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ry

Read, run, travel

寫給一位參加了818遊行小朋友的信

小朋友你好︰

風雨下的你好嗎

看著你在嬰兒車內睡得香甜,實不忍心打斷你的好夢,不過想起早前林鄭月娥指有些香港人“have no stake in the society”,當下的你不但「不事生產」,還要(被)參加集會、並因此「對市民造成不便」,按照她的邏輯你大概也屬於non-stakeholder,所以我就先溫馨提醒你一下,讓你知道你的「原罪」,免得日後這些歷史被消音後變得無從說起。

2時多仍未下雨,但維園內已被擠得水洩不通

這一天風雨交加,豆大的雨點從3點開始便下過不停,你大概也會納悶為甚麼爸爸媽媽還要冒著大雨帶你來維園︰下雨嘛不是應該留在家中看看Toy Story、玩玩Switch嗎?現場人山人海,你們三人好不容易才找到立足之處,然後一站就是個多小時,平日總愛抱怨的媽媽和急性子的爸爸今天倒沒有不耐煩的樣子,除了偶爾大叫「沒有暴徒、只有暴政」、「香港人,加油!」之類的口號外,更多時候是一言不發,偶爾他們會揭開車上的雨罩逗逗你玩,又或檢查外面的雨點會否沾濕你的衣裳,然後又回復無了期的等待。好不容易人群開始移動,你們也跟著大家的步伐前進。奇怪的是大家都是朝公園出口走──難得來到維園大家都不到草地玩玩嗎?更奇怪的是大家不約而同地走上馬路──馬路不是留給車子行駛的嗎?我們這樣走豈不是衝紅燈?來到馬路上我們應該看車輛交通燈還是行人交通燈?在馬路上行走警察叔叔會來捉我們嗎?為甚麼我好像聽到「黑警」兩字?為甚麼… …

小朋友,歡迎你來到這個現實世界,上一堂艱深的生命課。這一年夏天,香港人經歷了驚心動魄的兩個多月。事緣香港政府提出修訂逃犯引渡條例草案,原意是想讓香港和大陸可以在不經立法會審議的情況下引渡嫌疑犯,但民間和不少專業團體均表示對大陸的司法制度缺乏信心,結果大量市民、學者、法律界人士、商界領袖、外國商會和其他團體均曾就此草案表達關注或反對聲音,但政府仍然一意孤行,企圖在立法會進行二讀,結果在6月9日引發大規模示威,自此抗爭行動便一發不可收拾︰三次百萬人級別的遊行抗議、G20前夕於全球各大報章刋登反送中廣告、政府大樓的「接放工」不合作運動、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大樓、連續數星期週末市民包圍警署示威、流水式堵路抗議、阻延港鐵行駛的不合作運動、全港大罷工、多次機場示威並兩度迫使它停擺… …這些抗爭行動的規模或形式都是香港回歸以來前所未見,其次數之多、規模之廣、力度之強不但遠超政府預期,甚至連示威者本身也沒有想過香港人竟然可以將運動延續超過兩個多月。

截至8月9日為止的反送中運動事件簿(圖片來源︰有線新聞)

運動能夠持續至今故然反映了香港人對反送中條例的強烈不滿,但香港當下日趨敗壞的政治環境也成為這次運動的最大燃料。回歸以來香港的政治架構嚴重失衡、港府對反對派的嚴厲打壓、管治階級與既得利益者的私相授受、中共日趨蠻橫的政治和經濟干預、傳媒和商界的一面倒染紅… …這些問題罄竹難書,而市民對這些問題的積怨亦非一日之寒,它們就像慢性毒藥般蠶食著香港人的信心與耐性,也掏空了香港政府的管治基石,昔日的東方之珠只餘華麗外衣,但表皮下空餘一副千瘡百孔的政治和社會骨架,在反送中條例的引爆下,香港人同時釋放了多年來對港府、建制派及中共的怒火。

在這些抗爭行動中,自然涉及很多關乎「對、錯」或價值觀的判斷︰為甚麼要反對送中條例?政府為甚麼可以不理會市民訴求而強推法案?政府的權力來自哪裏?甚麼是制度暴力?反對者使用暴力是否就是不對?暴力抗爭有用嗎?若果示威者採用暴力抗爭那底線又該設在哪裏?民意重要嗎?堵路的示威者是否漠視民意?和理非及勇武可以共存嗎?怎樣才是「不篤灰不割席不指責」?「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是等於港獨嗎?… …這些問題在近期排山倒海般衝擊著香港人的認知和價值觀,它們大多沒有一個非黑即白的答案,很多平日被認為是金科玉律的原則也似乎不能套用於當前紛亂的局勢,因此不少香港人(包括小弟)都對當下的形勢感到困惑,畢竟在大多數香港人的成長過程中,我們很少需要思考這些關乎道德價值及社會正義的課題;我們可能對恆生指數各成份股的股價或新款電話的性能琅琅上口,但卻對「法治」、「自由」、「祖國」這些看似耳熟能詳的概念一知半解。今天你的爸爸媽媽帶著你上街「犯法」(又要提醒你一下︰當天警察只批准維園集會但反對遊行活動),大概是想讓你從這一場社會運動中認識香港,好讓你提早展開這一場道德思辯之旅。

看到你一臉疑惑,我便知道這些問題對你來說太深奧了,這刻的你大概只掛念家中的軟床或是沙發上的iPad。可是別以為你年紀尚小這些問題便離你很遠,對上一次發生大規模抗爭就只是四年前的雨傘運動。當時的佔中發起人花了一年多時間醞釀「佔領中環」的公民抗命行動,正當他們以為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時,運動最終卻以出奇不意的方式展開。當時運動的發展由一批年輕人主導,我相信這批哥哥姐姐們發夢也沒有想過有朝一天他們要走上街頭和警察近距離對峙,但不幸地(視乎你的觀點也可以說是幸運地)他們就成為了「被時代選中的人」。當我在他們的年紀可以打機看戲逛街踢波閒聊發呆時,他們卻在拾催淚彈建路障急救搬物資,我還記得當時健吾這樣寫道︰『以前搞社運,會被人問:「你衝過鐵馬未?未就不要說自己搞過社運。」現在門檻高多了:「你食過催淚彈未?洗過胡椒噴霧未?未?不要說自己搞過社運。」』

時光荏苒,今天參加社運的門檻升了不止一個層次︰食過催淚彈和胡椒噴霧的哥哥姐姐們已經不計其數,而捱過橡膠子彈與布袋彈的人大概可以佔滿一輛單層巴士。示威者們可以如數家珍地解說催淚彈的處理策略、防毒面罩的裝配與使用方法、折除鐵欄與組裝防線的技術、急救技巧、手號溝通、物資管理、戰術分工等等不同知識與技術,更別提要擅長使用telegram、airdrop、連登討論區等曾被某前保安局局長形容為「高科技」的軟件來組織行動,今天想當示威者的「入職要求」真是一點不容易吧。想到香港當下前途未卜,社運發生的機會有增無減,你就別太大安旨意,還是放下iPad好好向哥哥姐姐們學習吧。

銅鑼灣電車總站外無數示威者打著傘子風雨同路

不經不覺我們來到銅鑼灣電車總站附近的分岔口,大批市民正從維園的告士打道出口起步,兩道人流匯聚在這三角地帶並形成一個樽頸位,你打量著身旁的同路人,有銀髮斑斑的長者,有坐著電動輪椅的傷殘人士,有和你們一樣一家大小互相扶持的,當然還有很多十多二十歲的年青人結伴同行,大家素未謀面卻都不約而同地穿上黑衣,讓你彷彿置身於黑海之中。你喜歡黑色嗎?你搖了搖頭,然後指著手上的比卡超公仔,原來你喜歡的是黃色。坦白說我自己也不喜歡黑色,家中因此更只得一件黑色T-shirt,現在每次參加遊行都只有穿它上街。回想起來運動會選擇黑色應該始於616遊行,當時市民為了悼念第一名以死明志的犧牲者,故紛紛穿上黑衣。616遊行過後,政府繼續一而再、再而三地漠視市民的訴求。它多番利用警察打壓示威者,以圖震懾市民,自此黑色就和反送中運動結下了微妙的不解之緣。一方面黑色成為了反送中運動參加者的「dress code」,但同時我們亦指責濫用暴力的警察為「黑警」,而市民身上的黑衣就是對警察們的無聲控訴。在6月前,沒有人會料到這兩個多月內警方會發放逾1800枚催淚彈、300發橡膠彈和170枚海綿彈(這些都是截至8月6日的數字),香港剎那間變成了催淚彈之都;衝突期間近600名市民被捕;至少5名市民因為這次衝突而自殺;衝突中大量示威者和市民受傷,其中兩名示威者更因為中布袋彈而眼睛遭受重創。最令人髮指的是,721當天一批白衣人對路人進行無差別襲擊,但警隊卻對市民的求助置諸不理,即使有警員在現場也沒有出手制止暴力發生,而事後眾多閉路電視、網上短片和目擊指者均顯示警隊當天有選擇性執法的情況,任憑政府及警隊公關怎樣解說,也肯定沒法洗刷公眾對警隊有「偏袒執法」的疑慮。這些事件已徹底破壞了市民對警隊的信任,它的中立性與專業形象已蕩然無存, 並已腐化成為香港政府的一支維穩部隊。

所以警察都是壞人嗎?你惶恐地問。對於不少示威者而言,警察已儼然成為「醜惡」的同義詞,很多前線抗爭者及市民都對警察有著強烈的仇視心態,甚至認為警隊由上至下無一不是黑警,而這次的警民撕裂更遠超2014年的雨傘運動。我無意為濫暴的警察開脫,但是我願意相信警隊裏大部份成員都和你我一樣可能會犯小錯、但絕不是十惡不赦的魔頭──最起碼他們入學堂前都應該是這樣的人。真正令一個個警察變成黑警的自然是警隊那強調服從的文化和管理制度,以及警員間那「同仇敵愾」的朋輩壓力,即使個別警察對這些濫暴行為有異議,他們往往也礙於同事及上司的非議而不敢發聲。令問題雪上加霜的是當下的警隊已成為港府最重要、甚至可能是唯一的官方管治力量,而為了保住警隊,港府及中共自然會對警察的非法行為盡可能採取包庇的態度。故此建制媒體均鼓足幹勁地支持警察「嚴正執法」,大陸媒體更形容香港警察是「英雄」。當警隊本身失去了自我制約、而文官政府不願甚至不能監控警隊時(作為警務處處長上司的上司的張建宗竟然因為代警隊向公眾道歉而被警察員佐級人員協會主席發信炮轟),一支只聽命令、不問對錯的維穩警隊就煉成了。它依附於政權而政權又仗著它來控制社會,兩者有種狼狽為奸的關係。

說到這裏自然要強烈譴責一下我們這個只懂強烈譴責的特區政府。來到今天,香港人已無法相信由林鄭月娥及她的團隊還有能力管治香港。面對著多次萬人空巷的遊行示威,香港政府竟然可以繼續對市民的訴求置若罔聞,而在造成這麼多人命傷亡、財產損失和社會撕裂後,這個號稱問責的政府卻沒有任何問責官員下台,他們甚至在中共撐腰的情況下大肆宣揚「止暴制暴」、「反暴力、護法治、求安定」等口號,目的是透過操縱輿論來影響民意,並希望藉此令示威者之間出現內鬨繼而瓦解這次反對浪潮。對於香港政府來說,管治的理念從來不是在不同團體中尋找最大公約數;相反它們和中共一樣樂於採用「人民鬥人民」的方式來打擊反對派。為此它的終極靠山中共近日開始以威迫利誘的方式迫使不同藝人、商業機構、建制團體和傳媒公開表態「支持警察執法」、「捍衛一國兩制」和「反對港獨」,他們不時強調大部份香港人都是和平理性,而當下香港的「動亂」只是由一小撮激進示威者(亦即林鄭口中所謂「no stake」之人)所造成,所以廣大市民應該嚴拒這些「動亂份子」,並應支持警方將他們剷除。這些言論與表態固然是為港府拉抬民意,但同時其潛台詞亦明顯帶有共產黨那「拉一派、打一派」的一貫風格,目的就是要恫嚇「和理非」們不要支持這些「少數」激進份子,否則「後果自負」,其分化企圖昭然若揭。

一些較為「中立」的「社會賢達」們則要求示威者與政府都要「放下歧見」,然後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參與討論」,好讓社會「回歸平靜」。這種「各打五十大板」的論調近年屢見不鮮,他們無視於政府擁有龐大社會資源和行政、立法權力這一事實,更否認(或至少避談)問題的始作俑者根本就是港府(和終極始作俑者中共),所以這些表面中立的呼籲實質都在為政府撐腰。魯迅說過︰「勇者憤怒,抽刃向更強者;怯者憤怒,卻抽刃向更弱者。」我想那些「中立」人士寧願呼籲示威者放下分歧、但卻不向手握社會各種資源和權力的政府努力進諫,本質上和魯迅說的怯者無異,唯一分別是他們或許只想藉此向港府和中共表忠,以期將來從政權手上換取或明或暗的利益。這樣說來一場政治風暴就清楚揭露了一眾「社會賢達」們的價值觀與效忠對象。

7時左右,銅鑼灣軒尼詩道東行線上仍站滿等候進入維園的示威者

抱歉我又說得太得意忘形了,說著說著我們已經來到銅鑼灣廣場附近。儘管外面風雨交加,但街上依仍然萬頭攢動。這時離遊行出發時間已過了3小時,但銅鑼灣一帶仍然有數以千計的市民在等候進入維園起步,兩條人龍分別各佔一邊行車線,大家雖然方向不同但目標卻是一致。從高處看,整條軒尼詩道佈滿了五彩繽紛的雨傘,似為這陰沈的城市稍為帶來一點色彩。車道上人群魚貫地往前走著,一些人手上拿著早被雨水打得發霉的示威標語,但每逢遇到鏡頭或記者時便堅定地高舉起來以表達訴求。遊行間人群不時爆發出震耳欲聾的口號,一向不多言的爸爸媽媽已經叫得聲嘶力竭但仍然堅持和應︰「黑警、還眼」、「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反覆聽過這些口號後,我猜現在你也可以倒背如流了吧。你問媽媽︰今天這麼多人冒著大雨遊行,大家折騰了這麼久,到底是為甚麼?媽媽沉思了一下,然後以溫柔但堅定的語調說︰我們沒法和年輕人一樣站在抗爭最前線,但是我們支持他們的行動和訴求,所以今天我們再走出來向政府表達我們的憤慨,因為只怕今天不站出來,恐怕到你長大後就再沒有發聲的機會了。

連說話都不可以嗎?喜歡和媽媽聊天的你覺得被禁言有點可怕。是啊,今天的香港已經變成不論你在何時何地發表意見都有可能被清算的地步。早前國泰航空向旗下員工發出公告,指對於任何支持或參與非法示威、暴力或過於激進的行為採取零容忍態度;另一指引甚至言明員工若利用個人社交媒體於工作或公餘時間發放、分享貼文,或在其他貼文下留言,均有機會觸犯中國民航局規定。聲明發出不久港龍工會主席便因為「不能說的理由」而被解僱。若果你前往大陸,過關時更可能被要求檢查手機及刪除有關反送中運動的照片。香港從來不曾受過如此明目張膽的白色恐嚇,而這些威脅相信只會日趨普遍,並且擴展至各個行業。更可怕的是類似文革式的檢舉與告密文化也似在成形,「免於恐懼的自由」已經岌岌可危。想起林鄭月娥近期經常強調送中條例修訂草案已經「壽終正寢」,但或許真正壽終正寢的是香港,一個我們表達意見而不需要誠惶誠恐的香港。

今天反送中運動尚未完結,但港府、中共和建制派已表明要嚴懲這次運動的幕後黑手與示威者。這讓我想起四年前的雨傘運動,當時運動失敗後,一眾發起佔中的搞手與參與者都因此而身陷牢獄;其後的立法會又有一堆議員被DQ,建制派更藉此乘勢修改議事規則以阻止拉布,令立法會內本已弱勢的反對派失去了最後武器;政府和建制派還差點以「數夠票」的方式、霸王硬上弓地意圖通過送中條例……可以想像今次反送中運動一旦以失敗告終,示威者必定遭到前所未有的清算,而香港本已剩餘不多的自由與「高度自治」也肯定會被大肆蠶食,最終香港只會變成徒具虛名的特別行政區。想到這裏你便明白為甚麼這麼多示威者不怕被捕、甚至不怕死般走上前線,他們當中有不少人是抱著「end game」、「攬抄」的心態來對待這次運動,因為對他們而言,運動失敗了的而且確也是他們的「end game」。

看到你又打呵欠,我知道你也累了,事實上經過兩個多月的忙錄抗爭,香港人多少都感到疲累,而眼看著抗爭的規模和力度日漸升級,但政府仍然吋步不讓,心裏的沮喪自是油然而生。但回想起6月9日前,當時港府已明言會將修訂草案交付立法會審議,連中聯辦也發聲明表示支持港府這一安排,似在為通過送中條例修訂草案一錘定音,社會上瀰漫著一種「送中已成定局」的氛圍。但是香港人抱著背城借一的決心上街抗議,最後靠著示威者的衝擊守住這關鍵一役。和很多香港人一樣,你的爸爸媽媽可能都對當下香港的困局感到痛心及徬徨,也對局勢的發展不感樂觀,但大家仍然願意在事情尚能改變的情況下多出一份力,為的只是守住香港人珍視的價值。

走了半天我們終於來到金鐘了,一直下個不停的大雨也漸漸停竭,人們收起雨傘,在夏愨道感受一下仲夏夜的微風,順便也讓酸軟的小腿休息一下。這個週日應該是香港近期難得沒有催淚煙的一晚,但大家也猜想得到遊行過後政府大概會發出一篇copy and paste般的新聞稿來回應這次「百萬行」(結果政府在該文中又是一廂情願地呼籲市民要回復社會秩序和展開對話),並繼續對反對聲音無動於束。今天我們的遊行走到終點了,但這場運動的終點又在哪裏?我想你的爸爸媽媽也沒有答案,只是在離開的時候,一名市民舉起手中的標語牌,上面寫道:「不是因為看到希望才去堅持,而是因為堅持才看到希望。」

遊行結束,但明天香港又會是怎樣的光景?

好了你真的累了,回家好好睡一覺,路還長,希望下次你再來維園時可以無憂無慮地在草地上奔跑,同時也要記得不敢奢望,但不絕望。小朋友加油,香港人加油。

荷里上

香港之夏:誤讀與真相

最溫柔也最躁動的香港人

49天,香港反送中運動如何來到臨界點?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