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时刻

走过路过,游过玩过,品过尝过,思过想过,一笔带过。

俯瞰塔拉纳基

我们结束南岛游,从基督城飞回奥克兰。我坐飞机最喜欢窗口位,方便观景和拍照,我们是四张票连在一起有一个窗口位,当然归我。上机后,我把相机从背包里拿出来就放在脚边,准备随时抓拍任何新奇的景物。

来的时候就想拍摄南阿尔卑斯群山,可惜那天天气太差,有雨,飞机一直在云雾里飞行。我想着,今天好天气,也许可以如愿吧?没想到,飞机一飞冲天之后,举目四望,虽有红日初升,却是云海茫茫,无边无际。几年前,我从法国乘小商务机飞往意大利时,就从空中拍摄到朝霞映照的血色阿尔卑斯群山。看来,南阿尔卑斯山,虽然没有大哥那么巍峨高耸、雄浑伟岸,却多了几分傲气,绝不轻易被人俯视。我也只好叹息一声,将心愿留待将来了。

我的座位在飞机左侧,只能望向西方,拍摄不到旭日。但在飞行不久之后,却见到一轮神奇的环形彩虹在云海上浮动。对我来说,这已不是新奇景象了,从国内来新西兰时,在菲律宾中部海天的浮云上已经见识过一次。但无论如何,有彩虹相伴必有奇遇。

云层上的环形彩虹

飞机一路向北飞行,云层逐渐淡薄,彩虹也随之变得越来越模糊,不久便完全消失了。大海隐约出现在下方,这应该是新西兰南北岛之间的库克海峡。当曲折的海岸线出现时,我们已经到达了北岛的西南部边缘。

突然,地面上的一座山峰进入了我的视野。这座山峰,以一种非常突兀而又坚定的姿态,崛起于一片平坦的近海陆地上。它的尖顶上和靠近尖顶的那些从顶部向下、向四周辐射的沟壑里都是白色的积雪,在灰褐色的山体映衬下,非常的抢眼。由于恰逢日出不久,在极度倾斜的阳光照射下,地面的起伏折皱、沟壑山垄都清晰可见。这座山峰,除了它的西北面有一些不高的起伏山峦,在山体的南边有一个不太明显而且较矮的副峰之外,圆锥形的山体凸显出主峰的超然独立和坚实挺拔,如利矛般直刺苍穹。

更为奇特的是,在山峰的四周还可以看到一条非常明显的分界线。这条分界线,以山峰的尖顶为圆心,估计半径约有十公里,画出了一个非常完美的圆形,使得整座山峰和它的裙摆极像一个巨大的尖顶斗笠。从相机的望远镜头中可以看出,分界线是由地表上的植被不同而产生的,近山区域都长有高大茂密的树木森林,而外部则是低矮的植被。种种迹象表明,我正俯视着的这座挺拔的山峰,绝不是普通的山;我相信,即使在上帝眼里,它也是独特的,它是一座极为完美的火山!

机翼下的塔拉纳基火山

我们都知道,在新西兰北岛的中西部,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国家公园,叫做艾格蒙特国家公园(Egmont National Park)。这个公园的中心,便是这座高山——塔拉纳基山(Mt Taranaki),又名艾格蒙特山(Mt. Egmont)。塔拉纳基山海拔2518米,是世界上最完美对称的火山锥之一,因为外观和日本的富士山极相似,曾在电影中用作富士山的替身,所以又有人称之为“新西兰的富士山”。也因其独特的外貌和在当地毛利人心目中的神圣地位,它与富士山、珠峰、奥林匹斯山等一同被称为世界七大圣山。

塔拉纳基火山正处于它的休眠期,上一次大喷发是在19世纪中叶。现在,尽管已沉寂多时,但地质学家们认为它仍属活火山范畴。最近的研究显示,这座火山,在过去的九千年里,大概每90年一次小爆发,每500年一次大爆发。

新西兰是一个有许多火山的岛国,因为它正好处于“太平洋火环”断裂带上。所谓“太平洋火环”,是从南美洲的智利,到美国西部、日本、台湾、菲律宾等等,再到新西兰,这样一个环形区域,处于太平洋海床四周,分布着一连串的火山与海沟,是地震和火山爆发最频繁的地带。一两年前曾在报纸上见到,距此地约两三百公里的汤加里罗火山(Tongariro volcano)在沉寂了100多年之后突然爆发。我们在奥克兰博物馆参观时,也观看过一个科普小电影,介绍火山爆发的过程,那场景当真是惊心动魄。

火山,通常源于地壳板块之间碰撞及挤磨时,在地下深层产生的压力温度变化等特殊状况。地底岩石在高温高压下不断发生熔融并逐渐聚集,熔融状态的岩浆像地底下的火焰在持续涌动,压力越大温度越高地火越猛烈。终于有一天,地面首先出现轻微颤动,随后震动不断加剧,在地动山摇之间,突然,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和刺眼的火光,从地壳最薄弱处射出一柱烟尘和岩屑,紧接着,咆哮着的地热蒸汽和灼热的碎片,象一柱火焰射向天空,并快速在空中展开,形成蘑菇形浓密的火山乌云团,火山灰铺天盖地地洒向四方,炽热的熔岩也从地球深处一涌而出,向四周喷射流淌,将所遇的一切物体统统摧毁,烧成灰烬,并彻底改变周边的地形地貌。

自然的力量是如此的威力巨大,而且影响深远。我也常想,自然现象与人类社会有许多方面似乎暗合,也许其中存在着某种相似的原理和规律。从历史上看,人类社会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非常激烈的社会动荡,包括外族入侵和底层民众暴动引发的战争灾难,这与自然界的极端事件极为类似。如果我们把强大的外族入侵与天外陨石的侵入撞击、把大规模民众暴动与地底火山的爆发相比拟的话,可以看出,它们是何其相似。民怨爆发时也会有与火山喷发同样的壮观场面,也同样具有摧枯拉朽的巨大力量,常常使得历史改写一页新的篇章。

塔拉纳基火山

实际上,新西兰北岛还有一处比较奇特的景观,就是罗托鲁瓦(Rotorua)的火山喷泉、火山泥塘和地热蒸汽。火山喷泉总是间歇地向空中喷射来自地下深处的沸水和地热蒸汽,地下能量通过许多地表裂缝源源不断地逸到大气中,使得能量不再积聚而逐渐缓解。这是地底能量一种比较温和的释放方式,也是最不具破坏性的方式,释放出的地热能源可以被利用来发电。地底能量以这样一种方式释放,绝对应该是最理想的了,可惜并不是所有地方都有这样的条件。

眼前白雪覆盖的塔拉纳基火山,其巍峨雄伟的英姿让人景仰。据旅游业界的传说,荷兰探险家塔斯曼1642年首次从海上途径新西兰,在他见到这座山的时候说:“这是我所见过的最高贵的山峰。” 旅游业的很多说法,其实都是为了宣传而杜撰的,我都不相信。但我相信,任何见到它的人,不仅会赞美这座山峰外表的完美,赞美它的沉静和威严,内心深处也一定会被它内里所蕴藏的巨大威力所震慑。

飞机在继续向前飞行,我始终注视着地面上的塔拉纳基火山。虽然我现在是从空中俯视,但在内心里,我却是以敬畏之心仰视着,直到它消失在舷窗外的远方。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