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ry

Read, run, travel

代表我的那首歌曲|流淚還是要好好過下去︰《最後的信仰》@林二汶

發布於

自己本來沒有打算參加這個活動,畢竟動聽又能打動人心的歌曲有很多,而且心境不同也會令自己對不同的歌曲有共鳴(如疫情前自己便特別愛聽這些歌曲),我實在沒法挑出一首歌曲來代表自己(其實是選擇困難症發作),不過當我聽到自己的電話鈴聲時(還有人用歌曲做鈴聲的嗎),我心裏立時有了答案。

這首歌在2019年年中推出,但後知後覺的我在今年一月才聽到這首歌。對於沒有宗教信仰的我來說,初時我對歌詞中的「信仰」、「靈魂」、「智慧」等用詞有點敏感,整首歌隱約有股淡淡的宗教意味,但再細嚼一下歌詞便不難發覺「信仰」等詞亦可理解為個人信念及價值觀。整首歌詞沒有太多轉彎抹角,亦沒有太壯志激昂的訊息,它不是那些能令人熱血澎湃、重拾士氣的勵志歌曲,但當林二汶用她那既溫潤亦堅定的聲線唱出歌詞時,聽眾如我就有種被安撫的感覺。歌中說到當理想與現實互相衝突時,你我都曾經歷過(甚或現正經歷中)的沮喪與無助感覺,但簡單的歌詞大概道盡不少香港人近年心底裏的無奈和鬱結,對此填詞人林夕沒有因此而描繪太多美麗的願景,他甚至沒有迴避那令人不安的現實(「對現實 怎麼踩 都不會 扭轉世界」),他只是選擇坦然面對我們的脆弱︰「痛恨無能為力 也沒有不對」,軟弱本來就是人性的一部份,但否認和逃避自然沒法令我們擺脫這負面情緒,而只有承認軟弱才讓我們有更大的勇氣去面對逆境。歌詞中也提到「靈魂內有信仰 搶不去 這種搶匪也許 比你畏懼 想保無邪之軀 還是必須好好過下去」,提醒我們更要秉承信念努力生活,縱然一時三刻我們沒法扭轉局勢,但是毋忘初衷及盡力過正常生活,便是我們擺脫無力感和抗衡高壓現實的最佳方法。

整首歌也讓我想起《一代宗師》的一句經典對白︰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憑一口氣,點一盞燈。 有燈就有人。」

黑暗的長夜似乎才剛開始,讓我們都點一盞燈,守護心中的信仰。

最後的信仰 主唱︰林二汶 曲:藍奕邦 詞:林夕
燈會破滅 心可撕裂 愛難以肢解
冰會酷熱 糖可苦澀 懶跟它變態
對現實 怎麼踩 都不會 扭轉世界
明白血肉會崩壞 骨氣沒法被活埋
來日想打妖怪 先要做人去
首先祝你心理愉快
抬頭尚有天空 敲不碎
埋頭尚有智慧 思想 他人難偷取
軟弱無力全是 堅忍的證據
靈魂內有信仰 搶不去
這種搶匪也許 比你畏懼
想保無邪之軀 還是必須好好過下去
可以戰敗 不可收買 信人會失敗
從來未信 犧牲尊嚴 竟可跳出魔界
鬥命長 多出街 怪物來 不必見怪
無論鐵路會崩壞 方向未會被活埋
殘夢歸於烏有 還有這心態
信最後善良留在世界
抬頭尚有天空 敲不碎
埋頭尚有智慧 思想 他人難偷取
痛恨無能為力 也沒有不對
只需要 死不去 流淚都必須喝水
信未來 死不去 仍舊有你我戰鬥的生趣
抬頭尚有天空 敲不碎
埋頭尚有智慧 思想 他人難偷取
軟弱無力全是 堅忍的證據
靈魂內有信仰 搶不去
這種搶匪也許 比你畏懼
想保無邪之軀 還是必須好好過下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在瘟疫蔓延時,我聽著關於災難與生離死別的歌

社区活动提案 | 【代表我的那首歌曲】征文活动

[社區活動] [代表我的那首歌曲]〈林二汶——無忘花 /忘了〉

2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