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ry

Read, run, travel

瘟疫中的農曆年

發布於

農曆年前夕,大陸承認出現大規模的新型肺炎疫情,儘管中共採用強硬手段封鎖武漢,及後更將封鎖範圍擴大至整個湖北省,但一場瘟疫已經席捲全國,患病數字自農曆年開始便如噴井般爆發,截至目前為止患病數字仍然直線上升,壓點兒沒有放慢的跡象。

遠在1000公里外的香港本來早在一月初已留意到有關病毒的出現,但在政治凌駕一切的情況下,特區政府未有先知先覺採取各種預防措施(如加強檢疫制度、添置口罩及醫學防護用具、減少入境關口人流等),反而屢屢錯失先機令肺炎數字持續上升。同時當大陸及特區政府都拉響防疫警鐘後,措手不及的市民才驚覺要準備口罩及消毒用品,在市民爭相搶購下,相關物資出現嚴重短缺,大家四出奔走卻仍然一罩難求,於是拜年期間親戚朋友們總離不開談論哪裏有口罩買的話題,甚至有「派口罩勝過派利是」的說法。農曆年後,奇貨可居的口罩已升價十倍,但仍無阻人們瘋狂入貨──如果還有貨可買的話。一些市民甚至在凌晨時分冒著寒風到藥房外排隊輪籌,苦等數小時後結果大部份人只能空手而回,一些落空的人因此而鼓譟、圍堵商店及指罵店員。另一方面,亦有員工藉著職權之便偷取公家或商店的口罩以圖私用或轉售,搞不好這還是本港首次出現的口罩失竊案,口罩之缺從此也可見一斑。為了解決燃眉之急,有議員提議用隔水蒸的方法來消毒口罩並加以重用,其荒謬建議立時被醫生們嚴詞反駁,最終該議員成為一眾網民訕笑的對象,我想不到病毒除了會感染肺部外似乎還會破壞大腦,更想不到只是一個口罩已搞得全城近乎人仰馬翻,而這個口罩在數個月前還曾因為禁幪面法而成為一眾警察集體打壓的重點,世事的轉折莫過於此。

迄今為止瘟疫尚未全面爆發(fingers crossed),香港人卻已如驚弓之鳥,那份惶恐既來自於2003年SARS的夢魘,更來自於公信力盡失、只能唯中央是瞻的特區政府。直至今天,特首指為了避免歧視問題仍然堅持不肯全面封關* ──但同一時間台灣、新加坡、俄羅斯、蒙古、意大利等國均實施了不同程度的封關措施,覆巢之下的香港人似乎只能自求多福。

* 封關是指拒絕大陸人或曾經在一定天數內到過大陸的外國人進入香港,而非特首所指「完全關閉邊境並禁止所有人、貨入境」這套混淆視聽的說法。

西人表示︰“Is it just me, or is it getting crazier out there?"
各大藥店及個人護理店都貼出了類似的通告
Hello Kitty表示︰我只是做隻乖乖貓沒有喝酒(精),為啥人們便嫌棄我… …
中旅社外還貼有2、3月出發往內地的旅行團廣告(好吧至少沒有去湖北的)
這邊廂有人一擲千金搶購口罩,那邊廂也有人一擲千(萬)金投得蝸居。再嚴峻的疫情也阻止不了香港政府對自由經濟的「信仰」,自然更壓抑不了那天文數字般的樓價。

在瘟疫蔓延時,我聽著關於災難與生離死別的歌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