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时刻

走过路过,游过玩过,品过尝过,思过想过,一笔带过。

仰望特卡波的星空

夕阳落下,夜幕慢慢降临,特卡波湖完全消失在黑暗中。湖滨一片寂静,只有来自南阿尔卑斯山的寒风在剧烈摇摆的灌木和草丛中呼啸。好牧羊人教堂前的停车场上,仍停有七八辆小车。车内不时有隐约的白光在晃动,那是车里的人在摆弄手机。大家都在耐心地等待着,等待更深的黑暗,等待黑暗之后满天繁星的出现。

在距离好牧羊人教堂几百米的地方,就是一个只有三百余居民的特卡波镇的镇中心。这个小镇除了有美丽的湖山风光之外,还有一样非常特殊而且是世界知名的景观,就是“最美星空”。

随着人类不断拓展生活区域和人口的日益膨胀,世界上许多地方都建起了大型的城市。现代经济的发展和商业的繁荣,产生了严重的光污染和空气污染,遮蔽了真实的夜空,灿烂的星空已经成为儿时回忆的一部分,许多人甚至不再仰头观望天空了。

特卡波镇,由于有空气通透性极高、晴朗日子多等良好的天空气象条件和地广人稀的特点,这片天空就像是地球南半球一扇瞭望浩瀚宇宙的敞开的窗户。早在2005年,特卡波便提出了建立“星空自然保护区”的倡议,前两年已被国际暗天协会(IDA)认可为“国际星空自然保护区”黄金级别的第三位成员。整个保护区有4300平方公里之大,包括了整个特卡波湖区域和库克山国家公园、塔斯曼冰川等大片区域。特卡波湖边的山顶上建有约翰山天文台(Mt. John Observatory),是公认的南半球最好的观星站之一。

这天是农历初五,天气晴好,应该是一个观星的好日子。新西兰正值盛夏,实行了夏时制,也因纬度较高,到晚上十点钟,西方天空的边缘依然有灰白色的光亮。天空仍未见星星,我们都只能静静地等待。突然,儿子指着东北方远处山头说,有个亮点出来了,是灯光还是星光?我们屏息注视了好一会儿,发现那个亮点在极缓慢地移动,渐渐离开山顶,升了起来。是星星!我很兴奋地走出车外,抬头四望。天空上依然不够暗黑,只有寥寥的几颗星。

我冒着寒冷站在教堂外的背风处,不断抬头观察。天上的星星在逐渐增多。我朝南方的天空方向凝视,用我那一点儿粗浅的星座知识,试图寻找鼎鼎大名的南十字座。它是南半球最重要的星座,相当于北斗星在北半球的作用。南半球包括新西兰在内的多个国家国旗上都以它为标志。当我认为已清楚的识别出南十字座时,头顶上的天空已是繁星点点,星光璀璨,银河星团也初露轮廓,银河以外的天空变得深邃而辽阔。一幅童话世界中的美丽浪漫图景,在我们眼前渐次展开。

自古以来,曾有不知多少双眼睛深情地凝望过头顶上这片星空。在早期的人们望向星空的那一刹那,关于世界观的学说——哲学便开始酝酿形成,并一直由继续仰望星空的人们不断发展。其中,启蒙时代的康德一定也常常以一种在敬畏中探求的精神仰望着星空。他将对星空的敬畏之情都汇入了他一生的哲学思考中,写出一部部笔调深沉、文辞艰深的理论书籍。在他死后,刻在他墓碑上的墓志铭,正是他一生思考的最精彩的结晶。

“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越来越历久弥新,一是我们头上浩瀚的星空,另一个就是我们心中的道德律。”这段出自他的哲学著作的名言,因其深刻的内涵而不断被人们引用,且在有虔诚信仰的人那里,被演绎成“上帝在我头顶,亦在我心中”,表达了人们对浩瀚宇宙和造物主的敬畏。我没有认真读过康德的著作,也不是很明白他的墓志铭应该如何解读,但我认为从中可以很清楚地知道,他的内心充满了敬畏。

关于星空,还有另外一句话前些年不断地被各种媒体和名人所引用:“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我相信,我们民族也有经常仰望星空的人,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否真正怀着足够的敬畏之心。所有真正伟大的民族和伟大的人物,都一定会敬畏自然,敬畏生命,敬畏历史,敬畏智慧,敬畏所有一切雄伟壮阔、宽广伟大、深邃悠远的事物。没有敬畏就不会有坚定的信仰。

实际上,我们早已失去对许多事物的敬畏了,星空也正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远去。我们偶尔也会仰望天空,以一种悠闲随意的心境,寻找着一闪而过的流星,以便许下一个美好的心愿,倾诉出不尽的浪漫情怀。

正当我仰望深思之时,突然,一辆旅游巴闯进停车场,停在了我们身旁。紧接着,一群同胞吵吵嚷嚷地走了下来,这是一个中国旅行团。原本静寂无声的场地里,即刻充斥着刺眼的灯光以及不断大呼小叫的人群和奔跑追逐打闹的儿童,久久不见停歇。面对这种状况,我们只能很无奈地上车离开。

由于预订住处时,在特卡波镇未找到合适的旅店,我们预订的旅店是在几十公里外的另一个小镇。回旅店的路上,汽车疾驰在午夜的郊野中,四周一片漆黑寂静,而我始终用一种很不自然的姿势,在后座上透过车窗望向天空。

此时,由密集的星团汇成的星河像一条宽阔的瀑布垂挂在高天之上。随着小车的起伏转向,星河也在我眼里不停的旋转流淌。就在这样一个寂静的午夜,在一片荒僻的郊野中,我以一种很奇特的方式与梦幻般的星空对视着。望着清澈深沉、壮丽辉煌的天空,我没有去想任何高深的问题,例如,宇宙的起源与演化,生命的终极意义,以及人类社会存在和发展等等,只是想着,作为茫茫天地中的一粒微尘,面对如此浩瀚的宇宙,我们是否应当首先有一颗敬畏之心?

(没带三脚架,没有拍摄星空。下图取自网络)


好牧羊人教堂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