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ry

Read, run, travel

我的疫症生存報告 2020年2月8日

1. 你在哪座城市?2020年的除夕,你是怎麼過的?

這一年我留在香港和家人一起過除夕並且在家中吃團年飯,當晚我還在Matters發文(笑)。當時傳媒的焦點已經集中在大陸爆發疫情上,香港人自然想起2003年SARS的慘痛經歷,經此一役後香港人的衛生意識提升了不少,所以除夕當天街上已有不少人戴上口罩,也有市民開始到藥房排隊購買口罩,當然大家都不會意識到過年後口罩會變得奇貨可居,不然的話當時的搶購情況肯定更加洶湧。由於疫情的威脅及過去半年反送中運動的陰霾,這一年除夕大概是最沒新年氣氛的一年,大家都憂心忡忡,但相信沒有人能料到這場瘟疫的衝擊絕對遠超2003年的SARS。

2. 你的口罩儲備有多少?講一個關於口罩的故事吧,你親歷,或者聽說的都行。

黃絲們有個「笑話」︰如果你有參加反送中運動的話,那麼這次疫情需要用到的物資你都應該齊備了(如口罩、消毒酒精、應急糧食等)。某程度我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而多了一盒外科口罩,加上家人長備的大半盒,省穿省戴的情況下到今天還勉強夠全家多撐約一星期,但也因為庫存開始見底所以早前也排隊買口罩(詳見這篇),現在也正努力搜購當中。

近日香港網絡多了個潮語︰「2盒 Thx」("Thx"即是"Thanks"),意思就是想要2盒口罩,本來最常在社交平台上的網店帖文上出現,大家一見有貼文聲稱有口罩出售便疫便留言訂購,但僧多粥少下只有少量人能真的買到口罩,漸漸這句「2盒 Thx」就成為各種潮語潮圖的題材,例如這些whatsapp回覆圖︰

圖片來源︰WhatSticker
圖片來源︰WhatSticker

圖片來源︰WhatSticker

3. 疫情有直接衝擊到你的生活嗎?如果有,講講是如何衝擊的吧。

我其實還挺幸運的,某程度疫情對我的影響可以說是正面的──這沒有吃人血饅頭的意思,我絕對完全不想疫情發生,但純以結果來看我卻是疫情下的「受惠者」。工作變成在家完成,省卻通勤時間、交通費和可以在家吃飯。另外我早已報名參加兩場本地比賽(二月)及一場雲南越野跑(三月),但由於傷患問題我已打算棄賽,結果現在因疫情關係所有賽事都被取消,我亦因此獲退回報名費、機票及住宿,這些都是預料不到的影響。

當然負面的影響還是有︰如要多費時間撲口罩撲日用品、工作上也要因此要作出應變、後續也肯定有要跟進的工作等,但整體來說這些影響暫時還不大。

4. 疫情發生後,最令你意想不到、或對你觸動最大的一件事是什麼?

大概是市面的搶購潮吧。半個月前香港還可以買到五湖四海的貨品(好吧我知道防毒面具之類的東西已經買不到了),但想不到今天我們要為「五個罩/五包米/五卷紙折腰」(誰知道下一樣會是甚麼?)。其中口罩短缺的問題更是嚴重,社會上還因此發生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難怪有網友這樣形容近期的狀況︰

二十年前將今天的故事寫成書,出版社會覺得情節太天方夜譚而拒絶出版;
二十年後將今天的故事寫成書,出版社會覺得歷史太敏感而自我河蟹。

如果說口罩還可以說是全球問題而沒法應付需要,那麼米和廁紙等普通民生用品的短缺就絕對是政府一手造成──政府本應在危機時刻負責穩定民心,但政府一直拖延封關又沒法大幅減低入境人流(至少在2月8日之前是這樣),市民自然擔憂大量潛在染病者進入香港而出現恐荒情緒;另外政府也因為過去的反送中運動中而一手葬送了自身的公信力及管治威信,市民對於政府發佈的消息表示懷疑,這更加劇了市民搶購的心理。

5. 你覺得疫情會很快過去嗎?如果不會,你打算怎麼安排接下來的生活?

不會,個人覺得還要一段時間大陸的染病人數才會停止增加,而且香港大概已經錯過了封關的黃金時間,很有可能也爆發社區感染,而刻下失效的政府既欠管治威信更缺應變能力,故此這一場疫情在香港恐怕會延燒好一段日子。

這次瘟情發生了太多難以預料的事情,我想接下來就繼續既來之則安之,(儘量)平常心來面對各種轉變吧。

6. 你從哪裡獲得有關疫情的最新信息,可以列出三個你最常看的來源嗎?(若是臉書專頁、微信公號,Twitter帳號,請儘量具體列出)

Matters、香港電台(香港的公營媒體)、端傳媒、南華早報、立場新聞、台灣的報導者、偶爾也看看New York Times及Al Jazeera。臉書的則太多了,梁啟智及沈旭輝的帖文算是比較多的兩個專頁,港人講地、時聞香港這些建制專業我也會看,主要是想看他們的看法,另外主要看臉書上網民的反應和抽水話題(揶揄話題)。

另外我有刻意收聽中央廣播電台的官方報導,深深感受到這個平行時空的魔幻威力,每天一聽真能洗滌心靈並立時覺得人間滿希望。特別記得一節新聞報導,當天應該是除夕或除夕前一天,報導第一段是關於中央召開迎春晚會或之類活動,記者繪影繪聲地描述會場內的喜慶氣氛及習近平的「重要講話」,整篇報導彷彿是篇描寫文+演辭的混合體多於是一篇新聞報導;第二篇是關於某城市(當然不是武漢)人民張燈結采佈置會場的報導,人民自然也是喜慶洋洋迎接新年;第三篇則是介紹中央電視台籌備春晚的報導──如果我是中途才收聽的話大概會以為這是春晚製作特輯而非新聞報導;第四節才終於報導肺炎疫情的消息。比照這篇新聞,一星期後電台大播特播全民抗疫的報導,那種180度的轉變就讓我想起《1984》中主角溫斯頓替真理部修改新聞的情節。

7. 你每天花多少時間來刷疫情消息?你相信你看到的消息嗎?一般是什麼因素會令你產生懷疑?

因為在家工作少了壓力(笑),結果這次逛媒體的時間比平日大幅增加,我想每天大概有3、4個小時在看消息和評論吧。看消息時主要還是依靠幾家大型媒體作為核實的標準,並且盡量在看到不同媒體都作出報導後才加以接納。經過了反送中運動自己多少也對假消息的情況多加注意,也會盡量提醒自己哪些是事實、哪些是意見。當然中伏的時候還是有的,如李文亮文亮去世那一天被各種訊息所洗板,情緒波動下自己也沒有細想到底是否真實消息(如李文亮是「真死」還是「假死」)。

8. 疫情影響了你與他人的關係嗎?比如家人、朋友、鄰居或網友。

這倒沒有,我的朋友圈子不大而且也頗同溫,朋友間的立場多少也相近。另外一向親中共及港府的父親在這段時間甚少發聲,因為這次大陸及港府應對疫情的手法實在太差勁,令父親也不敢為他們站台,而每當媽媽在數大陸/港府的不是時,他都不敢作聲又或只能虛應一下,坐在旁邊的我每次聽到心裏便暗暗發笑。某方面來說這次疫情將我們也多少連結起來,反而不像反送中時關係那麼緊張。

9. 疫情讓你遭遇了什麼倫理難題嗎?如果有,是什麼?

我支持封關也支持醫護罷工所以這些議題沒有對我構成太大的衝突。倒是近日香港出現各種「不招待大陸人」的餐廳(今天才知道家附近便有一間)的確讓我感到挺不安,也讓我思考了一下這個問題,而這麼深層次的問題我自然找不到答案。

10. 等到危機解除,你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

和朋友聚會吧,因為疫情所以少了一些大群朋友的聚會。

另外本來打算計劃旅行,但眼看越來越多航空公司取消航班、一些國家又拒絕入境又或要求入境者接受14天隔離,這些變數都令我失去了籌備旅行的動力,或許等疫情過後再計劃一下旅行吧。

無論是中國、台灣、香港、或是其他地方,我都希望疫情可以快些消退吧。

我的疫症生存報告 | 不明白 · 別忘記

我的疫情生存报告(2020.2.8)

我的一疫症生存報告|2020.02.07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