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几分

有空就读书,读书必笔记。

我读《致命的自负》:7. 市场的进化:贸易和文明

我读哈耶克《致命的自负》

7. 市场的进化:贸易和文明

《致命的自负》第三章标题是“市场的进化:贸易和文明”。哈耶克为本章选择了两段题语:“除了滚滚财源之外,它还会带来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出自十九世纪晚期英国作家萨缪尔·巴特勒(Samuel Butler,1835-1902) ;“有商业的地方,便有美德。”出自法国伟大的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Baron de Montesquieu ,1689—1755)。将两段题语连起来看,就是赞美市场化。商业市场除了带来滚滚财源之外还有美德。这似乎指的是成熟的商品经济之诚信和契约精神,却与我们常说的“无商不奸”正好相反。

第一节标题:秩序向未知领域扩展,谈及扩展秩序中关于贸易的发展以及与此相关的专业分工问题。哈耶克从早期小型社会谈起,生活必需品的交换促成贸易的出现,贸易甚至要早于农业或其他正常的生产活动。早期年代存在的贸易,对扩展秩序的逐渐形成发挥着重要作用,甚至可以说,贸易活动对于扩展秩序的出现做出了根本性的贡献

第二小节:贸易使世界居住密度的增加成为可能,解释了有些地方,因其地理位置或气候条件等原因,如果不是有与其他地方别的人群的贸易,根本不适于人居住,或者只能养活很少的人。如果不存在贸易交换的可能性,早期的定居者莫说繁衍人口,连维持自己的生存也是不可能的。

哈耶克进一步解释了交换的物品逐渐提升到一些并非生活必需品的所谓“奢侈品”方面,随着缓慢的演进之后,逐渐形成了交换价格、交换制度、与外人通行权和人身保护相关的宾客制度等等。与外邦人发生有利交往的机会的扩大,也会使已经发生的与原始小群体中那种休戚与共、目标一致和集体主义的决裂得到进一步强化。有些个人从小群体的控制和应尽义务中解脱出来,他们不仅开始定居在另一些群体中,并且为了同另一些群体成员建立关系网络,从而逐渐建立起一个更为复杂、更为广泛的秩序来。

由于只有个人,而不是他原来所在的群体,能够获准和平地进入外邦人的领地,因此他获得了自己的同胞所不具备的知识。哈耶克由此得出:贸易不能建立在集体知识上,只能建立在独特的个人知识上。进一步推演得到:要想使这种个人的创造力得到利用,只有越来越多地承认分立的财产。通过贸易而不是生产去追求财富,由此给家乡不断增加的人口带来财富和生计,依靠的是他们在发现新机会上不断创新来加以维持。

哈耶克强调,使一种习惯或发明得到维系,需要两个明确的前提:首先,必须存在着能够使某些行为方式代代相传的条件,而这些行为方式的好处未必已经得到人们的理解或赞赏;其二,保留这些习惯的群体必须是取得了明确的优势,使他们能够比另一些群体更为迅速地扩张,并最终胜过或同化那些不具备类似习惯的群体。

第三小节:贸易比国家更古老。哈耶克说道:人类最终能够像现在这样稠密地占据地球的大部分地区,甚至能够在几乎生产不出任何必需品的地方维持众多的人口,这是因为人类就像一个自我伸展的庞大机体,学会了扩展到最遥远的角落,从每个地方汲取整体所需要的不同养分。

考古成果也表明,贸易市场在人类历史上比政治性的结构出现得更早,同时也更为根本。经济史表明,并非有组织的国家的出现构成了远古文明的顶峰,相反,人类贸易的出现远早于国家的出现。而历史上屡次发生的破坏人们自发改善自身生活的力量,并且迫使文化演化过程半途而废的,往往就是那些强大的政府。与其说政府会促进远距离的贸易,不如说它经常阻碍这种贸易。为经商的个人提供了更大独立性和安全的政府,是这种商业带来的信息和人口的受益者。

哈耶克举了一个中国的例子:中国曾经在科学技术方面大大领先于欧洲,但当政府频频插手民间的创新事务并试图推行完美的秩序之后,反而使创新变为不可能了。有许多事例证明了正是政府的控制权导致后来的停滞不前。使原来极先进的中国文明落在欧洲后面的,是它的政府限制甚严,因而没有为新的发展留下空间;而欧洲,在中世纪异乎寻常的扩张,很可能应当归功于政治上的无政府状态。联系到今天,人们在疫情肆虐的时候呼唤社会主义,呼唤强势的大政府,他们能否认识到,强势政府最终必会扼杀个人自由和人们的创新精神。

本章最后小节:哲学家的盲目性。哈耶克指出,古希腊的那些哲学家们,包括亚里士多德等人,几乎没有人理解希腊的主要商业中心之所以繁荣的真正原因,不理解自己生活于其中的发达市场秩序,反而是一味加以诅咒。尽管当时雅典人的生计依靠同远方的谷物贸易,但哲学家的理想秩序仍然是一种自给自足的秩序。

第一位真正伟大的史学家修昔底德,在着手写作伯罗奔尼萨战争史时,便开始思考早期的人们“如果既无商业,又无陆地或海上的交通自由,除了满足自己的生活之需外不再耕作更多的土地,那么他们绝无可能超越游牧生活的水平”,因此“既不会建立巨大的城市,也不会成就任何其他伟业”。

哈耶克对古希腊哲学家的批评,是否也含有对其他忽视商业贸易对文明发展的巨大作用的其他哲学家或大人物的批评?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就是含有对那些崇拜社会主义理论的人的批评。

哈耶克在最后写道:如今人们逐渐理解了市场是怎样使每个人在规定的限制之内,把他的个人知识用于自己的个人目标,即使他对自己在其中活动的秩序所知甚少。虽然有了这项伟大的进展,当然也是因为完全忽视了这项进展,一种依然渗透着亚里士多德思想的观点,一种天真幼稚的、泛灵论的世界观,开始主宰了社会理论,成为社会主义的思想基础。

陈奎德也在他关于哈耶克的书中评论道:人类厌恶商业买卖的传统从来未曾间断过。延续这种传统态度的主要力量,也许只是出于单纯的无知和抽象思考方面的困难,然而这种态度却同人类早就存在的对陌生事物的恐惧浑然一体。一切迷信,包括社会主义在内,都奠基于这种恐惧心理。

我可以想到的国家对于商业贸易的打压,也正是人们处于最贫穷的时期。那时的“投机倒把罪”把所有互通有无的贩运统统一锅端,结果整个社会成了一潭死水。

市场——图片取自网络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