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雁東南西北飛

不入流作家,用文字記人、記鬼、記食、記人生……

不想讀書,不如出去闖闖吧!一次讀到底,說不定死得更徹底……

在大學開的這門「經典閱讀與書寫」的第一堂課,我就注意到這位不尋常的學生。

其他學生似乎把我當成新冠肺炎確診患者似的,盡可能坐得離我越遠越好,但他--卻坐在第一排,幾乎和我面對面。此外,他的年紀應該也接近六十了,可能比在座同學的父親都還大。

然而,他的學習力卻和他的年紀呈反比,出乎我意料之外地旺盛,上課時不僅全神貫注、勤抄筆記,下課之後也會來詢問沒聽懂的地方。可惜的是,如此優秀的學生,只上了一堂課,赫然發現他上個學期所修的國文課,可以抵這堂課的學分,於是便改選其他課。

從此以後,第一排再無人跡……

前幾週,我們在進行電影欣賞的課程時,我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摸黑進入教室,坐到了第一排--仔細一看,正是這位同學。電影播放到一個段落,他走到台前,說明來意:

「老師,我今天是特別來感謝你的,上次上了你的第一堂課,讓我獲益良多。」

我見他收拾好物品,準備離去,看起來真的是專程來跟我道謝的。這下我不懂了,他也才上了一堂課,到底收穫了什麼讓他如此念念不忘?和他稍微聊了一下,才知道,我在第一堂課所分享的寫作新思維,以及運用數位寫作平台創作,打造個人品牌的方式,給他很大的啟發,他發現可以運用在工作上。

看著他離開教室的背影,再看其他正低頭滑手機或趴著睡覺的年輕學生,真的是感觸良多。他們不知道自己現在正處於學習能力最強的年齡,卻將絕大部分的時間浪費在手機上,對課業的關注也僅限於學期末是否拿到及格的分數--實在為他們感到心痛!

話雖如此,但我並不是在責怪學生,因為我自己曾經也是那群整天吃喝打混,只在乎有沒有pass的學生之一。書一路讀上來,沒有經過社會的歷練--說真的,誰會知道唸書的目的是什麼?讀這個考那個又可以幹嘛呢?

相較於這些日間部的學生,進修部的學生就明顯認真許多。他們許多因為家庭因素,不得不白天工作,晚上下班後再擠出時間來上課,而且幾乎都是自己賺錢付學費,因此格外珍惜學習的機會。

上學期我在進修部開「閱讀與敘事力」這門課,在期末的倒數幾堂課,有一位媽媽級的學生在課後來向我拜託,請我允許她下週的課帶小六的女兒及六個月大的兒子來上課。她滿臉歉疚,一再向我說對不起:

「老師,真的很不好意思,媬姆有事請假,但我不想錯過上課。我女兒很乖,會幫忙照顧弟弟,一定不會影響上課。」

看她誠懇的表情,其實我內心感到相當震驚。震驚的不是帶兩個孩子來上課,而是她的上課熱誠--假如是我,可能直接請假或乾脆曠一堂課在家帶小孩。

這位同學白天要上班、要帶小孩、要處理家事,但還是盡力挪出時間來自我精進,原來是自從她就業以後,才深感能力不足,這才打定主意重返校園。

見識到這兩位學生的學習意志,實在令我佩服!

台灣長期以來,被根深柢固的升學主義綁架,孩子在高中畢業之後,父母理所當然地認為他們應該繼續升學,並且對那些中斷學業、投入職場的孩子嗤之以鼻。可是,升上大學的孩子,如果還不清楚自己的專長、性向,以及未來的職涯發展,怎麼會知道讀書的意義?所以大多是渾渾噩噩度日,即便乖乖埋頭苦讀,讀出了好成績,問他畢了業要做什麼,可能還是一臉茫然。

特別是在不久的將來,AI將全面改變我們的工作及經濟型態,現在在學校所學的知識、技術,也不保證以後在職場上派得上用場,導致學歷嚴重貶值。那麼,孩子像無頭蒼蠅一般在大學漫無目的亂衝亂撞了四年之後,剛出社會就被蒼蠅拍打扁,不是浪費生命嗎?

說實在,我們應該放下「一次讀到底」的過時觀念,鼓勵孩子踏出校園闖一闖、看一看。也許,有些人不需要文憑也能開創出一番事業;又也許,有些人闖盪一番後才發現自己缺乏什麼、需要學什麼,因而決定重拾書本--

真正且踏實的學習之旅,由此啟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