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頁

瘟疫下的城市漫遊

Horry

這樣說來我倒想起這些馬騮架多建於公共屋村
偶爾也會有街坊將衣物被單掛在上方掠曬衣物 (現在也有不過沒有了馬騮架就曬在街道的欄杆上)
說不定是向那個年代致敬

Horry

的確最近郊野也陸續成為了「避疫勝地」,最糟糕是因此而遺留不少垃圾...

我有點怕污水,所以有點怕走後巷(可避則避那種),而且近年室內全面禁煙後好像更多人留在後巷「叉電」(抽煙),我就更不喜歡後巷了
這大概更為難了清潔工人....

Horry

以前覺得包浩斯好像很遙遠(不論時間上還是地理上),但後來看了個展覽才知道香港也有不少建築都有著包浩斯的風格,多看了也覺得很美~

另猴子表示︰有人留意到我,感謝關注 XP

肺炎疫情觀察(截至3月25日)

Horry
回覆
Imananotomihsah@EznarAtaret

謝謝整理
題外話︰看到歐美(特別是美國)現時又是面對測試劑盒短缺的問題 就真的令人搖頭嘆息
當然作為一位平民也沒想過這些看似很「基本」的東西(以及其他種種物資)會成為抗疫的瓶頸

Horry
回覆
PorridgeSwim@PorridgeSwim

總有他的鐵粉的 (不然他也當不上總統)
而且我猜現時最受影響的都好像是民主黨的州份? 如纽约州、加利福利亞州、華盛頓州

Horry

覺得這次美國真的麻煩大了
外交、經濟、貿易戰之類問題某程度總可以胡混過去
但病毒可不是總統寫幾個tweet就會散去...

Horry
回覆
卡卡罗特@kakaluote
  • 文章我沒法改,我只可以將這個評論置頂
  • 同時我也相信大陸疫情的數據(特別是早期)應該也有水份,這可能是技術和資源限制(如早期的testing kit不足、人手不夠等),但也不能排除官方在數據上有操作的成份,所以上文會用「漏報/誤報/造假等問題」這個寫法,這也是我目前的看法。
Horry

同意,在防疫做得好的南韓及新加坡都在檢測上做得相當不錯,這也是現時歐美等國未能解決的大問題

另外在未有這次疫症前,我一直覺得檢測應該是很「基本」的設備或技術,現在才知道檢測可以說是防疫中非常重要的一環

中國的數據我自己通常不太相信它的絕對數字(例如我會懷疑現在中國的感染數字是否真的這麼低),但至少它的走勢應該還是值得參考的

生活不能沒有書|我平常都看什麼書

Horry

你不說我也不知道Prisoner of Geography的中文版譯名是這樣,的確失掉英文書名的神韻
這本入門地緣政治學書的確很好看,當入門書一流

生活在封城之下的中國 ——躲避冠狀病毒的四十五日

Horry

早前在New Yorker看到原文才知道他從埃及回到中國
一直都很喜歡他的中國三部曲 (特別是那本《尋路中國》)
比起很多「西方專家」
他沒有戴太多有色眼鏡來看中國
也很喜歡寫一些小人物小故事
令他的作品很有溫度

我話我鄉︱想說的,蘇米恩替我說了

Horry
回覆
MonicaLee@monicalee

公民的參與的確是關鍵一步
我想現在的網絡就是雙刃劍
既帶來「繁榮」與「發展」
但也將有心人連結起來
特別是如果當地人口老化
更需要網絡來將在地的訊息傳遞開去
(例如如果不是你寫這篇文 那麼便少了很多人知道池上背後的美麗與哀愁了)

Horry

香港人很體會城市為了經濟而徹底改變(破壞)環景的痛
而且它就像一種慢性毒品,一開始後便如上癮般很難煞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