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se

這裡漂浮一個節點,留存那些不甘心。或者是沈溺在自我世界時,基於語言的日常文藝實踐。

影响人、塑造人的权力必须可收可控

發布於
用“三胎”一个视角,将这一系列管制信息都关联在一起,某种意义上可能是掩盖了已经在发展,且正在持续加剧的“管制”——本质上的,思想的管制。

影响人、塑造人的权力必须可收可控

最近“管制”级别的新闻略多。最重要的是对 K12 校外培训的管制,导致整个行业困境。人们很多的理由都是要给家长减负,减少内卷压力,减少焦虑,以便促进三娃政策。

于是各种“生娃”的信息、段子就慢慢起来了。至于昨天突然有要对游戏产业下手的迹象,引发了小恐慌,然后段子就来了。比较典型的是一张图:房间内的女性躺在床上,男性则坐在电脑面前玩游戏,配了一行字“知道为什么要对游戏下手了吧”。微信群里转的挺多,看着还蛮开心。

关于“段子”是我们公共舆论和日常认知里的高风险事情,我一直有说,不过,段子这种东西是永远无法停止的,更何况在无法展开公共讨论的当下,更是如此吧。

不过今天的议题到不仅是这个。生三胎已经成为一个普遍议题,它很安全,每个人都能说上一点什么,而且牵连着我们各种焦虑的情绪一起,所以讨论得很是热切。各路人们都有“国师”的心情,纷纷出主意、表态,或者表明自己“一眼就发现了国家的企图”这样的智慧姿态。

这里还是有很大风险的,因为用“三胎”一个视角,将这一系列管制信息都关联在一起,某种意义上可能是掩盖了已经在发展,且正在持续加剧的“管制”——本质上的,思想的管制。

其实教育是个意识形态非常强的事情,而对民办教育的争议由来已久,也出台过政策对国际学校要加强管理,这次则大规模对校外教育进行取缔,加在一起,还是完整的实现了教育的意识形态一致性。

同样,游戏这种很难实现宣教,但是娱乐的心态以及人们在里面寻找自由的状态,和基于这个更亲近的那些观念,看上去也不是“稳定”的;更别说算法针对人的娱乐心态进行的内容推荐,让宣教的内容抵达的机会减少了,而且按照一个朋友的说法:置顶是权力,这个权力不可能让渡给企业的。

这些一系列管制背后,连在一起,可能更多的是:影响人、塑造人的权力必须可收可控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