南岛中部的麦肯奇盆地,三面环绕着巍峨的南阿尔卑斯群山。一汪纯净的湖水,始终呈现着一种深邃的蓝色,散发出宁静高贵的气质。碧蓝的湖水与远处皑皑雪山交相辉映,景色壮观迷人。作为近景的湖滨,则随着季节在不断地变化——春天,开满五彩绚丽的鲁冰花;夏秋,满布金黄色的草丛;冬天,只是一片雪白——像画框一样,为远处的湖山美景增添了不同的点缀,映衬出这片远离凡尘的人间净土始终不变的悠远和圣洁。

特卡波湖除了蓝天碧水群山之外,还有一处独特的人文景观,就是位于湖泊南岸的好牧羊人教堂(Church of Good Shepherd)。教堂是为纪念开拓麦肯奇家园的先驱们而设立的,建造于1935年。其设计和施工可谓匠心独具,墙壁全部由未经加工的大块岩石垒砌而成,室内面积不过二三十平方米,应该算是新西兰最袖珍的教堂了。由于具有纯净的山野风光和独特的教堂建筑,这里除了是旅行者必到的景点之外,还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情侣们拍摄婚纱照的热门外景地。

教堂旁不远处高高矗立着一座牧羊犬青铜雕像,像座上刻有“没有牧羊犬的帮助,就不可能在此处山野放牧”等字样。显然这座铜像的设立是纪念牧羊犬为保护羊群所做的贡献。牧羊犬的铜像立在这座教堂旁,不禁让人产生一个联想,它就是专门为了协助“好牧羊人”的。

教堂现在由附近的居民照看,每天上午9点至下午5点开放。我们是在盛夏的傍晚来到湖畔,教堂已经关门了,无法入内参观,只能在教堂周围来回游荡。许是因为时间较晚,四围没见到拍婚纱的情侣,游人也比较少,正好可以从容地欣赏这难得一见的绝美风光。

这座小小的石教堂,独立于湖岸高处,远看与一般的石屋并没有什么明显区别,只是北边屋顶有一个小小的石质十字架,南面屋顶靠西侧有一个很小的钟塔,拱形的墙洞里挂着一口小铜钟。整座教堂的外墙为岩石原本的深灰、浅灰、青色和褐色的随机组合,而屋顶是黑色的石片,一副极为原始、简单而质朴的外观风貌,在这片开阔的湖滨原野中,显得极为相容和谐,还为原生态的自然湖山旷野略增了几分人间的生气,更为这幅天然的山水图画引入了几许历史人文的哲思。

在乱石、灌木和几丛半人高的芨草团之间,小教堂默默无声地立于夕阳下。我们走到近前,细细地前后上下来回打量着它。它的南面有一个不大的圆拱木门,那块深褐色并有些斑驳的门板,虽历经风雨,显得老旧,但仍紧密坚固。教堂侧面是三组两两并立的上圆下方长条形小窗,窗台较高,无法由此向内窥探。而在朝向湖山的方向上,有两小一大三个窗,中间的是一个很大的长方形窗,其玻璃面清晰地反射出蓝天上几缕飘飞的纤云和湖对岸起伏的远山。

凑近窗户,我看到了室内的陈设。内里左右两侧分别有五六排长椅,中间是过道,布道坛在靠近窗户的侧面,而紧靠大窗的中间,竖立着一个几十公分高的十字架。正是这扇大窗,曾出现在许多旅行者的相册中,也是这座教堂里最吸引游人的地方。若站在室内,通过这扇大窗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蓝天、白云、碧水和雪山共同组成了那个十字架的美丽的背景,仿佛成为了在宗教的意义上对天堂的最好、最形象、最有艺术感的诠释。

这座小教堂的名称很有意思,世界各地有好几个教堂都叫这个名称。显然,“好牧羊人”有较深的宗教意味。在圣经中,“好牧羊人”正是耶稣。在牧业民族的草原文化传统中,用羊群和牧羊人来作比喻是最直接也最易于理解和接受的。圣经约翰福音第十章中转达了耶稣的话:“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正如父认识我,我也认识父一样,并且我为羊舍命。”

这段话真是很让人感动。能认得所有羊的牧人,能为羊舍命的牧人,必是一位真正的好牧人。

和绝大部分中国人一样,我对宗教文化并不熟悉,对西方宗教尤其陌生。但教堂这种庄严肃穆的场所,似乎总是具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也让我默默地沉浸于一种跨越时空的遐想。

从书籍中我们都能了解到,宗教是一种文化现象,是对宇宙存在和社会人生各个方面的一套系统的解释,同时为人生的意义做出指引,满足人们精神和心理上对神灵的信仰和崇拜的需要。在如何认识宗教的意义和作用的问题上,始终是众说纷纭、褒贬不一。但没人能否定,人生需要信仰。信仰是一个非常神圣的词汇,是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的集中体现。有真正的高尚信仰的人是幸福的,精神有了依托,使他信心坚定,内心充实,也有所敬畏和尊崇,有所取舍,可以怀着一种美丽而高尚的信念生活和工作,并不断追求着理想目标。

当今中国的现实却是让人感到些许悲哀。整个民族像一群迷途的羔羊,失去了明确的信仰,只相信权力与利益,所有的行为都只为了获取权利和金钱;在苍茫大地上,在崎岖的旅途中,始终在摸着石头寻找方向,一同拥挤着盲目地走向未知的荒野。我觉得,我们真的亟需一位“好牧羊人”,一位能传承厚重的民族历史文化的“好牧羊人”。然而,长期的农耕文化和封建专制体制,以及由此催生的畸形社会,在对人性几度扭曲之后,现今人们除了膜拜权力和金钱,求佛问卦也是为了个人的官运财运、健康长寿、好姻缘,已难有其他共同的信念。这样的世界上最大一群长着尖利犄角的羊儿,能引领他们坚定前行的心灵上的“好牧羊人”,似乎无处寻觅。

每每想到这一点,总是让我颇感沮丧。此时,夕阳渐渐落下,小教堂上的阳光也消失了,来自南阿尔卑斯山上的强劲山风,扫过宽阔的湖面,带着呼啸声袭来,也带来了阵阵的寒意。我不得不躲到教堂后的背风处,抬眼望见,教堂旁那座牧羊犬的雕像已变成一个黑暗的剪影,而湖泊对岸远方雪山顶上的残雪,还反射着最后一缕阳光的金色余晖。要不了多久,天就会黑下来。我们没有离开,我们还在继续等待,等待着漫天星辰的出现。我们准备在此仰望星空,内心似乎在期望,我们能从浩瀚的宇宙星空中寻得某种神秘的启示……


炫目的湖光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