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ry

喜歡看書,旅遊、跑步、爬山, 因為這些都是讓我認識世界的途徑。 http://horrypong.wordpress.com

當我們在擔心肺炎,他們已在感受瘟疫

從The World Bank下載了2018年各國的人口數據,並將資料連同肺炎疫情數據(資料更新至3月21日)作計算,得出了每個國家每十萬人確診、死亡及康復的人數比率,並製成下圖︰

表上列出了累計確診比率最高的一批國家,當中位於意大利北部境內的飛地(Enclave)國家San Marino每十萬人便有高達474人曾經染病、並有接近60人死亡,這是怎樣的一個概念?我自己的估算是當地每一位居民中,他/她認識的圈子、又或這個圈子額外認識的人(如朋友的朋友)之中,幾近肯定有至少一人曾感染肺炎,而該群體內應有一半機會發生至少一宗死亡案例(有興趣看估算的可看文末)。若果我們將該國的肺炎死亡率和香港十大主要死因的死亡率(2018)作比較,San Marino的肺炎死亡率甚至比香港第四號殺手腦血管病(如中風)死亡率還要高。

撇除San Marino這個極端數據後,可以看清楚一點其他國家的狀況。當中仍以一眾歐洲小國的影響較為嚴重︰冰島、安道爾、盧森堡等每十萬人都有超過120人感染,意大利(它有6千萬人口當然不算小國)及列支敦士登每十萬人也接近有100人患病,而意大利的死亡率更尤為嚴重,每10萬人中有9人死亡。若果考慮到疫情偏向集中在意大利北部,那些地區的省際或城際死亡率應該只會更高(情況就如早前武漢 vs 大陸全境)。

剔除San Marino後的圖表,頭五位中有四個國家的人口少於一百萬
以上各國的原始數據

對香港人來說,這場肺炎的衝擊主要仍是經濟停擺及生活節奏被打亂,當然這些影響也非常沈重,而且現時亦已有3百多名港人因肺炎而備受病魔煎熬,這兩個多月來香港人都在擔憂肺炎疫情的影響,而面對來勢洶洶的疫情,這份擔憂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對比起San Marino來說,他們面對的可是當下更嚴重也更貼身的健康威脅,身邊的人可能突然被送入醫院(如果有幸獲得醫院收容的話);這些人可能半個月前還曾相談甚歡,但轉眼間卻一個個倒下、甚至撤手人寰,這種切身的打擊大概不是我們這些(仍)未處於漩渦深處的人所能體會到(希望也不用體會)。

突然想起美國杜魯門曾經說過︰

It's a recession when your neighbor loses his job; it's a depression when you lose yours.

在疫情面前我們又何嘗不是如此?


以下是我嘗試做的估算,如果有錯歡迎指正︰

假設一位San Marino居民(A)平日認識及接觸到的人數為50人,這個數字包括他的親朋戚友、同事同學、鄰居等日常生活中稍有接觸的人,然後這50個人當中他們每一個人又可能多認識25位(取50人的一半) 居民A完全不認識的人,這樣透過兩層關係A的人際網便可涵蓋(50 X 25=)1250人。

根據圖表San Marino的染病率是473/100000,肺炎死亡率是60/100000。
這1250人當中完全沒有感染肺染的機會率= (1 - 473/100000]^1250 = 0.3%
這1250人當中完全沒有人因患病而死亡的機會率=(1 - 60/100000]^1250 =47.2%
即是說居民A認識的人或他們認識的人之中,近乎必定有人曾經感染肺炎、甚至有一半機會有人因此而去世。

再換個簡單一點的說法,每10萬人有474人染病,即是大概每1000人便有接近5人染病,而每10萬人有60人死亡則是接近每1000人便有0.6人會死亡,現在A的群體內有1250人,直觀比較也可看出這批人當中很大機會有人感染,而出現死亡案例的機會也不少。


肺炎疫情觀察(截至3月18日)

用Qlik Sense製作疫情互動數據圖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