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ry

Read, run, travel

香港故事

歷史博物館外的宣傳櫥窗

若干年後,刑滿出獄的天琦路過歷史博物館,想起自己多少也譜寫了這個「香港故事」,心裏也想補回自己坐獄期間對香港的認知空白,於是入內參觀。內裏其中一個VR展區以各式場景動畫敘述著這段故事︰

「一九暴動

2019年,少數市民打著反對逃犯修訂條例草案的旗號,實質卻進行反中亂港的港獨行為。他們勾結港英孽餘和外國勢力,在香港各區進行大規模破壞,最終更演變為恐怖主義式的無差別襲擊行為,暴力行為令人髮指。

在廣大愛國市民和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香港政府採取多項止暴制亂措施,最終在威武嚴明的警隊及「定港神針」駐港解放軍的英勇執法下,暴亂在多個月後被弭平,暴亂份子悉數被擒,並送往大陸進行再教育工作。

為防範類似暴亂再次發生,香港政府其後推行國民教育加強香港同胞愛國意識,並完成二十三條立法,又加快香港融入大灣區的步伐,令香港真正回歸中國,並寫下香港欣欣向榮新一頁。」

看罷天琦即時想起George Orwells在小說《1984》中的名句︰"Who controls the past controls the future; who controls the present controls the past." 這時,戴在頭上的監控器發出「鳴鳴」警號,在他來得及反應前,數名機器警衛從暗角殺出並一把將他擒住,其中一個說︰「監控裝置讀出你腦內有危險國家穩定的極端思想,為了你的安全及祖國的福祉,我們會將你移送至再教育中心,請你跟我們合作。」語音剛落,天琦便失去了知覺。


看到這個櫥窗和貼在上面的示威者文宣,便讓我不禁猜想N年後的官方歷史會怎樣記載2019年的抗爭運動,同時亦讓我想起去年(2018年)5月也曾參觀香港博物館,其中有兩塊展板介紹了兩件對香港影響深遠的歷史大事。或許我們從該兩件事的敍述中可以看出官方在記載抗爭運動的角度與手法(以下兩圖均於當時攝於館內)︰

展板文字︰ 六七暴動 (1967年) 受到內地 「文化大革命」 的影響,1967年香港左派組織舉行多次示威活動,群眾集結在港督府 (今禮賓府)門外示威,並與警察對峙。當時街道上不時發現土製炸彈,社會秩序大亂,政府曾頒下宵禁令,事件歷時八個月才吿結束。
展板文字︰ 百萬人大遊行 (1989年) 1989年4月15日至6月4日,內地部份高校學生在北京集會,由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悼念活動,演變為大規模的示威活動,提出經濟和民主改革的訴求,全球華人熱烈響應。1989年5月21日,香港有一百萬市民自發上街遊行聲援。

特別值得留意的是博物館對八九民運的介紹。儘管博物館沒有迴避1989年4月至6月期間群情洶湧的示威活動,但文中卻絕口不提影響香港最深遠的六四屠城慘劇、以及因此而令香港人產生的信心危機,甚至連「六四」兩字也一概不提,其處理手法和董建華的八萬五建屋計劃一樣──「不提及便不存在」。

抗議運動已經持續至今超過5個月,隨著示威者與警察雙方使用的武力越趨激烈,每次的衝突也往往涉及更多的人命傷亡,過往更不止一次出現「擦槍走火」的情況,這場抗爭似乎正朝著「盡地一舖」的方向前進,這場抗爭最終會由何方掌握書寫之筆?官方歷史又會怎樣記下它的始末及影響?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