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雁東南西北飛

不入流作家,用文字記人、記鬼、記食、記人生……

看馬小蘭兵變阿猴,想我被兵變的學長弟兄們

剛剛下班回家,正舒服地窩在沙發上滑手機,不知不覺滑到公視粉絲專頁發布的《天橋上的魔術師》第八集預告。預告描述入伍服役後不久的阿猴,驚覺女友馬小蘭兵變而痛不欲生。最後,他和小蘭談判未果,竟掏出自軍營偷帶出來的步槍,瞄準小蘭背後……

砰!」預告就在這一聲槍響後結束,看得我背脊發涼。

在這個年代想把槍枝攜帶離營簡直難如登天,十多年前我在服役時,別說是槍械,連軍用營養口糧的塑膠包裝都不能攜帶離營,被發現就直接以軍法處分。所以,我每次放假總是一再檢查行李,確認有沒有違禁品。但是,在更早以前,管制還沒有那麼嚴格的時候,便常有阿兵哥偷帶彈殼回去做紀念;如果再多花一點心思,夾帶步槍離營也不無可能。

至於預告中的情節,的確曾聽長官提過以前發生過的類似事件,也許就是根據這起案件改編的吧。上網搜尋一下,還真被我找到當年承辦此案的警員在節目上的現身說法。(連結

除此之外,我在外島東引當兵時,也從學長那聽到兩則在島上發生的慘案,全是因兵變而起:

--一名士兵收到女友來信,表示已經有了新男友,他當場崩潰。連長得知消息後,本來想吩咐值星官暫時不要給他安排衛哨任務,讓他冷靜一會兒。可惜,交待得太慢,他又剛好站當晚的夜哨。那天夜裡,營區門口的衛哨室傳出一聲巨大槍響,第一個衝去查看的長官見到那位士兵的頭部被轟掉了一半,血跡、腦漿噴到天花板……

--另一位士兵被兵變後,意志消沉,連長看他無法執行任務,就給了他兩天假,讓他散散心。在外島放假,可不像在本島當兵放假可以回家,只能在島上閒晃。結果,這名士兵一晃就不見了蹤影,直到收假了還沒回營。連長急了,動員部隊全島搜索,仍一無所獲。幾天後,島民在岸邊發現了一具浮腫的屍體,穿著軍裝……

由於這兩起事件發生在自己當時所在的島嶼上,聽完之後覺得格外驚悚。

我雖然沒有被兵變的經驗,但非常能夠體會被兵變者的心情--

假如你是一個死老百姓,女友跟你提分手,你大可以立刻飛奔過去,雙方說個清楚、講個明白;但在軍中,一旦你發現被兵變了,根本無能為力,既不能擅自離營,也不能隨心所欲地講電話,幾乎什麼都做不了。就好比掉進水裡的人,還可以拼命掙扎,即使徒勞無功,至少可以做一點什麼;但要是被人五花大綁,再將一顆巨石繫在你身上,沉入深海底,連掙扎的機會都沒了--被兵變,就是這種感覺。

再說,像我們這種外島兵,男女朋友之間的感情要是淡了,兩、三個月以後才放假回去一次,她說不定都忘記你長什麼樣子了,怎麼可能維繫關係?

當時,有一位我們班上的學弟被兵變了,而且女朋友是跟他的朋友日久生情而在一起,他因此大受打擊。一天晚上,我們要從寢室走回連集合場晚點名,恰好颳起一陣巨風,他便趁著風聲蓋過所有聲音之際,迎風怒吼--在一旁的我,雖然聽不太到他的吼叫聲,但他猙獰的表情以及說「幹」字的嘴型,我到現在都記得一清二楚。

今晚,《天橋上的魔術師》第八集就上架了。在我回憶起這些被兵變的學長弟兄們後,暫時還鼓不起勇氣看下去,真心希望那只是阿猴的夢境……


獻上這一首康康的〈兵變〉。這首歌,實在是唱出了在外島被兵變的心情,悲淒至極,因此一度被我們連長禁播,怕那些被兵變的弟兄聽了,會更加走不出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東引今憶:炸糯米腸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